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卷二40.背井离乡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落玑街南面有条不起眼的街道,住着许多番商,这些番商衣着风俗各异,言语不同,来自海外不同的国家,这一带,被称作番巷。

    番巷和落玑街间由一条不起眼的石子路衔接,并不宽敞的石子路两侧种植刺桐,春日开着鲜红的花卉,煞是好看。

    挨着番坊,耸立一座堪称宏伟的建筑——真珠楼。

    真珠楼是此地最有名的酒楼,就是市舶司官员宴请番商、贵客也是在此处。

    登上此楼,可眺望远处海港,停泊的帆船尽收入目,远山黛绿,云雾缭绕,海水衔接天际。

    傍晚新雨,真珠楼前的饮子铺稀寥几个顾客,铺主人老杨正在摇晃竹伞,将积水摇落。柳树葱嫩中,行人纷纷行走,或进或出,一堵东城门,隔开了城外的风帆和鱼腥味。

    王员外一身华服,腰缠金带,指上戴着两枚异域风情的宝石戒指。他人高马大,魁梧强壮,再兼之这一身派头,也难怪有城东霸王之称。

    去年冬时,这位商家子迎娶海月明珍珠铺黄氏的大女儿黄月娘,宴席摆满真珠楼,听闻黄月娘的妆奁有数百万之多。强强联手,出尽风头。

    知情的人,倒要说这是表面风光,王员外风流成性,男女不忌,不只在家中养着娇柔的舞姬、俊美的小厮,还不时去逛妓馆。几番把已有身孕的黄月娘,气得又哭又闹。

    此时,王鲸意气风发,独自一人走过真珠楼,进入番巷,身旁一个随从都没有。

    刺桐花悄无声息飘落,落在王鲸肩上,帽上,王鲸用力拍落,他似乎心情极好,不禁哼起小曲。

    他走到一处大宅的木门前,举起戴着宝石戒指的手,轻扣门环。房门随即打开,探出一位肤黑矮小的仆人,赤脚无衣,就在胯处缠条布。

    仆人叽里咕噜一通,王鲸听不大懂,只是跟着走过游廊,进入一间布置华美的房间。酒案上摆满珍馐,一位胡姬,一位秀美少年正在等候他。

    这是处客馆,入住的人员纷杂,馆主只管收钱,其余皆不管,本来番巷便是三不管地。

    少年面容俊秀,身体修长,皮肤白皙,他披发结辫,白袍紫带做胡服打扮。胡姬蒙脸露腹,穿着轻薄的丝制品,俏丽活泼。

    王鲸目光在少年和胡姬身上打转,最终还是朝少年走去,满眼惊艳说:“这般待我,也是盛情。”手指摸上少年脸庞,轻蹭他红唇,低头便要吻。少年连忙用手臂推开,温声说:“莫着急,且先饮酒,这一晚长着呢。”

    王鲸乐呵呵说:“好好!”搂着少年坐下。王鲸落坐,舞姬立即缠过来,温香软玉扑到王鲸怀里。

    一阵轻柔乐曲响起,被当成背景的两位乐人奏起胡乐,舞姬拈上一块乳酥,含在嘴里,对喂王鲸,王鲸肥厚的大手在舞姬腰身拍、屁股上搓揉,显然舞姬已吸引住他的注意力。

    少年起身侍立倒酒,不时劝饮。

    王鲸惬意躺在软床上,胡姬捧着金杯递美酒。

    “果弟近来的遭遇,我也是为你不平。”

    王鲸几杯酒入腹,目光又滑向李果。几年前那会真没想到,李果是个美人胚子,这小子为人灵活,能屈能伸,这点让王鲸喜爱,想着果然是长大后,懂事,再不敢像孩童时那样忤逆他。

    “王员外,不提还好,一提我便要哭了。真是无妄之灾,我和那林家女非亲非故,非说我帮她做事,把我赶出珍珠铺。”

    李果低头垂眉。

    “你那丈人,可真是冤枉我。赶尽杀绝,不留给人条生路呀。这不家里都没米下炊,才跟了赛甫丁大商豪。”

    李果说得可怜,那模样也是楚楚动人。

    “赛甫丁人呢?”

