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7.喜宴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商虽好,不如当官,有钱不如有权。抱着这样的想法,李大昆发家后,让两个儿子都去读书,想着哪日祖坟冒青烟,出个当官的,何等威风。

    想是这么想,奈何两个儿子都不是读书料,大儿子李才明便也就继承家业,跟李大昆管理酒楼。

    李才明读书作诗是不行,做生意特别会钻营,是个人精。

    二儿子李才淑,在私塾读了五六年书,写着狗屁不通的文章,在文圈里没人理会他,和市侩无赖倒是处得亲密。这人虽然读书庸能,但擅长瞒天过海之术,李大昆只知他学业无成,并不知道还会吃喝嫖赌。

    李夫人死命罩着,宠着。

    李才明年纪轻轻就是永丰楼的少东家,他样貌比李才淑周整,跟他爹李大昆一样干练会来事,父子两人无论是走路身姿,势利抠门都一样一样。

    年底,媒人给李才明说门亲事,意图将城东陆家药店陆栎凡的三女儿嫁他。

    人人都知陆家三姑娘大盆脸,小眼睛,腰如水桶,长得丑。

    长得人模人样的李才明起先是拒绝的,禁不住媒人那张嘴,夸姑娘长得是没酒楼里的伎艺姑娘好看,可是这姑娘会生财。

    这点倒是真,陆三姑娘精明泼辣,在药铺里执柄戥子称,方端大气,会做生意。

    李大昆对这样的姑娘做他儿媳妇十分满意,李才明始终纠结在“丑”上。后来听媒人说有丰厚嫁妆,才被说动。

    陆家药铺,可是此地最大的药铺,陆栎凡的富裕,更甚李大昆之上。

    婚事谈下,日子订好。一向吝啬的李大昆,一改故辙,决定办场轰轰烈烈,大出风头的喜宴。无数请柬,请遍城东的富人,城西的权贵。

    做为穷亲戚,还是至亲,李果看到请柬的时候,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不去。”

    果娘默然坐在床边,愁眉不展。她的忧愁不是李果闹脾气,而是贺礼。

    哪怕李大昆对他们母子再刻薄,可这人终究是李二昆的兄弟,侄子成亲,是很大的事。

    既然送来请柬,就不得不去。

    二昆家穷,人人皆知,薄礼就行。只是,难免得遭李大昆夫妇的白眼。这才是果娘为难的事。

    再难的事,自从李二昆出海失踪后,这么多年,果娘都遭遇过。

    夜里将积蓄拿出,想着李果没有件像样的衣服,给他做一件。

    李大昆儿子的婚宴,会有许多近亲远亲在场,果娘不想果子穿得太差,被人轻视。

    两日后,果娘将件新衣拿给李果穿,还将一份礼物塞李果手里。

    “我跟你堂婶说了,你堂叔会带你去,他会照顾你。”

    果娘叮嘱。

    “哦。”

    李果回应声有气无力。

    他丝毫不想去,然而娘亲又一再嘱咐,不可丢了他爹的脸。

    李果差不多已经忘记爹长什么模样,脸也记不清。

    果爹是水手,常年跑船,一年也没有几天在家,父子俩相处的时光很短暂。

    “你长得这么高啰,快追上娘,要懂事,别说小孩子脾气的话。”“坐在席位上,别人动筷子,你再动,不要没吃相。不要喝酒,喜宴结束你就回来。”

    “好,娘,我知道啦。”

    李果点头。

    “去吧,去了你堂叔家,要问堂叔好堂弟好,他们年长你,不能没大没小。”

    “知道啦。”

    怕娘再继续念头,李果提上礼物,急忙出门。

    路上,李果想着娘也真是的,硬要他去参加婚宴,他要不去又怕娘伤心,说他不懂事。

    爹那群亲戚,从来不管我们死活,不去认识又怎样。

    人情如此,对于穷亲戚,就跟穷神瘟神一样躲避不及。

    堂叔家,李果还是知道怎么走,李二昆在时,也曾带李果串门。

    李果上门,堂叔堂兄都在,两人也提着礼,显然正准备出门。

    “堂叔好,堂哥哥好。”

