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孙频频 - 烂泥糊上墙 - 随梦小说网 - 注册送68元

58.孙频频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张扬的尽力配合,拍摄十分顺利,外界有关于两个人假戏真做的传闻,评论却像是删减后一样清一色的支持,原因是张扬在公开场合称赞过孙频频的人品, 粉丝们也不好再撕起来。

    就是因为什么都太过顺利,好像天底下所有的好处都让她一个人得了, 反而让孙频频心里发毛, 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过了几天, 郝添颂主动来找她, 孙频频知道, 真的要有事情发生了。

    平时,孙频频也不是常见到郝添颂,见到大多是在人多的场合。可能因为那天早上她把他们的关系定义的太过清楚,而惹恼了他,郝添颂并没有再次执意见面,就算见了面,也只是简单的打个招呼,没有过多言语。

    所以这一天, 郝添颂把车开到她的公寓楼下, 铁青着脸色,站在门口沉声说“跟我走”的时候,孙频频心里更加不安,她防备地看着他,“做什么?”

    “到了你就知道。”

    孙频频见他站在门口,没有要进来的意思,问他,更感意外,“现在就走?”

    “嗯。”郝添颂脸色稍微缓了一些,话没那么死板,“外面冷,你穿件厚外套。”

    孙频频穿着家居服,进房间里换了衣服。她现在好歹算是有些名气的人,就算再急也不能素颜出门,草草地化了妆,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脸色,又扒拉出来一条口红,涂上。

    孙频频以为依照郝添颂急匆匆的样子,是不会耐心等她的,肯定是要抱怨几句的,他以前就这样,最厌烦等人,谁都不行。

    郝添颂还站在门口,可能是觉得累,弯着脊背靠着墙壁,手指间有星点亮光,垂着头模样有些憔悴。

    他先看到孙频频,“收拾好了?”

    “嗯。”孙频频跟在郝添颂后面下楼,发现,对住的这栋楼,他竟然比她知道的要多。郝添颂竟然会知道在安全通道那里有个不大的垃圾桶,里面有水,像是专门用来熄灭烟的。

    “怎么了?”郝添颂用瓶子里的水,浇灭了烟,问孙频频。

    孙频频摇头,没问他怎么知道。

    郝添颂却解释,“抽烟不是很多,烦的时候才会多抽。”

    孙频频又看他几眼,心里想,你没必要和我说这个吧。

    郝添颂亲自开车,孙频频坐在副驾驶位上。

    车里无人说话,静得孙频频觉得呼吸不顺畅,总觉得心口像是被塞了什么。

    孙频频打开自己那侧的车窗,冷风猛地灌进来吹得她头发乱糟糟的,她不防备又喝了几口凉风。没能文艺范,却像个疯子一样咳起来。

    郝添颂把车窗关上,留条细缝,见她还咳得厉害,几乎是下意识地,把自己的保温杯递过去,“润润嗓子,不要干呕。”

    孙频频咳得泪眼婆娑,看着递到面前的保温杯,很普通的不锈钢的样式。三年后再见面,她不得不发现,郝添颂真的改变了很多,比如过去他是怎么都不肯带保温杯的,嫌土。

    郝添颂见她只是看着,没接。握着保温杯的手紧了紧,收回来,放回原位,拧开一瓶纯净水,递给她,“抱歉,我忘了。”

    孙频频意识到自己又走神了,把水接过来猛喝几口。

    凉水顺着喉咙往下,她又咳了几下,忘记问他为什么说抱歉。

    后来又隐隐想起来,觉得应该是和自己有关,索性就不问了。

    非节假日非上下班高峰期,走的这条路竟然有些拥堵。郝添颂很耐心地随着信号灯慢腾腾地挪移着,十分钟只走了不到五十米的距离。

    在关于城市交通问题短暂的交流后,车里又陷入沉默中。

    “你的腿……开车可以吗?”孙频频说话的时候是看着郝添颂的,他目视前方,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什么,并没有意识到。

    孙频频舔了舔嘴唇,觉得挺没意思的。

    “嗯?你说什么?”郝添颂却又像是突然醒神过来,注意到旁边还坐着一个人。

    “……”孙频频勉强笑着,重复,“你的腿,开车没有问题吗?”

