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73.柳岸相候 - 比邻 - 随梦小说网 - 注册送68元

73.73.柳岸相候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来不想设置防盗的,无奈为之, 防盗时间过后, 即可看到正常内容  “启谟, 你流血了。”

    李果急忙过去,让赵启谟张嘴,他仔细察看,发现是挨死鲸鱼那拳, 导致牙齿磕破唇而流血,还好口子不大。

    “没事。”赵启谟拉开李果摸他脸的手。

    “赵启谟,你别得意,学规里明文禁止生徒斗殴, 以身触犯的人会怎样?小孙, 你来背背。”

    王鲸狞笑着,潘猴过来要搀扶他, 被他甩手拒绝。

    听到学规, 小孙脸立即刷白, 他打架前, 早将学规抛在脑后。

    学规有言,但凡生徒斗殴(无论在校内还是校外),行扑挞之法(打一顿), 并令学置长报知家长。

    王鲸被赶出县学已有老长一段时间,他对学规记得这么清楚, 正是因为他之前频繁触犯。

    赵启谟感觉有人抓了下他的手, 转头看是李果, 李果一脸担忧。赵启谟倒是很淡然,他打架前就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你们等着受罚吧。”

    王鲸说时,用手指点着孙齐民和赵启谟。

    “我看未必。”

    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是女声。正是之前陪伴舞姬的小公子,居然是扮男装,实为女子。因为个头比较高,又无女儿家娇羞之态,不开口的话,真是雌雄莫辨。

    “斗殴是一回事,惩戒乡霸恶棍是另一回事,只要说明缘由,学官不至于善恶不分。”

    女子话语一落,番娃唾地,似乎十分鄙夷。

    瓦肆男女混杂,在场围观的就有不少女人,不过都是平民。这位扮男装的女子,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气质言谈不俗,想来有点来头。

    “老子说话,你个不男不女的妖人,出来插什么嘴,丢人现眼。”

    王鲸恼怒,他向来欺软怕硬,何况面对的是个女人。

    “你嘴巴放干净点。”

    孙齐民最见不惯侮辱女人,再说这位女子说的话,不无道理,见识不比男子差。

    “元夜出行,女装多有不便,不得已为之,我无意冒犯众人。”

    遭受辱骂,女子不卑不亢。

    “我不过是都巡检的家眷,在你这位大海商的公子哥面前,确实没什么说话的地儿。”

    女子说时,嘴角微微勾起,明显是个嘲讽。

    女子的言谈举止,莫名让孙齐民觉得喜爱,孙齐民不住点头。

    都巡检,官是不大,但却是负责海面巡察的头子,手里还有兵。

    王鲸咋舌,悻悻起身,招呼番娃和猴潘走人。

    商不如官,商不如官,忍了。

    “启谟,死鲸鱼怎么走了?”

    李果不解,问启谟。

    “你知道都巡检是干么的吗?”

    启谟微笑,心里对这位陌生女子萌生几分赏识。

    李果摇头,他一个平头百姓,哪里知道这些官职。

    “负责沿海巡视,王家是海商,都巡检要是有意刁难,说他家海船藏海寇,贩私盐,诸如此类,那可是相当麻烦。”

    启谟不大相信这位女子就是都巡检之女,可能是用此吓唬王鲸。

    舞姬过来答谢,孙齐民说不必,李果只是傻笑。

    此时四周围观的人,陆续散去,他们就是来看打架斗殴,既然城东霸王走了,他们自然也就四散,该干么干么去。

    “谢谢姐姐,出手相助。”

    舞姬对这位侠义的女子,在茶楼出手相助,十分感激。

    “不必客气。”

    女子辞行,和“书童”,其实是女婢,结伴离去,很快消失于人群。

    打过一架,孙齐民对瓦肆的兴趣大减,心里担虑着明日被王鲸一纸状告到县学里,再兼之身上有伤,出了瓦肆,小孙和赵启谟、李果辞别。

    目送小孙和阿荷离去,赵启谟、李果,罄哥三人,便也离开了城东,返回衙外街。

    也就在衙外街,李果认出前面执灯行走的两人,正是之前扮装女子和她的女婢。

    “启谟,是她们。”

    李果扯启谟袖子,惊诧想着,她们居然也住在这里。

    “且留步。”

    赵启谟追上。

    女子驻足,也认出是在瓦肆相遇的那伙人,说着:“赵公子有何事?”她竟然认识赵启谟。

    “你何以知晓我?”

    女子笑着,用手指着李果,说:“我还知晓他唤果贼儿。”

    此时,赵启谟已隐隐猜测到,这位女子恐怕也是位邻居,只是处于深闺之中,他们不曾逢面。

    “我是林家女,名唤瑾娘,家与静公宅相邻,往日曾在窗内见过你们。”

    瑾娘解除赵启谟的疑惑后,不再多话,和女婢离去。

    留下赵启谟和李果面面相觑。

    “启谟,要是死鲸鱼真的告到县学里,你怎么办?”