    李果鞠躬,起身,正视这两个粗布衣服的亲戚。

    “果子啊,长这么大啦。”

    堂叔拍拍李果的头,李果歪头。

    “这孩子长得真俊啊,像阿匀。”

    堂婶是个矮胖妇人,声音尖锐。

    阿匀是果娘的名字。

    在堂叔家,没耽搁,三人结队出行,前往位于城东的李大昆宅子。

    李大昆家,说是在城东,只是挨着城东的边,不过确实是座大宅。此时张灯结彩,客人鱼贯,人声鼎沸。

    也亏果娘想得周到,让李果自己来,李果东西南北可能都找不到,到处人挤人,嘈杂混乱。

    跟随在堂叔堂兄身边,来到大堂。大伯和伯母都在,大堂哥李才明也在。全是盛装打扮,特别金贵。

    堂叔也好,李果也罢,都是穷亲戚,贺礼微薄得不屑一顾。堂叔赔笑致贺,大伯伯母脸上冷漠,两言三语打发。李果跟随上堂,站在堂上,不怯场,把身子挺得笔直。

    穿着大红衣服的大堂兄、大伯,都对李果不屑一顾;满头金玉的伯母丢给李果一个凶恶眼神,让李果赶紧下堂,别挡后面的人。

    送过贺礼,堂叔带着两个孩子出大厅,到院子里找个位置坐下。

    他们这些穷亲戚,不是贵客,没人接待,也没地方歇脚,一口茶也喝不上。

    李果四处张望,发现院子里有处地方摆设茶果,甜品。

    满院子的大人孩子,那人过去拿点吃的,这人过去拿点吃的,自己来,仆人们招待不来。

    李果也过去,拿上自己的一份茶果,还不忘带堂哥一份。

    堂叔这个儿子寡言,害羞,缩在角落里。

    坐在石阶上,李果想着喜宴什么时候开始,问堂叔新娘子什么时候到。堂叔正在和熟人唠嗑,没理会李果。

    吃完茶果,李果等得实在无聊,又起身闲逛,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成亲,十分好奇。

    听几个老妇人聚在一起碎嘴,说新娘子妆奁非常丰厚,有什么什么,非常贵重。旁边几个小孩儿说要去看婚房,鬼鬼祟祟离去。

    李果控制住好奇心,没跟过去。

    他站在大厅外,看携带礼物的人们,进去贺喜。

    同样在此处围观的人特别多,尤其是孩子们。

    管家大声报客人名,客人陆续入内。都是些贵客,排场大。

    管家每报一次,围观在外头的孩子,就也起哄跟着喊。

    李才明让仆人出来赶走孩子,孩子们根本不听。

    等李才明亲自走出来,这群邻里的熊孩子们机敏的一哄而散。

    “你在这里做什么,没人教的东西。”

    正好逮到李果探头,李才明使劲拧李果腮帮子,李果啊啊叫着。

    李才明松手,转身又返回大堂。

    李果恶狠狠地盯着李才明的背,双眼几乎要喷火。他捂住一边腮帮子,疼得眼角泪花。可恨李才明转身走得快,要不,要不也不能怎样。

    娘叮嘱过,不可以丢爹的脸。

    李果虽然皮实,可李才明恶毒的样子,那一拧,那一句骂,让他忘不掉。

    返回堂叔身边坐下,愣愣望着月亮,委屈想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

    一时竟像是痴呆了。

    “果子,吃喜宴啦。”

    不知道过了多久,堂叔摇动李果,李果回头,堂叔看到这孩子一脸的泪水。

    “怎么哭了,快擦擦脸。”

    堂叔扯袖子帮李果擦泪。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