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孙频频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孙频频同意见郝添颂,这件事情是林小雨在中间转达的。

    时间约在三天后, 一个很正常的周五。

    林小雨问,“具体时间呢?”

    孙频频歪在沙发里昏昏欲睡, 声音轻飘飘的,“别人一般都是什么时候?”

    “六点到八点吧,大多在这个时间段。”

    “那就六点吧。”孙频频说着快要睡着了,在林小雨已经走到门口时,她又突然睁开眼睛,迷迷瞪瞪的, “八点吧。”

    林小雨把时间转达给郝添颂, 她认真地研究对方脸上的表情, 试图找出来类似于幸灾乐祸或者落井下石的表情,然而什么都没有。

    郝添颂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表示知道了,平静得好像林小雨只是在汇报工作的下属。

    “林小姐,还有什么事情吗?”该说的已经说完了,林小雨还站在对面盯着他的脸看, 郝添颂不得不出声询问。

    林小雨抿了抿嘴, 咧出一个微笑的表情, “没有。”

    周三,孙频频和张扬见了一面,没怎么说话,连眼神都鲜少碰触到一起。具体来说是张扬根本就懒得把视线落在她身上,从进门时候倨傲的姿态,到不羁地跷腿坐着,只是十分钟时间,就哈欠连天,后来竟然拿出来手机,玩起游戏来。

    和孙频频谈的基本上是张扬的经纪人,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士,扎着小辫戴着副无镜片的眼镜,喜欢靠着桌子站,一手叉腰,一手翘着手指头。

    除了确定了双方的工作安排,确定了第一期节目的拍摄时间,其他的并没有什么进展。

    周四,无所事事的孙频频哄骗着小天使一样的轻轻出去玩了一整天,晚上七八点才到家,两个人都是一身的泥土。

    周五,林小雨出门前,叮嘱孙频频别忘记晚上的见面。

    孙频频裹在被窝里,嘴巴是张着应下了,却没记进心里。

    等林小雨回来,看到还躺在床上的孙频频,她有些受不了,“已经六点,你怎么还没换衣服?”

    “穿昨天那套就行。”孙频频换个侧脸,继续睡。

    林小雨抖着直掉土的衣服,“你要在郝添颂面前,上演苦肉计吗?”

    “那你给我找一套吧。”

    林小雨从柜子里找出来三套衣服,“你想穿哪个?”

    孙频频扁着脸看,摇头。

    林小雨提着衣服说,“这套也不行?挺利索干练的,动起来也方便。”

    孙频频埋在被子里嗤嗤笑,“我是去和他打架的吗?”停了会儿她又说,“就算再生气也不能打他吧,欺负残疾人。”

    “你同意见郝添颂,不是去理论的?”林小雨倒是有些吃惊了。

    孙频频从床上起来,她穿了件粉色的吊带睡裙,光脚下地,衣服薄的几乎透明,玲珑的身段,肤白如雪。她代言的品牌,穿着这个款式曾登上数家杂志的封面,被评为最性感的女人。

    “这个吧。”孙频频伸着手指从衣柜的格子里勾出来一件。

    “……”林小雨失语许久,“你实在不想见郝添颂,我就去回了他,不相信他真会做出来什么。”

    孙频频端详着手里的小件衣服,柔软的布料,贴身穿时像一双温柔的手在抚摸一样。

    孙频频七点半出门,她背了个有金属链的黑色包,脚上踩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

    时间是孙频频决定的,地点是郝添颂决定的,一家酒店。

    站在酒店楼下,孙频频仰头看,她撇了撇嘴,往里面走。

    走到一半又退出来,出了大门,拐进了最近的士多店里,挑了两盒最薄的,放进包里。

    孙频频翻包拿钱时候,稍微犹豫了下是用整钱还是零钱,抬头看见店员不屑的表情。

    走出店,孙频频把大衣上的标签往外面拨了拨,确定别人能一眼看到,才罢休。

    她这些年养成了较劲,这样无聊的毛病。

    约定的房间在顶楼,没有具体的房间号。

    孙频频有些反感,因为那次事故,她不喜欢任何高处,无论是怎样安全的都不行。

    电梯往上,除了孙频频,还有位男士,西装革履喷很重的香水。

    孙频频盯着数字看,有些跑神,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和她说话,“什么?”