    王鲸自然知道李果近来被赶出海月明珍珠铺的事,也知道因为他老丈人——海月明珍珠铺东家,为人霸道,对外声称谁要雇佣李果,就是不给他面子,导致李果一度失业。

    至于李果几时跟这个叫赛甫丁的番商,做他跟班,王鲸倒是不清楚。

    “外出收钱,一会就回来。”

    李果说着,又给王鲸倒上一杯酒。

    酒倒是喝了七八杯,看着眼前两位美人,王鲸心痒,又顾忌一会赛甫丁带着随从回来,给撞见。

    心里虽然顾忌,色心不死,对胡姬上下其手,和胡姬嬉嬉笑笑滚在一起,就是这样,他不时还要去看李果,想着李果早晚是自己盘中肉。

    许是饮酒,许是轻慢的音乐,王鲸渐觉有些困意,等他觉察不对,人已瘫倒在软床上,浑身无力,意识也昏昏沉沉,昏迷前,正对上胡姬狡黠的一笑。

    “阿曼,多谢你帮我解围。”

    李果对胡姬弯身行个胡礼。

    “果子兄弟,不必客气。”

    阿曼俏皮地眨眼。

    “赛甫丁,人迷倒了。”

    阿曼赶紧朝一角的帏幕走去,一位三十岁上下的清瘦男子正站在那边。

    “让美人受委屈了。”

    赛甫丁用拇指轻蹭阿曼下巴,阿曼嗔道:“知道是个老色鬼,你还让我去受委屈。”赛甫丁笑说:“美人可是帮我一个大忙,一定重重酬谢。”

    阿曼是妓馆的胡姬,和赛甫丁旧相识。

    “赛甫丁,快些将他捆起来,王鲸习武,力气过人。一会要是醒来,三四个壮汉都抓不住他。”

    李果警觉地注视王鲸,他清楚王鲸不好对付,此次是使诈,才将他独身骗来。

    “剩下的事,我自会处理,果子,你自行离去即可。你是仗义的好汉,令人敬佩。”

    赛甫丁的弟弟因在王家海船上和人起冲突,被王家连货带人一并丢弃在海里。货物被海水卷走,人则身无分文,在琼州流浪数日才得救。

    小弟愤恨不已,回闽告官,找王家要索赔,不仅不赔,王鲸还指使海员把他一顿暴打。由此,本来居住在广州的赛甫丁才来闽地,伺机报复。

    “我和他有私仇,否则也不会帮你。”

    李果脱下胡服,更换自己的衣物。换胡服也是阿曼的主意,这小胡姬鬼点子特别多,还帮李果梳发,绑辫子,喷香水。

    自从赵启谟回京,李果的日子就不好过,王鲸仗着在城东的权势,欺压李果三年。

    李果离开包子铺后,因王鲸背地撺掇,李果一度找不到活干。后来托阿七说情,才入了海月明珍珠铺当伙计。

    海月明珍珠铺当今的东家是黄开。

    十多年前,黄开和林瑾娘的父亲林爹合伙做生意,后来林爹早亡,店铺逐渐被黄开霸占。

    李果在黄开店里,拿着最少的工钱,干着最累的活,想着能学点做生意的技能,李果忍了。

    这一干就是三年,直到被黄开赶出店铺。

    这些年积压的愤恨,李果无法纾解,想着在此地是混不下去了,还不如离开去他乡。

    但是走之前,肯定要出口气,于是假装服软,去讨好王鲸,谁想几年而已,当初的死鲸鱼已经是只死变态,李果便投其所好,将他引到番巷来。

    走出番巷,望着夜空寂寥、凄冷的月,李果惆怅想着,他就将离开这自幼生活的家乡。

    李果回家,果娘在灯下搅拌浆糊,八岁的果妹在编织竹胎,厅上堆着十几个竹胎帽子。母女做些手工活,贴补家用。

    自从李果失业,李家日子不好过。

    “上哪去了?”

