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5.新伙伴 老麻烦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船起航,李果问是要去哪里,孙齐民说:“林寮滩。”

    林寮滩,顾名思义是处海滩,不过三四里远,李果做为一个野孩子去玩过好几次。

    孙齐民的性情温和无害,他拿出茶点招待李果,即使李果这样的贫民,他也没有丝毫鄙夷。

    果妹安静坐在李果身边,双手捧着糕点吃,她吃得专心致志。李果举起手,查看被猴潘打疼的手掌,整个掌背红肿,看起来蛮严重。

    “找城东的陆大夫,开药粉贴敷,很快就能消肿。”

    孙齐民凑过去查看。

    “那人看病很贵吧,用茶油或许有效。”

    赵启谟呷口茶,话语平缓,他很熟悉李果家的情况。

    “药粉我家有,回去,我让人拿给你。”

    孙齐民不只善良,还很慷慨。

    “不用啦,我家有茶油。”

    李果十分感激,不只让他跟船出游,还要给他药水治伤。

    “果贼儿,她在吃第三块糕,会撑坏肚子。”

    赵启谟瞥眼果妹,果妹小手麻溜的从盘子上拿走糕点,除去赵启谟,没人留意她吃了几块。

    “不能再吃了。”

    李果将果妹捏手里的糕点抢走,果妹啼哭抗议。小孩子不懂饱,何况从果妹出生后,李家就开始落魄。

    “来来,哥带你去看鱼,看鱼好不好?”

    李果背起果妹,哄着,朝船尾走去。

    赵启谟的书童清风侍立在身边,抛给这对兄妹一个大白眼。

    之前船上起冲突,清风待在船舱里,并没有上甲板,虽然他明明听到了李果的声响。

    抵达林寮滩,仆人们从船里取出木桶,竹夹子。李果一看到这些工具,就知道他们这是要去捡螃蟹。

    李果自告奋勇,领着众人前去礁石丛里,果妹由孙齐民的书童阿荷照顾。

    阿荷人如其名,温婉得像个女孩子。

    赵启谟偶尔会在仆人陪同下,到海边玩,他在本地居住一年,对海洋和海滩的新鲜感已淡去。不过,捡螃蟹,倒是第一次,他跟随在李果身边,学李果挽起裤筒,猫在礁石下,用竹夹子翻找螃蟹。

    “启谟,往你脚下跑啦,快逮住!”

    李果夹子下溜走一只螃蟹。

    “嗯,我抓到了。”

    赵启谟眼疾手快,一把夹住,抛进木桶。木桶小巧,还有个小盖子,由清风提着。

    “果贼儿,我这里好多只,你快来!”

    孙齐民对于能跑能动,脚比较多的东西,都有点畏惧,他拿着竹夹子,不敢下手。

    “来啦来啦。”

    李果奔过去,东一只西一只,夹起,塞进木桶。

    待木桶装满螃蟹,三个孩子又去沙滩捡贝壳。此时海水退潮,沙滩上□□许多贝壳,小坑里,也困住少许鱼虾。

    孙齐民让仆人拿来一只铜水盆,把捡的贝壳,彩石子,甚至捕抓的鱼虾都往里边放。

    “这是什么?”

    “刚明明还好好的,我只碰它一下,突然就吹起肚皮,翻了白眼。”

    赵启谟蹲在一边,戳着水坑里一只“球”。确切的说,那是只将肚子鼓得浑圆的小鱼,翻着肚皮,浮在水面,就像死掉了。

    “我知道,叫翻肚鱼,它这是装死呢。”

    孙齐民托腮看着,他觉得这鱼的样子十分可爱。

    “启谟,你手缩回来,扎到手指可疼啦。”

    河豚表皮的小刺竖起,虽然细小,可是扎到人非常疼。

    李果拿树枝戳河豚,小河豚被他戳得不耐烦,一肚子气泄掉,在浅浅水坑里来回逃窜。

    “快逃啦,抓起来,哼哼,大胆贼鱼,还敢装死。”

    赵启谟没见过这么狡猾的鱼。

    “放它走吧。”

    孙齐民心软。

    “哈哈,逮到啦。”

    李果用树枝压住鱼身,揪住鱼尾巴,拎着它,丢进水盆里。

    “我要把他模样画下来,拿去问问先生,这是什么鱼。”

    赵启谟有很强求知欲。

    “就是河豚啦,你碰它,它就吹气,将肚子鼓起来装死。”

    李果抖抖裤筒里的泥沙,他常在海边跑,海边的东西多见识过

    “河豚,海里也有吗?”

    赵启谟很怀疑。

    “就长在海里的。”

    “啊?”

    既然是海鱼,可为什么叫河豚呢?

    回程,小河豚还是被孙齐民放回海中。水盆里除去几头虾,两只不知名小鱼外,更多的是寄生蟹,在贝壳和石子间爬来爬去。

    “这些螃蟹很小,没什么肉,我带回去也没用,要不留给水手们。”

    孙齐民只是玩戏,抓那么多螃蟹,他并没打算吃它们。

    “留一些给果贼儿。”

    捕抓的时候,李果就在赵启谟身边说,他和伙伴阿聪也来抓过这种螃蟹,然后还带了很多回家吃,可见是可以吃的。

    “给我些,这东西可好吃啦。”

    李果描述怎么刷洗,怎么切块,煮汤熬粥都极鲜美。也可以晾晒后,再剁碎,和米饭一起蒸煮。赵启谟对新鲜的东西感兴趣,居然听得津津有味。

    其实这些都是贫民的做法,富家确实不吃这种礁石下生长的小螃蟹。

    晚上,李果偷偷摸摸,将煮好的一碗螃蟹粥端给赵启谟。

    “手涂茶油了吗?”

    赵启谟低身问。

    “涂了。”

    李果将受伤的手臂抬起,凑近赵启谟鼻子,闻到一股不那么好闻的气味。

    “孙家小员外还让书童给我送来一包药粉,不过也不知道怎么敷。”

    孙齐民确实是个极好的人,将螃蟹分李果一半不说,还特意让仆人给李果送来瓶茶油。

    “你拿来,我帮你敷。”

    “不用啦,睡一觉明天就好。”

    李果根本没将这点小伤放在心里。何况也怕被赵家人发现,李果随即离去。

    赵启谟接过螃蟹粥,先是闻一闻,觉得确实鲜美,尝一口,也着实可口,然而赵启谟不敢多吃,也只尝过两口。

    “公子,这是海边贫户的食物。你要是吃坏肚子,可就不好啦。”

    清风收拾碗匙,十分嫌弃,决定拿去喂猫。他看李果不顺眼,甚至夹带几分妒意。

    赵启谟不理会书童的念叨,他厌烦清风,也动过让他待不下去的念头。然而说到底,这个书童赶走,还会有新书童在身边晃悠。何况娘亲对这书童十分满意,暂时也还赶不走。

    自从赵启谟重新搬回西厢,李果夜里偶尔会过来,赵启谟知道瞒不过清风,干脆拉拢清风。清风看赵启谟信任他,又有将功赎罪的念头——毕竟上次出卖赵启谟,被赵启谟冷落一个季度,于是竟也帮着隐瞒。

    即使如此,李果也是好几天才过来一次,他也怕被果娘发现。

    李果抬起木板,本想偷偷溜下屋顶,谁想竟听到家里有喧哗的声音。此时果娘应该是在寝室里哄果妹睡觉的,怎么会在小厅中?

    猫腰,轻声爬下,搬走木梯,李果趴在杂物间窗内,偷看厅中的情景。

    喝,这可不得了,王鲸带着人过来,有五六位青壮仆人,气势汹汹。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