    “有名片吗?给我一个。”

    “……”

    男人继续说,“没带名片?电话号码给我也行,以后有需要找你。”

    “。”孙频频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说了这个词语。

    男人没听明白,问她,“什么意思?”

    孙频频抿嘴一笑,“------。”这次字母多了。

    对方却瞬间领会,要发怒,电梯提醒到了,撂下几句狠话,走了。

    电梯门关上,孙频频通过光亮的电梯避,打量自己,她外面套了件某奢侈品牌最新款的风衣,很挑人的颜色,里面是条黑色的高腰裤,裤腰那里是一层层的带子,最顶端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再往上,是件黑色的吊带背心,同样是她代言的牌子,可穿里面可外穿的款式。只是在国内,到底是放不开,无论是明星还是名媛穿着,都会在外面罩层薄衫。

    可孙频频没有,就这么直接穿在里面。

    她上下打量自己,扑哧笑出来:这副样子,可不就是像是出来卖的。

    电梯到顶楼,孙频频走出来,左右看,没找到门。

    她有些恼,觉得这是郝添颂故意为难她。

    往左边走,没有一扇门。又往右,门倒是有一扇,只是没有任何的门牌号。

    孙频频琢磨了下,才找到了隐蔽起来的门铃。

    芊芊手指摁下去,她不耐烦地等。

    孙频频也没有空闲着等,把风衣脱下来挂在手臂上,她头发不长,比现在说的锁骨发长一些,平时是中分,想了想,手从左边捋到右边,露出左边脸。

    郝添颂就是这时候开门的。

    开门看到门外的孙频频,他眼睛里的光闪了闪,又隐去,只剩下幽深幽深的目光。

    孙频频挤在他和门框的缝隙进去,衣服放在门口,鞋子蹬掉,还是光着脚。

    她衣服放得粗鲁,不一会儿就掉下来。

    走在后面关门的郝添颂,弯腰把衣服捡起来,左手拎着衣服领子,右手拦中对折,又放在门口的柜子上。

    孙频频扭身看他,表情怪异。

    郝添颂轻笑,看起来心情不错,“怎么了?”

    孙频频恢复正常表情,她又顺了下头发,把头发拨的乱糟糟的,随性又妩媚,“在哪里做?”

    “……”

    孙频频又说,“别这个眼神看我,一定要让我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郝添颂往前走,孙频频以为他终于要暴露本性了,她抱着手臂,凉凉地看着他,嘴角是不屑的笑。

    郝添颂是往前走,却没走到她身边,而是去了厨房,他的声音还是很平静,“还有一个菜,洗了手就可以吃了。”

    “……”这下轮到孙频频无语。

    有呲呲剌剌的声音,是油和水触碰到一起的声音。

    厨房?

    孙频频嗤笑,装什么好人。

    打开厨房门,里面不若她进来之前想象的那样空空如也,以为只是一个装修成厨房的空间,只是有厨房的样子却有卧室的功能。

    站在厨灶前的男人,穿了件浅灰色的领衫,稍微深色些的裤子,脚上是蓝白色条纹的拖鞋,很家居的打扮。

    家居?

