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9.山寺送别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从溺水,赵启谟便没去县学上课,李果一度以为是因为启谟生病,因此才得以休假。

    不过很快李果还是察觉出异常。

    其一是仆人们在谈论回京城的话题;

    其二是赵启谟书房的书开始装箱,一箱箱打包。

    此时距离赵启谟回京也不过两天。

    李果站在书房里,看一卷卷书被搬下,编号,入箱,他心里不安,隐隐觉察不妙,脸上表情几番变化,茫然,不安。

    赵启谟本来坐在书案前书写,见李果进来,将笔搁下,干脆静静坐着等李果质问。

    “启谟,怎么将书装起来?”

    李果喃喃问着。

    “要运回京城。”

    赵启谟回得平淡。

    本来在给书卷编号的罄哥,听到两人问答,停下手里动作,不安地搓手。

    “可是你人在这里,为什么要将书运回京?”

    李果显得很激动,挥动手臂,指向堆在一起的数口箱子。

    赵启谟脸上仍没有神情起伏,他轻轻说:“你可知道官员三年调任?”

    李果杵着,脸上有着惊诧的表情。他从小到大,在衙外街长大,来来往往的官员无数,他知道官员会调任,任期满便会离去,可有些官员也并不离去,在衙坊定居,何况赵启谟从来没提过他爹会调任,他会离开的事,让人如何想到。

    “你要回去了?”

    李果心中百味杂陈,瞪大眼睛看着赵启谟,双眼甚至有着几分惶恐,他希望赵启谟能摇头否决,然而赵启谟点了点头。

    “我以为你生病了才不用去县学......”

    李果的眼眶泛红,再说下去,他似乎就要哭了。

    这时罄哥走过来,揽抱李果。不想李果大力推开罄哥,转身奔下楼,跑得飞快。

    “公子。”

    罄哥看向赵启谟,赵启谟埋头书写,显得十分冷静。

    “唉,还是要早些告诉他。”

    罄哥心里难过。

    “早晚都一样。”

    赵启谟将书信折起,言语淡然。

    李果心中也不知是恼怒是难过,他一股脑奔跑出赵宅,来到衙外街,才停下脚步,想着自己为什么要跑,然而心里很难受,很堵。仿佛有只手掐住他的心脏,一阵阵抽痛,以至他只能通过逃跑来试图摆脱如此不舒服的状况。

    这种难受得无法忍受的感觉,李果还是第一次遭遇,他年纪尚小,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痛苦。

    迈着疲乏的脚步回家,李果一头栽在床铺上,果娘看他失魂落魄回来,喊他都没回应。

    果娘走进来,拉开儿子蒙头的被,问:“果子,怎么了?”

    “娘,我不舒服。”

    李果没法详细描述他的病状,只是将眉头皱起。

    “哪里难受?”

    这孩子一直很健康,难道是生病了?果娘捂住儿子的头,没觉得发热。

    李果摇头。

    “肚子痛吗?”

    “不是。”

    “那是怎么了,孩子,你别吓着娘。”

    果娘坐在床沿,抚摸李果的头。

    “启谟他们要回去了,他们要回京。”

    李果用手臂挡住眼睛,怕被娘看到他在流泪。

    果娘幽幽叹声气,她倒是没怎么见过赵启谟,但知道果子这位提举儿子关系很好,甚至提举儿子还让自己的书童教果子识字。两个孩子从一开始的打架斗殴,到后来成为朋友,确实让人不可思议。

    不想这三年时间如此快,赵提举是京城派来的官,早晚要回去,本是合情合理的事。

    “赵提举他们不是我们这儿的人,肯定是要回去,他们家在京城,你总不能不让人回家吧。”

    果娘拍拍李果的肩。

    “可是娘,我不想启谟回去,我以后就见不着他了。”

    李果抹泪,声音哽咽。

    “他是大官的孩子,你是平民的孩子,平民的孩子,没法和官的孩子做朋友。果子,你再长两岁,就明白这个道理。”

    “再说你还有阿七,阿聪这些朋友,他们对你也很好。”

    果娘仍是安慰。

    无奈李果蒙着被,缩成一团,任果娘怎么劝,都没用。

    第二日,太阳老大,李果还没起床,果娘去扯他被子,将他拽起来。拿着柳条作势要打,这才将李果赶去包子铺。

    穷人家,物质上尚无法满足,还怎么顾及到精神上的需求,何况果娘觉得蒙被躺在床上昏沉沉睡一天,还不如去好好干活还来好。至少不会憋出一身病。

    李果顶着鸟窝头去包子铺,没精打采,一双眼睛似乎还哭过,肿得单眼皮变双眼皮。武大头问他是不是病了,他也只是摇头。

    午后,赵宅的两位仆人,送来一套衣袍和五两金,做为酬谢。

    果娘盛情难却,收下衣袍,退回五两金。

    这是做给李果穿的袍子,料子极好,布料足,果娘觉得能给李果穿上好几年,穿到成人都没问题。

    傍晚,李果回家,果娘将衣袍递给李果,李果拿起比划了下,又放下,闷闷不乐回自己房间。

    果娘想他在闹情绪,不管他。谁想李果也不肯出来吃饭,只是躺着不动。果娘无奈煮上颗鸡蛋,端进房间。

    “快起来将鸡蛋吃了,好去赵提举家辞别。”