    果娘问。

    “去了番巷,娘,赛甫丁今日算工钱给我。”

    李果将一小袋银子递给果娘。

    “太好啦,又可以买米吃。”

    果妹欢呼。

    果娘打开布袋,倒出银子,有些狐疑。

    “我帮他谈成一笔大生意,赛甫丁为人慷慨,便多算我些银子。”

    李果解除果娘的疑惑,他说的也是事实。

    “那便好,也是天无绝人之路。”

    果娘收起银子,继续手中活。

    李果摸摸果妹的头,果妹拿手拍他,做着鬼脸,还不忘跟果娘告状:

    “娘,哥欺负我。”

    果妹扎着两条红头须,灵动晃着,她手上的竹胎帽子才编一半。

    李果回房躺下,一夜没睡,他心里舍不得娘和妹妹,何况他做的这事,果娘肯定是不赞成的,还得挨顿骂呢。

    这夜,王鲸未归,找到深夜,仆人告诉黄月娘,傍晚有人看到王鲸去番巷。黄月娘又气又恼,想着肯定是去找胡姬厮混,让番娃赶紧着去番巷将人拽回。

    番娃带着一众仆人,赶往番巷,正好见到王鲸一身是伤,被剥得精光,绑在番巷入口的一棵刺桐树上,连带衣物也一并吊在树上。

    树下围观者无数。

    王鲸人不知何时清醒,正在不停地咒骂。

    番娃赶紧和人将王鲸放下,帮王鲸将衣物穿戴上,碰疼王鲸,挨上好几个耳光。

    王鲸趴在木板上,被众人抬回家,黄月娘不明缘由,查看王鲸伤势,又都是皮肉伤,以为是在番巷的妓馆里惹事,才被人打,想着活该。

    这夜王家仆人冲进番巷馆舍,没找到赛甫丁和胡姬。自然也气势汹汹赶往果家。

    李果早等候多时,听到声响,窜上桓墙,叫嚣着:“我在这呢。”

    重演多年前,衙外街至合桥的追赶场景。

    第二日夜晚,阿七收到阿荷的口信,登上孙家海船。

    李果在底舱,同时在场的还有小孙、瑾娘和果娘,果妹。

    李果这次是真的闯祸了,王鲸家的仆人四处搜索李果,扬言找到就打死,王家赔得起李果一条贱命。十分蛮狠。

    “李果,你拿上这信,广州去城西合馆找一个人。”

    阿七将一封信递给李果。

    “这人是我友人,你拿信给他看,他会接待你,帮你安置,找工作。”

    对于发生的事,阿七也不想训斥李果。李果这段时日过得艰难,往后城自是待不下去,去广州也好。

    “谢谢七哥。”

    李果红着眼,模样沮丧。

    “这是祸是福尚未可知,广州是个极好的地方,出去见见世面也好。”

    阿七安慰李果。

    “家里不用牵挂,我会帮你照顾你娘和妹妹。”

    阿七就住在合桥,和果家离得近。

    “果子,你放心,我也会帮忙。”

    小孙拍着胸脯,他是不敢惹王鲸,但是救济果家的能力,他还有。

    “此事因我而起,实在是我的罪责。”

    瑾娘很是内疚,她和黄家人关系交恶,李果与她亲善,多次帮她忙,这才被黄开赶出店铺。

    “不必自责,黄开总防着我偷师,对我百般提防、刁难,早晚是要被赶出来。”

    李果这三年受了不少气,因为人穷,也只得忍气吞声。

    “此物万望你收下,以备应急之需。”

    瑾娘递给李果一个小巧的木盒子,李果推辞。

    “多亏你帮忙,我和娘才得以状告黄开。这份恩情没齿难忘。”

    瑾娘行礼。

    “果子,这是瑾娘一片心意,你便收下吧。”

    小孙将木盒放进李果怀里。

    “诸位,火长说要起航啦。”

    阿荷奔下楼梯,过来通知。

    “娘,我这就离去了,你可要好好保重身体。”

    李果连忙跪在地上,拜别果娘。

    “好好照顾自己,这边娘自会打理好,不用挂心。”

    果娘搀起儿子,眼中噙泪。

    “哥。”

    果妹扑到李果怀里,呜呜哭着。

    “好好听娘的话,哥去个一年半载,会回来看你。”

    “嗯,你一定要回来,说好了。”

    “说好了。”

    李果温柔笑着。

    果妹细长的手臂环抱住李果不放。

    “走吧,不哭,你哥这是去更好的地方,以后还会挣大钱。”

    阿七拉开果妹,果妹用袖子抹着眼泪。

    终于,一行人离去,只留下李果一人。

    舱盖掩上,李果躺在席子上,于黑暗中,听着海潮声。

    对于前途,心里一片茫然。十六岁的李果,心中虽然悲伤,却又有一份激情。

    听闻广州是国朝最大的港口,比此地还要繁华,有着更多的机遇。

    广州,我来了。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