    最不应该出现在郝添颂身上的词语。

    孙频频走过去,她从后面拥抱住眼前精瘦的腰,她紧紧地贴着他站,如意地感觉到手臂间的人浑身僵硬。孙频频笑着眼神却冷,她垫起脚,嘟着嘴,把唇印在他后颈上。

    吧嗒,是锅铲掉在地上的声音。

    孙频频又笑了,这次笑出声,她继续垫脚,更加放肆,绕过他的侧脸,细细热热的呼吸吹在他脖颈、耳朵上。

    郝添颂快速地缩了下脖子,更加紧绷。

    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孙频频想,他应该会暴露今天的目的,立刻转身过来把她抵在料理台上,他会效仿她的做法,不,他应该会更加娴熟更加花样百出,报复她的聪明。

    郝添颂动了,他弯腰捡起地上的锅铲,声音还是波澜不惊的,“这里油烟味大,你出去等吧。”

    “……”

    孙频频坐在外面的餐厅里等着……开饭。

    桌上已经端上来四菜,据说还有一汤。

    孙频频闲着无聊,开始环视屋里。站在走廊里还知道这里是酒店,走进来才觉得,这明明就是一个家该有的样子,从装修风格到物品摆放,都透露出主人对这个酒店房间花费的心思。

    郝添颂端着汤出来,他走路一颠一颠的,孙频频都要害怕汤会不会撒出来了。

    她光脚下地,接过汤碗。

    郝添颂看着她的背影,露出第一个真正的微笑。

    两个人分别坐在餐桌的两侧,和这个大房子唯一不搭配的就是餐桌,显得太小。

    所以孙频频就算坐在对面,距离郝添颂也不过几十公分的距离,近的能看清楚他脸上的汗珠,张张口想说话,又吞了吞咽下去,撇开头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吃饭吧。”郝添颂说着,分了一双筷子给孙频频。

    孙频频没接,靠在凳子里,看着他,眼神锐利,似乎要看穿他要耍什么花样。

    郝添颂目光坦坦,被她盯着看。

    最后是孙频频败下阵来,“你叫我来,做什么?”

    “吃饭。”

    “……”孙频频咬了咬牙,“饭吃完,你再不说,我就走,以后别拿这样无聊的事情来打扰我。”

    “……好。”郝添颂说。

    孙频频吃着,见坐在对面的郝添颂站起来,离开了餐桌。

    孙频频心里不屑:忍不了了吧、装不下去了吧,切。

    一两分钟后,郝添颂回来了,手里拿着双粉色和白色条纹的拖鞋,和他脚上的是同款,他弯腰放在孙频频的凳子旁边,“天凉,穿上鞋。”

    孙频频受不了了,她把鞋子踢远,“你要做什么就赶快做,别这么假惺惺的,让我恶心。”

    “……”郝添颂一声不吭,弯腰又把鞋子捡回来,还是放在她脚边。

    这次她没再踢开,他才回到对面位置,开始吃饭。

    孙频频吃了几口就停下来,她一脸迷茫地看着郝添颂。

    这完全不是她认识的郝添颂,她认识的郝添颂,完全经不起她的任何撩拨,早已经不分时间地点把她摁下;她认识的郝添颂,完全不会下厨房更别说这桌上看起来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她认识的郝添颂,完全不会细心地发现她没穿鞋并且亲自拿鞋给她;她认识的郝添颂,完全不会这么安静的吃饭没有提任何要求的。

    太诡异。

    孙频频说,“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吃饭。”郝添颂说。

    “饭我已经吃了,该你说了,非要见我做什么?”孙频频自顾地说,“我该表示的也表示了,也没见你接受,难道是欲擒故纵。如果是,你赶快吃,吃完做了我好走。”

    “……”郝添颂抬头看她,他似乎轻轻地叹了口气,“我见你,是想做饭给你吃。”

    “为什么?”孙频频瞪大眼睛,“只是这样?”

