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六个鸡蛋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年关将至,知州发放米一斗,布五尺给管辖区里无以为生的特贫户。果家收到这份救助,熬上热粥驱寒饥不说,也做上两件小孩衣服,三双鞋子。这是果家被算入特贫户的第二年头。

    此地冬日不下雪,冰雹罕见,但会下雨,阴冷连绵的雨,冻得十指耳朵发紫,丝丝的阴寒,钻入骨头。

    即使是这样的天气,李果也仍在外头游荡。这天果娘病倒,李果想找邻居借颗鸡蛋,煮个清水蛋给果娘吃。在李果家看来,鸡蛋那是治百病的药。

    邻居自然不会借李果东西,都知道他家穷,李果又会小偷小摸,对李果避之不及。

    李果身上攒着5文钱,想着要不去米粮店,跟店家半买半赊颗鸡蛋吧。

    鸡蛋在乡下可以易物,就是在城内,一颗也得有十文。

    午时的集市,仍热闹异常,人们置办年货,各类商品琳琅满目。

    李果什么也买不起,心里又惦记着娘病了,也没心思去瞧去看。径自往米粮店里走去,摸出5文钱,问店伙计能卖给他一颗鸡蛋吗?

    顾客正多,店家正忙,伙计直接把李果赶出去,李果争执说:“先赊5文也不行吗?我会还的。”店伙计哪里闲空理会他,撵着:“走走走,别来捣乱。”

    自入冬,果家处境尤其艰难,如果不是住海边打鱼的舅舅担心他们一家饿死,送了三四趟粮食过来,李果也早流落街头当乞儿,而果妹只怕也活不过冬天。

    然而即使如此,挨饿和操累下,果娘仍是病倒。

    前日,和果娘交好的邻居黄婶过来探看果娘,送来一小勺子糖,冲水喂给果妹喝。李果听黄婶跟果娘说:你现在的身子骨,两个孩子始终是养不活的。我知道你不舍得将果妹丢弃,那我帮你抱走送紫竹庵吧。果娘声音微弱,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个妇人边哭边说,未了只听果娘说:阿昆回来要怪我。

    即使两年生死不明,果娘心里显然还认为李二昆还活着。

    李二昆小时候家里穷,一个城里人跟着鱼贩去乡下贩鱼,就也这么认识家里打鱼的果娘。那时果娘长得美,多少人来提亲,就看中李二昆。

    娘家想着李二昆好歹是个城里人,谁想会沦落得这般落魄。

    果娘抱怨虽抱怨,心里还是在等李二昆,觉得会回来的,这苦日子会有尽头。

    黄婶离去,终究也没能抱走果妹。果娘心里舍不得,虽说是个女娃,可她终日不离手。

    午时,赵朴带着赵启谟到集市闲逛,过年,各地习俗不同,物产各异,赵启谟看得兴致勃勃。

    李果在集市游荡,他们主仆二人早早发现,赵启谟还有意无意的跟着,想看看他来集市做什么。

    李果穿着件破袄子,看着像是大人的旧袄子改小,非常不合身。他脚上踩的鞋子,倒是新的,不知打哪里来的。

    见李果进入粮米店,和店伙计起冲突,赵启谟让赵朴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赵朴回来说:“这孩子要买颗鸡蛋,只有五文钱,店家不卖他。”

    赵启谟便就将这事记下。

    自从码头王鲸扒衣那事后,赵启谟还是第一次遇到李果。

    李果不再进去衙坊游荡,也不再攀爬桓墙,或则将主意打在静公宅院子里。这些日子,李果仿佛消失无踪。

    午后在家,赵启谟想着鸡的事,前日家里才吃鸡蛋羹,甜甜的,不难吃。想来厨房里,应该也有鸡蛋。

    他心里默默想着厨房里的鸡蛋,他又不想被人注意到,等到夜晚,才溜进厨房。

    烧饭的伙夫还在,非常惊讶问他:“小官人你怎么上这里来,这儿又脏又腻,你快出去。”赵启谟不理会,四处打量厨房,实在找不到鸡蛋放哪。

    “鸡蛋呢?”

    “鸡蛋?”

    “我要鸡蛋,存放在哪里?”

    伙夫从灶台上取下一个陶罐,拨开陶罐里装的稻糠,从稻糠里便扒出一个鸡蛋,要取出来。

    “都要。”

    赵启谟拿走陶罐,抱在怀里,不管身后伙夫说什么,自顾离去。

    捻手捻脚登上二楼,进入自己寝室,赵启谟想他该怎么将鸡蛋拿给李果。

    夜晚,西灰门会关门,而通往李家的阁楼,也早被台风刮走,入口封死。

    他想起李果利用桓墙与屋墙之间的缝隙,滑落的情景,他也许也可以。

    夜深,赵启谟历经千辛万苦,滑下桓墙,来不及拍走一身泥土,他摸着李家墙壁走,发现一扇矮窗。

    月光下,能看到矮窗里正是厨房。

    赵启谟未加思索,翻进厨房,将陶罐放在灶台上,很快又翻出矮窗。

    原路返回时,发现利用两墙之间的缝隙,蹭上桓墙是十分艰难的事情。

    赵启谟摔落三四次,勉强爬上去,双手已是伤痕累累。

    一路攀越,返回寝室,赵启谟累得趴在床上,倾听着四周的声响。他欣喜没被仆人察觉,要是被娘知道他攀爬窗户屋檐桓墙,那可就不得了。

    赵启谟本性不坏,每每想起王鲸扒李果衣服,而自己没制止这事,就十分难受。更别提,一度也提心吊胆,害怕被爹知道这事。

    幸好,他不用在寒冬里打赤脚。

    赵启谟想起集市上遇到的李果,他脚上穿着双新鞋。

    天亮,李果进厨房烧水,发现灶台上一个陌生陶罐。他打开罐盖,发现稻糠,拨开稻糠,竟看到鸡蛋。他手探入陶罐中,取出一个又一个鸡蛋,总计六个鸡蛋。

    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在喜悦到来前,更多的是惊讶,六个鸡蛋,堆在一起,在阳光下泛着光,仿佛在做梦一样。

    六个鸡蛋,果娘吃了一个,剩余五个都留给两个孩子吃。

    当然不是一口气吃完,每次煮一个,两个孩子分着吃。

    清水煮鸡蛋,加上小小一把糖,甜得果妹眉开眼笑。

    也不知道是否鸡蛋的神效,抑或是知州赈贫的米粮作用,果娘又能下床劳作。

    果娘说鸡蛋肯定是哪个邻居给的,让李果去问问邻居们,好好感谢。

    不过李果没有去感谢衙外街那些邻居,他是个聪明的孩子,他还记得挨家挨户借鸡蛋,纷纷关门的情景。

    鸡蛋,不是这些邻居给的,也不是神仙给的。

    在集市买鸡蛋那日,李果见到赵朴,就在他和店伙计争执时。

    会是赵提举吗?

    李果虽然讨厌赵启谟,但是很喜欢赵爹。赵提举总是话语温和,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看李果的眼神也很慈爱,是一个长辈爱护小辈的目光。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