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8. 云泥殊途 - 比邻 - 随梦小说网 - 注册送68元

18.18. 云泥殊途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启谟的文房木盒里,有一些彩色的小石子,煞是好看。别人跟他讨一个,他也不肯给,舍不得。清风有次洗涤木盒,遗失一块,想着还有十几块,赵启谟不会发觉,不想随即被发现,不得已,清风回到井边,将石子找回来。

    这些石子,看着像是海边或者河边捡的彩石,比寻常彩石更绚丽好看,但毕竟只是石子,也不值钱。清风后来才知道,这些石子,都出自李果之手。

    在清风看来,李果很会阿谀奉承他家公子,总是送一些讨喜的小玩意,彩石,贝壳,花草。却也不想,花草是投其所好,可彩石和贝壳是李果自己的喜好。

    何时,便也成为了赵启谟的喜好。

    在县学里,学子们说话读书,都用官话,学会官话是他们进入仕途的必须。就是清风,说得也是官话,他也是京城人氏。姑母服侍赵夫人多年,跟随着到闽地来,他也得以成为赵家二公子的书童。

    官话自然比土语受用许多,然而也有热枕于学会当地土语的,那便是前来此地做官的官员。

    本身说得一口字正腔圆官话的赵启谟,对土语的兴趣浓烈,学得很快,他兴许也有些语言天赋。

    赵启谟的土语,学自同窗,赵宅里的仆人,还有李果。

    李果的官话,学自海港的商人,还有赵启谟。

    两人相互影响着,这份影响,远胜于赵启谟在闽地的其他伙伴们——大抵也不过是些同窗。

    近来,有一事让清风很开心,李果好久没有出现在窗外,他无需提心吊胆,担心李果出现被宅中仆人发现,并且连累自己。

    不出两天,清风便发现这不是什么好事。

    他家公子,夜读疲惫会爬窗,到屋檐上看月亮,有时甚至到桓墙上走动。如果将这些事,告知赵夫人,清风很确定,自己将不再是二公子的书童——二公子有办法让他在赵宅待不下去。

    县学里课业繁重,管制森严,而赵家的家风,也是严刻,一位十二岁的男孩,会有想逃脱束缚,爬窗逾墙的念头,倒也不足怪。

    清风觉得,这是李果带坏了二公子。

    一个寻常的午后,赵启谟在院中照顾花花草草,悠然自得,清风拿着外衣想给赵启谟披上,半路被喊去赵提举书房。

    赵提举从赵朴那边获知,桓墙上有许多泥印,明显有人攀登。赵朴没逮着李果,却还是发现赵启谟翻窗的身影。

    清风被问,便就老实交代,他是怕赵启谟,但更畏惧赵提举。赵提举毕竟是个官,不怒而威。

    而且带着几分嫉意,清风讲了文房木盒中的彩石,书案上把玩的贝壳,甚至是养在窗上的芦荟。还有其他一些捕风捉影,添油加醋之事。

    清风出来,赵启谟喊进去。

    这一年多,赵提举对赵启谟的影响,不可谓不大,父子两人相见,竟都是一样的沉稳,思虑。

    “你娘亲封窗的事,我之所以默许,你可知晓为什么?”

    赵提举提起夏时之事,这件事并不遥远。

    “爬窗逾墙,稍有不慎,会摔伤致残。”

    赵启谟老老实实回答。

    “还有呢?”

    赵提举继续问。

    “和市井之徒玩戏,会影响学业。”

    赵夫人尤其强调这点,还说择友需择上,不可与白丁往来。

    “还有呢?”

    赵提举仍是询问。

    “没有了。”

    赵启谟觉得也就这两点,不过是与邻家之子相玩戏,还能有怎样的罪行。

    “还有,只是你现在还不能懂得。”

    赵提举将书案上的公文收起,端详站立在他身前,态度恭敬庄重的二儿子。

    这个孩子,一年前,还略显几分稚气和轻佻,不觉也已长大。

    “坐下吧。”

    赵提举示座。

    赵启谟拉过椅子坐下,父子俩面对面。

    “你可知道五年后的你,该有怎样的前景。”

    赵提举循循善诱,他常叮嘱赵启谟,读书不为父母而读,而是为自己而读,得知道自己因何而读书。

    “到那时,该是在府学里,为功名而科考。”

    五年后,自己十七岁,已经在府学里就读,为考取功名而刻苦。

    “那么再五年后呢?”

    赵提举的询问,让赵启谟一阵沉默,他未曾想过十年之后的事情。

    “若能得功名,该是双喜临门。”

    然而,仍旧可以遐想,赵启谟走的是父兄的道路。

    “我再问你,五年后,这位邻家之子呢,该有怎样的营生和处境?”

    赵提举多年当着地方官,大部分时期还是处于流放,他接触过贫民,他知道贫民们的生活轨迹。

    五年后,李果十六岁,他大概也仍旧是在给人帮佣吧,每日的收入或许只够温饱。寒士可以经由读书进入仕途,改变人生,然而李果不能。

    如此所得也只为温饱,终日忙碌,也只为温饱,他又能凭借什么,去逃脱固有的命运。

    “大概也仍是给人帮佣度日。”

    赵启谟感到巨大的悲哀,他没去想过这个问题,太残酷了。

    “那五年后?”

    赵提举为人温和,人情世故却看得透彻。

    十六岁的李果,五年后二十一岁,如果他能有余钱娶妻,生育子女,那么他的生活将更为穷困吧。如果他穷得没有家室,像大部分仆人那般,那么他该是怎样的情况?赵启谟无法想象,他拒绝去思考,成年后,衣衫褴褛的李果,在灾年里备受折磨。

    “大抵,也是给人佣工吧。”

    赵启谟垂头丧气,他已明白父亲为什么如此质问他。

    “你尚年少,亲近邻家之子,并无不妥,只是云泥殊途,终究无法维系,早明白这个道理也好。”

    赵提举并不是不许儿子和贫家子交友,而是告知赵启谟,这样的友情徒劳无功,终究陌路。

    “嗯,知道了。”

    赵启谟小声应诺。

    “还有,翻窗逾墙之事,皆是小人所为,哪像个世家子。再不可有,这绝非君子所为,若是再犯,便要责罚。”

    赵提举言语严苛,他对这事的忌讳,不在于会摔伤,不再于可能会影响学业,而是品格。

    “可知‘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

    赵提举提问。

    “知道。”

    赵启谟小声回应。

    “往后呢?“

    “往后再不敢犯。”

    赵启谟低着头,显得羞愧。

    翻窗逾墙的行径,非偷即盗,确实有辱斯文。何况,云泥殊途之说,也让赵启谟十分震动。

    李果可曾想过,他会有怎样的人生吗?

    然而出身不可选,后天可以努力,他人可以资助,虽然穷一代,便也穷三代的比比皆是,也总有例外。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