    “没事,不常开。”郝添颂说。

    孙频频点了点头,想要打住话题。

    郝添颂又说,“其实当初伤没那么严重,开车是没有问题的,你放心,不会危险。”

    他以为她是在担心是否乘坐了危险的车子吗?

    孙频频笑了笑,没再接话。

    是啊,话不投机半句多,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道路狭窄,又没有分道线,交通混乱。郝添颂这辆上百万的车子,吭哧吭哧行走得艰难,甚至差点擦上前面突然掉头的车子。

    停在一处门头上写着“吉顺汽车养护中心”的修车店前面。

    难道他要修车?特意开这么远?

    孙频频跟着下车,心里疑惑想着见识下到底是谁开的店,值得郝添颂跑了大半个城市来修车。

    “姐?”

    孙频频觉得这声音,甚是熟悉,她转过头,看到的果然是许顺良。

    郝添颂为什么要来许顺良的店里,修车?

    许顺良刚从车下面钻出来,满手的油污,大冷天的他只是件白色的薄纱,上面也不干净,一块块黑色。

    “你怎么来了?”许顺良抬起手臂擦额头上的汗,瞥一眼旁边的人,有些愣,不可置信地视线在两个人之间转来转去,年轻的眸子里闪着火焰,腮帮子一动一动,是他在咬牙的动作。他可是清晰记得,郝添颂把姐姐害得多么惨。

    郝添颂不搭理许顺良,迈步往里面走。

    孙频频对这突然的状况,也是一头懵,面对许顺良疑惑的眼神,她只能摇头表示不知道。

    “哎呀,你怎么又用衣服擦手了。”一声娇俏的声音传过来,孙频频看向那人,比她低些的女孩子,扎着丸子头同样是白色的上衣,一看就是和许顺良身上那件是情侣装,模样甜美乖巧,又有几分眼熟。

    “火上还有汤,我去看看。”女孩没走到跟前,又突然扭头往回走,只是脚步已经不如原来那么欢快,声音也不再娇嗔,听着,有种闯了祸后逃避的感觉。

    “郝甜颖。”正四处找什么的郝添颂,铁青着脸色,加重语气,说出这三个字。

    孙频频和许顺良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谁的名字。

    郝甜颖?

    有根奇怪的线,牵着孙频频的回忆,模糊记起来,郝添颂的妹妹,好像是叫郝甜颖。

    许顺良本来看到郝添颂就火大,见他又是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已经不去管他在叫谁,只是觉得不爽。他冲上去,用脏兮兮的手推了下郝添颂,恶狠狠地喊,“在我这里,你他妈的大呼小叫的叫谁呢。”

    郝添颂被推得后退了两步,他又叫了一遍,“郝甜颖。”这次听声音,就知道他生气了。

    起码孙频频知道,就算以前怎么生气,郝添颂都没用过这样的声音说话。

    “你认错人了吧,她是田颖。”孙频频解释,从父母口中听过无数遍,所以记得这个名字,心里祈祷着:不要是这样,一定不要是这样。

    郝添颂冷笑了一声,他走过去,拽住年轻女孩的衣领,把她拎过来,“你告诉他们,你叫什么名字。”

    许顺良眼眶欲裂地蹬着郝添颂抓着女孩的手,他青筋暴起,同样拽住郝添颂的衣领,可他比郝添颂低一些,并不能如愿把对方拎起来,气势却是毫不输的,“放开她。”

    孙频频见弟弟这样,有些担心,她掰着许顺良的手,“都放开手。”

    许细温记得,许顺良曾经说过,再见到郝添颂,他一定要揍断他的肋骨。不管那是不是过去冲动许顺良的随口一说,许细温都是担忧。

    郝添颂看着孙频频担忧的表情,虽然不是对他,好像她以为如果许顺良动手,输得肯定是他一样。郝添颂放开手,他后退半步,整理沾着油污的衣领,稳了稳情绪,没那么骇人,“你自己告诉他们,你叫什么。”