    果娘扯李果被子,李果拽住不让扯。

    “我听赵朴说,赵舍人明早就要和赵夫人一起离开。”

    果娘话语刚落,就听到儿子在被窝中的抽泣声。

    “再不起来,一会鸡蛋让果妹吃啦。”

    果妹正盯着碗里的鸡蛋,听娘这么说,别过头,以示她才不会偷吃。

    无奈李果在被中越哭越委屈,果娘气得又要去拿柳条。

    “你现在不去跟人辞行,明早他们就走了,有你哭的!”

    果娘捏着柳条,也是又气又觉好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孩子这么闹别扭。

    然而无论果娘是骂是要打,李果都没理会。

    平日忙碌,果娘也不知道这个孩子和赵提举的儿子,有着怎样过深的交情。然而赵提举那孩子,是人上人,她家果子只是个平头百姓,这样的身份差距,两人当不成一辈子的朋友。现在哭得再难过,过几年也是互相遗忘。孩子心性如此,通就哭,开心就笑,可也很容易忘记不开心的事,果娘想着最多就再闹两天。

    果娘去哄果妹睡觉,待果妹睡下,她听到屋外似乎有声响,走出来,听到一个声音问:“李果在家吗?”

    是个少年的声音。

    “在家,你是谁,找他有什么事吗?”

    果娘在门内应声。

    “我是赵提举二郎的书童,明早将离开,特来和李果辞行。”罄哥在门外自报身份。

    其实门外还站着另外一个人,只是那人悄无声息,沉默无语。

    不会,大门打开,来开门的是李果。

    “罄哥。”

    李果披着件衣服,显然已卧下,声音有气无力。

    “可不只有我,你把灯举高些。”

    罄哥神秘笑着。

    李果将油灯举起,照到罄哥身后的赵启谟,他一身华贵,端庄依旧。

    “你将衣服穿好,随我过去,我有事要和你说。”

    赵启谟的声音沉稳,平和。

    “不去。”

    李果一口回绝。

    “确实不去?”

    赵启谟的尾声提高。

    “去干么?”

    李果怂了,望着门外的赵启谟。

    “小孙也在,我们这些人话话旧,我明早便要离开。”

    赵启谟的口吻明显软化,他亲自过来邀请李果,而不是让罄哥独自过来,可见他的诚意。

    “你要走也不跟我说,现在又有什么好说!”

    李果“啪”一声把门关上,蹲在地上呜咽。

    不会,大门再次打开,李果被果娘押出来。

    果娘不会说官话,一通土话训李果无礼,李果倒是怕娘,再不敢造次。

    乖乖跟着启谟和罄哥,前往衙坊的静公宅。

    目送赵启谟、李果、罄哥离去,果娘想赵提举这孩子看着相当沉稳,仪貌过人,果子能有这样的朋友,也是他的缘分。

    赵启谟在前走,李果跟在身后,李果身后,还有个罄哥,就仿佛怕李果闹别扭又跑掉一般,要在身后阻拦。

    不过一路,李果虽然一言不发,态度也还顺从,跟着进入静公宅,登上二楼。

    小孙早在二楼楼梯口张望,看到将李果请来,他笑说:“果然,还得启谟亲自去请。”

    李果低着头不语,想着小孙应该早就知道启谟要回京的事,才会一脸笑意,丝毫不难过。

    赵启谟书房,摆上瓜果点心,倒上饮子,三个伙伴席地而坐,在一起闲聊。也就是小孙和启谟聊天,李果和罄哥闲扯,李果心里还懊恼着赵启谟,不肯搭理他。

    待小孙离去,李果仍背对赵启谟坐着。

    “还在生气?”

    赵启谟走到李果对面坐下,李果无处可闪,气鼓鼓往嘴里塞食物。

    “还怪我不早告诉你?我要提早一月告诉你,你恐怕一月都要给我脸色看。”

    赵启谟叹息着,对于离别,他设想过很多方式,也猜想过很多情景,今日这幕是他最担心的。

    “你不告诉我就罢了,之前还特意不理会我。”

    李果控诉,他是想明白了,赵启谟这人反反复复,枉费他一番情谊。

    这也是事实,赵启谟没有辩解,他从茶果盘中拿起一块糕点,放入嘴里,慢慢咀嚼。

    他在想,怎么分别,才不至于留下遗憾,然而他也无能为力,分离已成事实,而且李果反应也很激烈。

    “不说啦?被我说中了吧。”

