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82.相会 - 比邻 - 随梦小说网 - 注册送68元

82.82.相会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来不想设置防盗的, 无奈为之,防盗时间过后, 即可看到正常内容  在城郊采集这三样物品,顺道在河边折下一枝柳条,李果返回。

    翠绿修长的柳条、蒲叶,金黄的葵花, 娇嫩的艾叶草,用绳子捆系在一起,插在门上。

    果家的葵花,比邻里购买的葵花还大, 还灿烂。

    此时果娘已起床,在厨房忙碌,将泡上一夜的糯米搅拌,加入芋头、豆子。果妹在旁帮忙, 摆弄粽叶。这是要包粽子。

    李果挽袖, 过去拾粽叶, 将两片粽叶叠放,用手圈起, 呈漏斗形。果妹用心看着, 纠正自己的动作, 她手很小, 双手将粽叶笼成斗状, 紧张捂着, 怕粽叶弹开。果娘笑着往“斗”里倒入食材, 手把手教果妹,如何扎粽子。

    相对于果妹的笨拙,李果很快扎起五六个粽子,形状好看,大小雷同。

    对果家而言,食物都很珍贵,而端午的粽子,更是难得的食物。糯米可比寻常的米要贵,煮粽子也耗柴草,平日可吃不上粽子。

    粽子扎好,入锅,往灶里加把柴草,果娘出厨房,灶火由李果照看。

    李果蹲在灶前,拿火夹耙灶内的柴草,让它们聚集在一起,充分燃烧。

    煮熟一锅粽子,需要花费不短的时间,李果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想着这天学子们不必上学,启谟在家。

    端午,启谟有三天假。

    他起得晚,李果在煮粽子,赵启谟才从床上爬起,由侍女服侍他穿衣,梳发,刷牙洗脸。

    富人家,所用的牙刷极其精致,刷毛柔软,还有专门的药水漱口。

    赵启谟的牙齿整齐,洁白。

    果家也刷牙,用的是最便宜的马尾牙刷,早晚也刷一刷,有时也用茶水漱口。

    没有赵家讲究,身为贫民,可算竭尽所能维持整洁。

    但凡节日,赵启谟的衣物,都特别奢华好看,赵夫人在这方面很用心。她平日在家无所事事,爱好便是给家里添置物品,器物也好,衣物也罢,都要最好。

    侍女递来的,是件绛袍,纹样繁复精美,袍上还有革带和一条五彩的带状物,长带两头缀着好看的流苏。

    赵启谟熟悉这东西,这是五色长命缕,每年端午他都会有一条,系绑在手臂上。

    赵家的五色长命缕,特别讲究,用金银丝和其它彩条编织在一起,而且每年都会更换。

    赵启谟穿好衣物,侍女在他手臂上系结长命缕,这物品如名,用于祈福免灾,平安健康,保长命。

    穿戴整理,在镜中端详自己,端端正正,整整齐齐,这才下楼去。

    果家粽子煮熟,李果从热气腾腾的锅里夹起一个,剥开粽叶,将粽子放入果妹捧的一只大碗里,果妹笑得眉眼弯弯。

    果娘在堂上编织五彩丝,她在路边小摊买的丝线,自己编,不用花费什么钱。

    编制好一条小的,拿起看看长度,觉得合适。

    “果妹,娘给你系长命绳。”

    果妹在厨房听到喊声,捧着碗出去,她单手揽着碗,伸出一只白皙细细的右手臂。

    果娘将长命绳绑在果妹手臂上,果妹拿起一看,觉得很漂亮,开心跑开了。

    “果子,你手上系的那条红绳拿来给娘。”

    果娘又去喊李果,李果过来,将手腕上的红绳取下。

    这条红绳陪伴李果多时,颜色已有些褪色。红绳平淡无奇,上面拴着一个小小的花钱。

    花钱正面刻有人物花卉,反面则是咒语。这是枚压胜用的花钱,用于庇护佩戴的人。

    李果幼年时就戴着,一直戴到现在。

    每年端午,果娘也不过是给它换条绳子。

    花钱拴在五彩绳上,又再次系上李果手腕。

    贫家的长命绳,没有富贵家的讲究,但祈福消灾的心愿,不减分毫。

    端午这天,城郊有赛龙舟活动,城里人,特别喜欢去观看。犹如乡下人到上元夜,一窝蜂到城里看灯那般。

    午时,李果正打算出门去找启谟,问他是否要去看龙舟。刚迈出门,正见阿七提着粽子朝自家走来。

    自从李果在包子铺打工,便很少去陶瓷铺里转悠,和阿七也只是偶尔在城东逢面,打个招呼。

    “果子,我一位顾客今日赠我许多大肉粽,我孤家寡人也吃不完,拿几个给你。”

