85.85.苟且之事 - 比邻 - 随梦小说网 - 注册送68元

85.85.苟且之事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来不想设置防盗的,无奈为之, 防盗时间过后, 即可看到正常内容  “快追上!给我打死他!”

    王鲸气急败坏, 吆喝仆人追赶。

    李果拼命在前方奔跑,他冲出家门, 在衙外街拼命逃窜,屁股后面追着一群王鲸的仆人。

    就是那肥胖的王鲸, 也远远跟随, 气喘吁吁,追在后头。

    虽然天色已黑, 衙外街的人还不少,众人驻足观看, 目瞪口呆。

    李果在衙外街如鱼得水,在小巷子乱窜,翻墙穿屋, 惹得鸡飞狗跳。李果仿佛条泥鳅般滑溜跃过木桥,蹿进混乱且拥挤不堪的合桥区。

    “逮住他!逮住他!”

    王鲸蹲身喘气, 上气不接下气, 止步于木桥。仆人提灯追上,李果在前方腾跃障碍物, 俨然是只猴子。

    趁着夜色,李果藏匿于合桥人家的院落里。

    四周犬吠声起, 王家仆人们到处搜索, 终究是无可奈何。

    返回木桥, 王鲸气得大骂饭桶。

    此时四周早聚集众多居民,纷纷探头探脑,指指点点。即使蛮横如王鲸,也觉得难堪,领着仆人匆匆离去。

    半途想拐回李果家,却见李果家门口也聚集着十来为邻居,他们围簇在果娘身边,人声嘈杂。

    城东的孩子,很少会到衙外街来,何况是去合桥区,这番追赶,引起不小动静。

    王鲸懊恼离去,想着李果终日在海港,想逮他还不容易,逮到就打折腿,看他怎么跑。

    李果藏在合桥民房里,趴在别人家床下。

    这户人家,正好院门开着,李果摸黑进去,就往人家木床下躲匿。听到外头没声响了,他才又爬出来。回家自然是不敢的,他晃过木桥,攀爬桓墙,沿着桓墙,回到自家屋顶。

    家门口邻居们聚在一起,喋喋不休的说着,有数落李果的,也有谴责王家蛮横的。果娘大概已经抱着果妹回屋哄,没听到她的声音。

    李果想,自家闯祸了。

    回去还不被娘给打死。

    “果贼儿。”

    一个不大的声音响起,李果抬头看,是赵启谟在喊他。

    赵启谟打开西厢的窗户,他朝李果招手。

    “怎么回事,为何如此喧哗?”

    李果三五下,蹦跳到赵启谟面前,赵启谟关心的询问。

    “死鲸鱼带人要抓我,我躲过了。”

    李果揽抱双臂,他穿得单薄,桓墙上风大。

    “你先别回去,就怕王鲸不罢休,又折回来。”

    赵启谟叮嘱李果,又回头使唤清风,让他取件外衣。

    清风不情不愿,将自家公子的外衣塞到李果怀里。

    “启谟你真好。”

    李果搂抱衣服,十分感激。深秋,在屋顶躲避,非得冻僵不可。

    “无需多言,你到那避风的地方躲起来。”

    赵启谟说完,便将窗户关上。

    倒不是他不帮李果,让李果到他寝室里躲避,而是此时正是吃饭的时候,宅子里耳目众多,仆人如云。

    即使赵启谟再小心谨慎,李果翻墙,攀爬西厢窗户的身影,还是被院子里的仆人瞅见,那仆人不是别人,正是赵朴。

    赵启谟下楼和家人一起用餐,赵家的饮食习惯,仍是汴京的口味,来闽地一年,这边的习俗习惯,他们并没有随着更改。

    但凡闽地的物品,赵夫人都觉得鄙陋,样样以汴京的为美。

    饭饱,赵启谟揣走两个羊肉包子,说是夜读饿了好食用。

    赵夫人笑说:“那可就凉了,夜里若是肚饿,让清风去厨房嘱咐。”

    “无碍,再拿下来热一热。”

    赵启谟将两个羊肉包子递给清风,匆促起身。

    看着儿子匆匆离去,赵提举喝着小酒,若有所思,他身后站着赵朴。

    登上二楼,赵启谟查看四下无人,让清风将寝室门关上,守在门口。赵启谟自己打开窗户,低声叫唤李果。

    李果机警,很快出现,他那不大的身影跃上桓墙,攀爬屋檐,迅速出现在窗户外。

    “拿去吃。”

    赵启谟将两个羊肉包子塞李果怀里。

    “起蟆,这包纸好好次的。”

    包子还是温热的,李果揣着一个,叼着一个。

    “嗯,去吧。”

    赵启谟不敢多说话,挥手示意李果离去,并迅速关窗、

    李果的身影,再次从桓墙晃过,他光顾咬食包子,丝毫没觉察,就在梨树枝叶里,隐藏着一个人,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发觉。

    赵朴爬下梨树,梨树下是赵提举。

    “这孩子身手了得啊。”

    赵提举站在院子里,虽然没赵朴看得清楚,可也能看到李果一来一往跳跃,攀爬的样子。

    “只是这逾墙之事,再不可有。”

    赵提举摇了摇头。

    李果在屋顶吹凉风,等到深夜,邻居们散去,王鲸和他的仆人们也没见折回。冻得快僵直的李果这才滑下桓墙,翻进自家厨房,走入厅室,惊诧发现娘正坐在厅中等他,手里还捏着枝柳条。

    从小到大,李果没少被邻居领着娃过来投诉,李果也没少挨打。但是这孩子,淘气胆大,难以管教。

    “这谁的衣服。”

    果娘说时一柳条抽过,李果跳脚,躲避。

    “启谟的。”

    李果急忙将外衣脱下,露出一身单薄的秋装。

    “娘说过多少遍,不许翻墙,大人的话总是不听!”