    将赵启谟送至西灰门门口,李果问启谟。

    “没事,我顶多挨家父训斥、再禁足几天,就是小孙有些吃亏。”

    赵启谟在县学里是著名的学霸,毫无疑问,老师们都喜欢他,也十分赏识他,他不会被体罚。至于小孙,因为平日成绩就差,小过错记下不少,恐怕难逃惩罚。

    “那我和你过去,跟赵提举求情,告诉他,你是为帮我才和死鲸鱼打架。”

    李果心里不忍赵启谟因此受罚、被骂。

    “不必,你回去吧。”

    赵启谟话别,走进衙坊,回头见李果还站在门口。

    “快回去。”

    赵启谟挥手。

    瑾娘十五岁,比赵启谟大一岁。

    衙坊的居民大多是官眷,也有小部分不是,属于富人。林家便是富人。元夜,贵家妇人闺女,都会出游看灯,瑾娘因为没有家人陪伴出门,才扮了男装,带上婢女出去。

    林爹三年前亡故,瑾娘的母亲是位刚毅的女子,接手亡夫的生意——林家在落玑街有家真珠铺,并抚养瑾娘及一位年幼的儿子。

    随着年纪增长,瑾娘体现出和其他深闺女子不同的一面,她对外界十分好奇,胆大敢为。趁着月色,装扮的遮掩,瑾娘不只经常去城东,甚至瓦肆也去过不只一次。

    这个十五岁的女孩,惊世骇俗,缺乏管教,见多识广,不亚男子。

    年幼时,被关在院中,瑾娘的乐趣是荡秋千。能荡得老高,仿佛要飞上天那边。她喜欢荡秋千的感觉,惊险且逍遥。

    对于女红,瑾娘毫无兴趣,她倒是喜欢看唐人传奇,喜欢听人说书,这也是她会去瓦肆游荡的缘由之一。

    白日在家,瑾娘透过二楼闺房窗户,望向外界,能看到静公宅的门口。她数次见过赵启谟和李果。

    仆人最喜欢说邻里的闲话,由此她也知道赵启谟是赵提举的儿子,而李果是衙外街一个很调皮捣蛋的穷孩子。

    一个官员之子,一个贫民之子,和睦相处,成为友人,这让她觉得十分有趣。

    把新木板盖住屋顶入口,李果想顺着桓墙滑下落地。

    他从屋顶跳上桓墙,不禁朝赵启谟的窗户张望,知道寝室里确实无人。

    他不在呢?

    有点失落。

    随即,窗上的一簇青葱引起李果的注意,那是一盆芦荟,长势良好,正在舒坦晒着太阳。

    这是李果当初送赵启谟的芦荟,长大许多,芦荟叶抽长,肥胖,饱满。

    哼,这是我送的芦荟,他还养着干么。

    行动快于思考,等李果回过神,他已经攀爬上静公宅屋檐,站在西厢窗前。

    不加思索,拿起窗上那盆芦荟,转身即走。

    李果拿人东西,并没打算藏起来,他大大方方搁放在自家屋顶上,离那西厢窗户远远的。

    本地居民,芦荟大多养在屋顶,不用浇水,有雨水,也不怕旱死。

    拿来这盆芦荟后,李果没做多想,沿着桓墙滑落。

    两天后,李果去海边找阿聪,顺便抓小螃蟹,用破网捞小虾。回到家,李果爬上屋顶,掀开木板,将小螃蟹晾晒。

    小螃蟹晾在竹匾里,大大的竹匾,十来只小螃蟹,看着实在穷酸。

    晾上小螃蟹,李果朝芦荟走去,网到十几尾小虾,自然不会浪费,随便和芦荟一起炒着吃,能吃就行。

    此地沿海,鱼虾价廉,这么一捧小虾也换不了什么钱,当然是将它吃掉。

    芦荟养这么大也没用,当然也是将它吃掉。

    就掰两根最大的芦荟叶子吧,削皮,切块,和小虾炒一炒,再加把盐,便是美味。

    李果馋着,听到身后有人喊叫,他回头,才察觉赵启谟站在西厢窗户里看他。

    “果贼儿,芦荟还来。”

    赵启谟字句很简单,他趴在窗上,手里捏着书卷,仍是以往熟悉的模样。

    “我不送你了,现儿是我的芦荟。”

    李果一个市侩小儿,才不讲什么礼仪。

    “不仅不还你,我还要把它吃掉。”

    李果说着,就蹲下身去掰芦荟叶子。芦荟叶子边沿遍布小刺,李果小心翼翼行动。他屏住呼吸掰下一叶,又去掰第二叶,赵启谟的声音已在身侧大声响起:“它何曾得罪你,你吃它做什么?”

    李果哇的一声,拇指扎在芦荟勾刺上,拔出,一滴血液在拇指指腹上晕开。

    他这是被赵启谟吓得,才不慎把手指扎伤。将拇指含口中吮吸,同时不忘怒瞪赵启谟。

    “我看看。”

    赵启谟拉出李果手指,拉到跟前,仔细察看,只是一个细小如针眼的小口子,他擦去渗出的血液,低头朝拇指喝气。

    看赵启谟模样专注,李果反倒不好意思,急忙缩回手,不肯再让赵启谟察看。

    “涂下口水就好啦。”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