    李果生气抱胸。

    赵启谟目光落在李果手腕上的五彩绳,他神情一滞,这物品,不时出现在他梦里。

    “你若是还要和我赌气,那我明早一走,许多话,你也将听不到。”

    赵启谟为自己倒茶,他其实拿李果没有什么办法,将李果喊来,也不过是自己心里在乎,不想一句话也没说上,就这么离别。

    李果拿走启谟的茶碗,捧着咕咕喝下,他刚塞满一嘴的饼干,喉咙干涩。

    “我这次回京,若无机缘,此生,你我恐怕再难相遇。”

    赵启谟轻轻说着。

    李果双眼对上茶碗中的茶汤,用力揉着眼睛。

    “然而,我长大后,可以到闽地寻你;你长大后,亦可到京城找我。”

    赵启谟拿过李果茶碗,再次倒下一碗茶,他轻轻呷上一口。

    “我与你,交换一件信物,即使成年后,相互遗忘,见到信物,总还能忆起当年的情谊。”

    赵启谟话语刚落,罄哥便用盘子端来一件饰物,是件镂花的金制香囊,小小一个,异常精美,香囊状似鸡心,顶端有一孔,用于佩挂。

    “此物,我幼时佩戴,相伴多年。”

    赵启谟牵过李果的手,将香囊放入李果手中。

    “此物有避邪驱灾之效,你好好保存。”

    李果捂住香囊,捧到身前打开双掌,细细端详着,神色哀伤,再不见之前的怨愤之情。

    “启谟,我没有这么贵重的物品跟你交换。”

    李果眼角泛红,低头将香囊捏在手心。

    “你手腕上的五彩绳,可愿赠予我?”

    赵启谟自从认识李果,李果手腕上便总戴着条绳子,绳子上拴着一个小小的花钱。

    “这个吗?”

    李果恍然,将手腕上的五彩绳脱下。

    “嗯。”

    赵启谟点头。

    “启谟,你手伸出来。”

    赵启谟听话将手臂伸出,递到李果面前。李果推高赵启谟的衣袖,将五彩绳系绑在赵启谟手腕上。

    “我娘说这是压胜驱邪用的,也陪伴我很多年。”

    这一晚上,李始终闷闷不乐,到此时才绽出笑容。

    “我会好好保存它。”

    赵启谟拉下袖子,将五彩绳遮掩。

    “启谟,等我以后有钱,就去京城找你。”

    李果握住赵启谟的手,就像一个承诺。

    “若是遇到困难,你可告知小孙,我与他有约,让他多照拂你。若是王鲸趁我不在,找你麻烦,你可将此信递予王晁。”

    赵启谟起身,走至书案,从书案上取来一封信。

    “启谟,舍不得你走。”

    李果大力拥抱赵启谟。

    “人生分分离离本是寻常事,不要过于悲伤。”

    赵启谟将手臂收拢,揽着李果的肩。

    “明日平旦,记得到西门来,还能相见一面。”

    赵启谟叮嘱。

    这一夜,李果翻来覆去,做着光怪陆离的梦。梦见当年因为偷剪末丽和赵启谟在桓墙上追赶,可是那桓墙特别长,两人你追我赶,从早跑至晚,没有尽头。也梦见在汪洋里,赵启谟变成一只鲛人,说他要住在海里,不肯离开。李果急得痛哭,拉扯着要他上来。

    从梦中惊醒,太阳已照在窗外。见到灿烂的光芒,李果想到“平旦”之约,连忙滚下床,穿上鞋子,一口气追出西城门。

    “果子,你要去哪!”

    果娘在身后的喊叫,李果置若罔闻。

    李果跑得很快,很快,拼命地跑,奔出城郊,寻觅不到队伍影踪,他悲从中来,大声呼叫着:“启谟!”

    城郊的荒草野花,在风中摇摆,曲折的小道,绵延向前。

    李果慌不择路,被石子绊倒在地,顾不上磕疼的脚趾,蹭破洞的布鞋,他竭力往前追。

    不知道跑了多久,汗流浃背,头昏脑涨,他没有觉察到自己的脚指头在流血,染红半只鞋,已毫无知觉。

    李果追到城郊山寺附近的小道上,他惊喜听到一阵马铃声,就在山脚下,一行行人在缓缓行进。

    “启谟!”

    李果爬上石头,站在高处大声嘶叫。

    山道上的白马铃铛声声响着,马上的男孩急忙扭身,仰起头。

    “启谟!”

    李果欣喜若狂,涕泪交加,他气竭声嘶,眼泪爬满脸庞。

    白马上的人似乎笑了,他用力的挥着手,示意着:回去回去。

    终于行人走进竹林,连带那匹白马,逐渐消失于李果眼前。

    (第一部完结)

    ————————————

    谢谢大家的相伴第二部会紧接着继续(づ ̄ 3 ̄)づ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