    “……”女孩嘟着嘴,看了看许顺良,低眉顺眼的小兔子样子。

    郝添颂看她这个样子,眉头直跳,再看看那对姐弟防备他的表情,他怒火中烧,明知道是在迁怒,还是控制不住,“郝甜颖,是我们对你太好了吗,让你不知人间疾苦,来这个地方体验生活来了。”

    年轻女孩抬头,受惊了一样看了看郝添颂,又小心翼翼地望着许顺良。

    许顺良因为郝添颂的某些用词,表情瞬间僵硬。孙频频倒是有些平静,她悄悄地拉了拉许顺良,不让他去揍郝添颂。

    郝甜颖 ?

    郝添颂的妹妹,郝家唯一的女孩。

    “说啊,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这样都不能惹得她有什么情绪吗?他说重新开始,她就能不顾前一秒还是如何的温存下一秒就翻脸,她是真的不爱他了吧,才能那样的收放自如,像是演戏里面的情绪。

    郝添颂拔高声音,又说了一遍。

    “郝甜颖。”郝甜颖眼睛里噙着眼泪,要落不落委委屈屈地看着哥哥,怯怯懦懦的害怕。

    许顺良觉得自己做梦一样,要不声音为什么会那么陌生,“你说你叫什么?”

    还是那个长相甜美,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可她不是叫田颖吗?怎么会又变成郝甜颖呢。

    是他最讨厌的不可一世的郝家的女儿呢。

    许顺良觉得自己像个傻子,被他们耍着。

    “顺良。”郝甜颖伸出手试探地拉扯许顺良的衣袖,见他没甩开,她才紧紧抱住,“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我是因为……”

    “因为你是郝家的女儿,觉得他知道后不会接受你。”郝添颂像一个合格的围观群众一样,补出让当事人难以说出口的话。

    他话是对郝甜颖和许顺良说,眼睛却看着孙频频。

    她明明知道他还是爱着她,可为什么不肯再接受他呢?是以为他姓郝吗?

    郝甜颖见许顺良不言不语,只是眉头轻动,她有些害怕,“我是真的喜欢你,怕你不接受我,我才骗你的,对不起。”

    许顺良还是不说话,拿出被抱着的手臂,动作缓慢,却坚决。

    郝甜颖又去求孙频频,“姐姐,你帮我和他说说,我真的不是故意骗他的。”

    孙频频摇头。

    郝添颂见郝甜颖咬着嘴唇哭的委屈样子,终是心软舍不得,伸手给她,“跟我回家吧。”

    郝甜颖把双手背在身后,孩子气地吸了吸鼻子,“现在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不回去。”

    郝添颂被她的样子气笑了,“谁给你说这里是你的家了?是许顺良还是许……孙频频?你问问他们,你姓郝,他们会接受你吗?”

    “三哥你最讨厌了。”郝甜颖白哥哥一眼,她期望地看着许顺良,“许顺良说的。”

    孙频频觉得眉头发痛,转过身去。

    许顺良开口,说得艰难,“你哥不是叫你回去吗,你先回去吧。”

    “我不回去。”郝甜颖几乎是跳到许顺良身上,紧紧地扒着他,“你说过以后这里可以是我的家,我可以想来就来的,你告诉我哥,他就不会带我走的。”

    许顺良嘴唇动了几下,却没有声音发出来,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指节发白。

    郝添颂看着郝甜颖像块牛皮糖一样贴着别的男人,而那个人却无动于衷,他把郝甜颖扒拉下来,“颖颖,跟我回去吧,在被人家驱赶之前。”

    郝甜颖哭哭啼啼地看着郝添颂,她撒娇又撒泼,“我那么喜欢他,追了他很久他才答应和我交往,都怪你,他又不搭理我了。”

    我那么喜欢他。

    我也那么喜欢她,她现在也不搭理我了。

    郝添颂揉揉妹妹的脑袋,轻声哄着她,“如果真的是我搞砸的,那你为什么最初不敢告诉他你的真实名字?”看郝甜颖张嘴要辩解,又无从反驳的不甘样子。

    郝添颂余光看到自始至终那个站着不说话不动的人,他把妹妹拉到怀里,低头在她耳边说,“他们的自尊不会让他们出声挽留,不要让自己太难堪。”郝添颂又说,“你喜欢她,是你自己的事情,别人不需要负责。”