    啪啪啪啪,柳条像雨点般打在李果身上,李果被打得缩在椅子后头。

    “娘,别打别打。”

    李果一把鼻涕一把泪,他虽然调皮,却是极怕疼,平素也畏惧娘亲的责打。

    “就是不提翻墙,你今日将人推海里,要是弄出人命?你拿什么抵!”

    啪啪啪啪,柳条掠打,有几下椅子帮着遮挡,又几下落在李果身上,李果哎呀惨叫,被打得抱头鼠窜。

    “再不敢了,再不敢了。”

    李果疼得痛哭,用手臂抵挡,他虽然觉得委屈,但果娘打他,他也不敢逃走。

    柳条这种东西,就图个皮肉疼痛,不伤筋骨,被抽一下,要疼得跳脚。

    “你明日就去长宜街帮人端茶送水,娘嘱咐阿黄,让他带你过去。”

    阿黄,是隔壁邻居,比李果大两岁,在长宜街留家酒馆帮忙。

    果娘丢掉柳枝,用力揉着额头穴位。她终日忙碌,辛苦劳作想拉扯大李果,然而这孩子总是惹是生非。

    城东王家可不是衙外街这些邻居,不是平头百姓,而这个王鲸,又是个小霸王。平日不去招惹,就也罢了,竟然将人推海里,还割伤他的脸颊。

    李果缩在角落里,卷起衣袖,裤筒,查看伤痕,抽抽搭搭。他虽然是穷人家孩子,可果娘也宠着他,没这么凶狠打过。

    “我不要去,呜呜。”

    抹着眼泪,十分委屈。

    “你爹十一岁的时候,就跟鱼贩去贩鱼挣钱,你也大了,不能再这么不懂事,还到处惹事。”

    果娘听到屋内果妹的哭声,无奈叹气。

    “听娘的话,往后别再去海港。”

    今日王鲸那帮仆人,一幅要打要杀的模样,也委实吓人。

    “也不许去翻墙爬人家屋檐。”

    果娘拿起椅子上搁放的一件精美外套,细致将它折叠。

    屋内,果妹哭着爬下床,走到厅里,张臂喊着:“娘。”

    果娘过去抱她,揽在怀里安慰。

    “家里还指望着你长大出息,让娘有个盼头。”

    果娘说着,扯袖抹泪。

    黄昏,店铺即将打烊,伙计纷纷归家。李果和一位叫阿棋的年轻人被留下来分拣珍珠。一并被留下的,还有位老伙计,唤赵首。

    赵首三十岁不到,为人傲慢,很是看不起新入行的小辈。也不只赵首,其他老伙计对生手都不友善。

    李果在海月明一待三年,他并非生手,只是换家铺子,一切从头开始。

    赵首不乐于教授,更没兴趣耽误时间,三两句打发,转身离去。

    竹匾中的珍珠,都是瑕疵品,然而还要在其中分拣出好坏,稍微大些、瑕疵不明显,可留店售卖,余下的,便只能交付工坊,磨做珍珠粉。

    阿棋是李掌柜的远戚,比李果大一岁,长得人模人样,奈何不机灵,又是托关系进来,店里的老伙计,很是瞧不起他。

    “李果,这颗能留吗?”阿棋手心放着一颗瑕疵明显的大珍珠,李果瞅上一眼,说:“丢篮子里。”

    阿棋脚旁有个篮子,存放要送去磨粉的残次品。

    和阿棋搭配干活,李果起先是拒绝的,这人手脚慢,脑子也不灵活。

    挑完珍珠,李果扭扭酸疼的手臂、脖颈,准备回住处。

    “李果,一起去吃饭。”

    “好。”

    李果想也没想,立即回道。

    他早饥肠辘辘,随便什么都能吃得下。

    两人走出朝天大街,阿棋仰头指着熙乐楼说:“日后我们兄弟俩要是发财了,就上去吃一顿。”

    “我听人说,用的酒具、餐具都是金银打造,上去一夜花费,可得多少钱?”

    “你我现在,就是拿出一年到头的工钱,也消费不起。”阿棋比李果来广州时间久,有些事也比李果懂得多。

    李果抬头看向这栋富丽堂皇的酒楼,不免心生向往。

    城东的食店非常多,阿棋带着李果进入一家卖肉食的食店。

    从衣着打扮看,便知道阿棋家境不差,比李果好上许多。

    沧海珠铺的伙计,十分讲究穿着,个个看着像牙侩,像商人。

    李果最穷,穿得也最寒酸,如果不是陈其礼的推荐,显然,李果根本进不了这家珠铺。

    填饱肚子,辞别阿棋,李果走过两条街,返回三元后巷,属于他的地方。

    李果租住的房间很小,安张床,摆个衣柜,仅留行走的空隙。

    梳洗一番,躺床睡觉。

    李果趴在床上,借着月光,端详手中的金香囊。

    因为经常摩挲,香囊垂挂的流苏略有些褪色。

    这一年里,李果很少在梦中梦见赵启谟,甚至香囊,也不大拿出来把玩。

    随着年纪的增长,李果不再将长大后,去京城当成理所当然的事,如果他一直这样穷困下去,即使能去京城,他也不好意思见启谟。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