    阿七以往来过李果家串门,认识路。

    李果将人往屋内带,喊果娘说阿七来了。

    果娘出来,让李果好好招待,自己去厨房里烧水煮茶。

    李果朋友不多,而阿七是李果一位益友,教会李果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

    茶煮好,倒上一碗给阿七,阿七不嫌弃粗茶,咕噜咕噜喝下。

    果妹在阿七身边转悠,她认识阿七,还吃过几次阿七买的零嘴。

    阿七很喜欢果妹,将果妹抱在膝上,果妹抬起手臂,给阿七看她手腕上的五彩绳。

    “这孩子也是古怪,老是缠着你。”

    果娘看着很纳闷。

    “果妹,你哥要和阿七谈事呢,别捣乱。”

    “没事,她很乖。”

    阿七拍拍果妹的头。

    果妹正在翻阿七肩上的撘护,很好奇里边装着什么。

    “这孩子没大没小。”

    果娘将果妹抱起,哄着她离开。

    堂上留下李果和阿七,两人闲谈,李果问阿七是不是发财了。阿七说听谁胡说。李果说我听人说你要买房子,还有个商人想将他女儿嫁你。阿七说衙外街这些闲人,老是传谣,我没立业前,不会买房也不会娶妻。

    “七哥,还等你在落玑街开家大店,我好去当伙计呢。”

    李果托腮,想着到那时候,阿七不知道有多风光,自己也沾点光。

    “你这样就想当陶瓷店伙计,番语会说吗?契约会写吗?”

    阿七笑着。

    “可以学呀,启谟也说我学东西很快。”

    李果对于自己学会书写,心里很得意。

    “他是提举官人的儿子,你不能直呼名字。”

    阿七纠正李果叫法。

    “不就是启谟,那怎么叫?我这么叫他好多年啦。”

    “他若不介意,你直呼名字也无妨。”

    阿七想着,也是咄咄怪事,两个孩子,身份天壤之别,却似乎特别要好。可惜这人是宦游闽地的官人家子,他爹三年期满,就得跟着卸任离去。

    再亲昵交好,也抵不过漫长的距离,悬殊的身份。

    端午,老赵一早带着家人搭乘市舶司杨提举的官船,前去乡下观看赛龙舟,与民同乐。

    众人在船上,喝酒闲聊,远远看着划桨的乡民们号子声响彻,锣鼓震天。

    一艘青鳞赤首、挂满彩色蛟螭幡的龙舟,被抬入水,这艘不只船身色彩特别浓烈鲜艳,船上的桨手连并鼓手头上皆戴着草编的蛇形物。刘通判激动说:“这艘最快,往年也是它夺魁首。”

    “为何头上戴着草龙?”启谟询问。

    “是蛇,百越崇蛇,大抵是百越遗俗。”

    刘通判是个万事通。闽地在古时,是处荒蛮之地,而后才得中原文化教化,此地如此兴盛繁荣,也不过是三四百年来的事。

    “明年,可再看不到这般热闹的景象了。”

    刘通判抿酒,他三年期满,也不知道会调任何处。

    “哎呀,高升还不好?往后也可以来闽地寻我,一起喝茶吃酒。”

    杨提举挥挥手,仿佛要扫去看不见的阴霾,他往刘通判空无的酒盏中倒酒,杨提举洒脱,豪迈,不以为然。

    “还带你看龙舟。”

    见刘通判仍是愁眉不展,杨提举调侃着。

    老赵安然喝酒,兴致勃勃看着江面激烈的赛事。他秋时卸任,离开闽地,返回京城,是桩喜事,赵夫人喜欢京城,启谟也该回京城读书。对于自己的仕途,老赵在其位谋其政,任其职,尽其责,一心为国为民,也没有谋求高官厚禄、飞黄腾达的念头。

    赵启谟手指碰触案上的一只空酒盏,他把玩这精巧质地如玉的奢侈品。

    “小公子也想吃口酒吗?”

    杨提举问时,已往酒盏中倒酒。

    “他尚小,可不许饮烧酒。”

    老赵出声制止。

    “老赵,不是我说你,怎得如此迂腐,吃口酒又不犯法,小赵,别怕,吃吃。”

    杨提举放浪不羁的一个人,做事往往不按常理,把那盏酒推到赵启谟跟前。

    “喝一盏无碍,我十岁时便偷家父酒喝啰。”

    刘通判也觉得老赵管得严。

    “一盏,不可多。”

    老赵松口,虽然他对于启谟这孩子突然起喝酒的念头,感到不解。

    “就一盏。”

    赵启谟食指和无名指夹起酒盏,缓缓举起,薄薄冰冷的盏沿贴上双唇,齐唇,小口抿入。动作自然而优雅。

    这位小公子外着绛袍,内着白袍,红白相间的领口,衬托出极好的气质,古人所谓的神仪明秀,朗目疏眉,也不过如此。左臂上缠的五彩缕,和乌黑的发丝在风中舞动,有着别样的风情,仿佛从神仙画中走下的人物。

    杨提举心里十分喜爱,仍在懊恼着何以他竟没有一个女儿。

    “好喝吗?”

    刘通判好奇瞪着眼睛。

    赵启谟刚要开口便一阵咳嗽,认真说着:“入口喉咙有炙热感,渐渐又觉辛辣。”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