    郝甜颖抬头愣愣地看着哥哥,不知道他到底说的是哪个她。

    可三哥说这话的事情,好成熟好有魅力,郝甜颖觉得自己被哄骗住了一样。

    “跟我回去。”郝添颂又说了一遍。

    这次郝甜颖没有再跳脚,只是被郝添颂拉着往前走的时候,她频频回头看许顺良,又不敢有什么大的反抗。

    “喜欢,就留她吧。”等只剩下姐弟两个,孙频频对弟弟说。

    许顺良垂着手,摇了摇头。

    “就因为她骗了你?”

    许顺良摇头,在孙频频印象里,弟弟一直很皮,小时候骨折都没哭过,上次被人退婚也没哭,这时候他竟然红着眼圈,眼眶里泛着泪,“她姓郝,是郝添颂的妹妹。”

    “我没关系。”孙频频说,“感情是你们两个的事情,不需要考虑其他人。”

    “你是我姐。”许顺良不争气,眼泪流下来,他狼狈地去擦,“我知道你这一路走得多难,现在终于好起来了,我不愿他们再用言语奚落你。”

    “你以后会后悔的。”孙频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人,原来不是,她踮脚摸弟弟的头。

    许顺良咬牙,慢慢说,“姐,他们家人是不是都爱玩这样耍人的把戏,逗得别人上了心,就撂挑子。”

    到了车里,郝甜颖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许久不见郝添颂发动车子。

    “三哥。”郝甜颖带着哭腔叫,这招是百试不爽的。

    郝添颂冷眼看她一眼,“眼泪忍着,回去应对爸妈。”

    这下郝甜颖是真的要哭了,“爸妈怎么知道的?”

    郝添颂冷呵呵地看着天真的妹妹,“你问问自己,为什么找人把许顺良的名字刺绣在衣服上。”

    “……”郝甜颖可怜兮兮地抱住哥哥的手臂,“三哥,你会帮我的吧。”

    “不帮,烦死了,净给我找事儿。”郝添颂甩手臂,反而被郝甜颖抱得更紧。

    郝甜颖刚哭过,这会儿笑,鼻子噗的吹了个泡。

    郝添颂赶快推开她,抽了几张纸给她,“恶心死了。”

    郝甜颖作势要把鼻涕揩在他西装上,“你才恶心呢,自己得不到就来拆散我们。”

    郝添颂没搭理她,发动车子,又看了一眼修车店,那里空荡荡的。

    “三哥,你为什么把许顺良的姐姐叫来?是让她来赶我走的吗?”郝甜颖自言自语地猜,“她真的这么讨厌你吗?连带着也要讨厌我。不过许顺良的姐姐真的长得好漂亮,和你搭配也不差劲。”

    “你可以闭嘴了。”

    “坏人姻缘的搅屎棍,我偏你闭嘴,啊啊啊。”后来的抱怨被突然加快的车速,吓得咽回去了。

    郝甜颖谈恋爱了,而且是许细温的弟弟,这是母亲王暮芸打电话时候,告诉郝添颂的。

    郝添颂初听着,觉得不可思议,后来又觉得没什么不可能,他能喜欢许细温,妹妹为什么就不能喜欢许顺良呢。

    王暮芸说,“颖颖怎么能和许顺良谈恋爱,许家什么家庭,他是什么样的人。许家一个许细温把你害得还不够惨,要再来一个许顺良。”

    害得惨吗?郝添颂并不觉得,甚至甘之如饴。

    这件事情他完全可以当作不知道,或者如母亲吩咐的那样,把郝甜颖带回去并给许顺良一笔钱或者羞辱一顿,可他把许细温带来了。

    心里是有些自私的盘算的,如果她能接受郝甜颖,他们就还是有可能的。

    可是她没有。

    也许郝甜颖说的对,她讨厌他到,连对他的家人也喜欢不起来。

    《烂泥糊上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