    郝添颂扶额,一副忍无可忍的样子,“如果你有其他安排,我不会排斥。”

    孙频频撇嘴,“想得美。”

    话题中断,郝添颂继续吃,吃得很慢。

    孙频频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打发时间。她在心里默默说:等他吃完,她就走,既然他要做绅士就成全他。

    可能郝添颂听到了她心里的声音,他说,“你不再吃点吗?这是我最拿手的菜了。”

    “我吃饱了。”孙频频说,“你快点吃吧。”

    郝添颂吃着,还是很慢。

    孙频频小声嘟囔,“故意的吧,以前也没见你吃饭这么慢。”

    郝添颂听到了,他解释,“我这两天肠胃不舒服,吃饭慢。”说完像是担心孙频频不相信,他说,“药在茶几上。”

    孙频频想说我才没那么无聊,没有预料中的剑拔弩张,郝添颂像是把她当作一个朋友一样,孙频频也就刻薄不起来,“怎么会肠胃不舒服?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郝添颂笑,很轻很淡,“酒喝多了。”

    “……”理智告诉孙频频不要再说话,可感性告诉她还可以再说一句,“以后少喝点吧。”

    “嗯。”郝添颂满满地应下,“以后就不喝了。”

    像是在老师家长面前做着保证的孩子,目光希冀地看着她,像是等着被家长称赞的孩子,说一句“你真棒”。

    孙频频是不可能这样做的,她大脑飞速转着,想着怎么化解这越来越诡异的气氛,“你走路怎么瘸了?”

    “……”郝添颂被呛了一下,“我没瘸。”

    孙频频反驳,“你刚才明明瘸了,走路一颠一颠的。”

    “哦。”郝添颂说,“习惯了……后来就改不过来了。”

    他说的模模糊糊,许细温却瞬间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在她陪着养伤的期间,他为了留她,假装腿伤未好而怪异地走路姿势。

    “现在还疼吗?”

    郝添颂又笑了,表情放松,五官舒展开,眉心的褶皱也烫平了,“不疼。”

    一顿饭,就这么奇奇怪怪又挑不出来问题的结束了。

    除了郝添颂再三邀请孙频频尝尝他做的菜,语气不免惋惜,好像她不吃就是做了多么罪不可赦的事情一样。孙频频重新拿起筷子,又每样吃了些,这已经是她食量的最多的一次。

    “多吃些,你太瘦了。”郝添颂看着她吃,满意地说。

    吃过饭,郝添颂收拾碗筷去厨房,许细温的脚再放在地上,像是才发现地板是凉的,一扫碰到一个毛茸茸的拖鞋,她穿上,码数正合适。

    这里太怪异了,从郝添颂到这个房子。

    孙频频拿起包和衣服,对在厨房的人说,“我走了。”想要赶快离开。

    她说了一次,没有人回应。

    孙频频纠结不知道要不要再说一遍,毕竟郝添颂待她如客人,她就该有客人的礼貌。

    “郝添颂,我走了。”孙频频又说了一遍。

    “不管他听到没有,反正我说了,我可以走了。”孙频频在心里安慰自己,换上高跟鞋,手搭在房门上。

    “细细。”

    在别人都叫她温温的时候,只有他叫她细细。

    也有很久,没人叫过这两个字。

    “嗯?”孙频频背对着,竟然回答了。

    “我的确还有一个要求,没有对你提。”

    前一秒内心的动荡泛起的涟漪,还未散去,孙频频转过身,靠着冰凉的门,她觉得很舒服,能提醒着她今天为什么来,“什么要求?”

    她凉凉地说。

    像对待在电梯里问她要名片的男人一样,冷冰冰的又带着鄙夷。

    “陪我睡一觉,再走吧。”

    看吧,无论伪装得多好,最终还是会露出来本性的。

    孙频频把衣服重新放在柜子上,她脱掉鞋子,还是光脚走在地上。她一步步朝着他走过去,清晰地看到他又皱起来的眉头和不悦的表情。

    孙频频走到他面前,她挑眉,问,“你想在哪里睡?”

    郝添颂的表情有些复杂,好几种情绪掺在一起,叫人看不懂,他指了指尽头的房间,“卧室。”

    《烂泥糊上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