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孙频频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扬,人如起名,不只是是长相张扬,连性格也是狂得不行。

    在节目开拍前,剧组安排近期要互相捆绑在一起合作的孙频频和张扬提前见面,一是为了让他们提前熟悉下对方的脸,省得开机后,不能进入状态,二是,提前说下剧本的具体内容。

    剧组工作人员,是提前和张扬的经纪人联系过时间的,可临了,还是见不到张扬人,再一问:说累嫌烦回家睡觉去了。

    惹得工作人员十分不满,连带着孙频频也有了负面情绪。

    “请确定好张扬的工作时间,再和我联系。”烦闷了几天,终于有了恰当的理由,孙频频当然溜之大吉。

    工作人员抹着汗,苦巴着脸哀求,“孙小姐,知道您行程多,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孙频频虽然和张扬没有接触过,这几天已经足够对他熟悉起来,心里竟然松了一空气,“如果张扬还是不肯露面,按照合同约定,延误拍摄时间,我方有权解除合同。”

    工作人员忙不迭的承诺保证。

    回去的路上,林小雨提起这个张扬,也是头疼不已,“有些人就是一路走得太顺,才会这样无视规矩,非栽跟头才懂得珍惜。”

    孙频频倒是挺开心的,起码是回来后最轻快的一次,“我们是不是可以订机票回去了?”

    “公司已经安排开其他的行程,为了配合节目的拍摄。”林小雨掐断了孙频频全部的念头,“也就是说,这三个月,你最主要的行程,就是拍摄节目,和张扬。”

    “如果张扬一直不出现……”孙频频望着车窗外喃喃自语,“他最好一直别出现。”

    可能孙频频祈祷的时候不够虔诚,或者聆听者当时打了个盹。

    结果就是,张扬出现了。

    按照工作人员的转述就是:张扬同意和孙频频见面,但是不愿其他工作人员在场。

    孙频频捏着写着地址和时间的纸条,气得浑身发抖,这些年来她已经学会足够控制情绪,她咬牙切齿地说,“他什么意思?”

    林小雨一样摸不着头脑,“只让你一个人去,是有些奇怪。”

    孙频频把纸条揉成团,狠狠扔进垃圾桶,“说好的不羁少年呢,他怎么又出现了。”

    “……”林小雨无语翻白眼,张扬再不出现,就要面临着一大笔的违约金,就算张扬傻,他的经纪公司又不傻。

    对了,他的经济公司是欣荣。

    孙频频不情不愿被林小雨推着出了家门,又来到约定好的地方。

    见面的位置是提前预定好的,进了门就直接朝着座椅处走过去。

    远远看到,一个人坐在那里,背对着这里,只看到乌黑短发的后脑勺。

    餐厅装修颇为用心、装饰有格调,背景音乐又是轻缓流畅,听得人心跟着飘起来。

    那个人,抬起左手,在叫服务员。

    明明离得那么远,明明餐厅里还放着音乐,她不可能听到那人说话的声音,明明她只是看到一只手,她不可能确定那个人是谁。

    可是,孙频频觉得自己,那颗以为早已经干涸龟裂的心,竟然还是会痛。

    不知不觉中,脚已经停下。

    林小雨察觉到她的异样,忙问怎么了。

    孙频频的声音,似梦般的呓语,“怎么是他。”

    “谁?”林小雨循着孙频频呆滞住的视线望过去,只看到被沙发靠背遮住的头,只能判断出来是位男士,“我们认识的人吗?”

    “郝添颂。”这三个字,从她口中再说出来,陌生的感觉却还是像刀子一样凌迟着她麻木的心。

    林小雨再看一眼,仍是无法确定,“怎么可能是他?温温,你是不是因为回到这里才草木皆兵了?”

    “我不知道。”孙频频慌了,她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逃避,“我要回家了,不管是不是他。”

    注册送体验金娱乐平台那么大、人口那么多,逃避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刚好出现呢?

    林小雨是不相信的。

    可当她站在桌前,真真切切看到对方俊朗的脸庞时,她抽了一口凉气:到底是曾经爱过的人,才会看一眼他的手就能认出他的人。又庆幸:还好孙频频认出来了。

    无论怎么震惊,招呼还是要打的。

    “郝先生,你好。”林小雨左右环顾,“郝先生也在这里吃饭?好巧。”

    “你好,林小雨。”郝添颂微笑着看着来人,他的视线望向林小雨身旁的位置,空空的。渐渐的,他脸上的笑凝固住、淡了,他低下头,抚着白瓷水杯的边缘,一圈又一圈。

    林小雨看他这样,竟然有些同情,“郝先生应该在等人吧,那就不打扰你们用餐了。”

    “不打扰。”郝添颂放开水杯,慵懒地叠着腿,靠在沙发里,嘴角仍旧挂着笑,“人已经到了,就开始上菜吧。”

    林小雨自认和各种人吃过饭,共过事,她也算是人精了。

    可遇到郝添颂,她仍是看不懂。

    第一,她们回来已经有好几天,郝添颂不可能不能轻易打听到许细温的住址,要找她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何必这样愚蠢的守株待兔呢;第二,这三年来许细温从不提郝添颂,郝添颂也从未再联系过许细温,怎么看都是断了的关系,怎么会是为了许细温呢。

    那么,就是为了张扬了。

    林小雨舒心地笑,“张扬不亏是欣荣最热门的艺人,只是拍摄一档为期三个月的综艺节目,竟然值得副总出面为他各方打探。”

    郝添颂同样笑,他的笑容里已经没有三年前的狂、燥和张扬,而是低、沉、稳的,“许……孙小姐,看来同样被贵公司看重。”

    林小雨做为孙频频的经纪人,自然做好本分工作,她从工作的角度,叙述了公司对这次节目拍摄的看重程度及孙频频的工作时间,还有工作内容的商议。

    郝添颂做为公司的上层,张扬对他来说,只是千百人中的一个,区别也就是一百和十块钱的差别吧,而他又不缺钱,所以他显得很不上心。

    茶喝了很多、话很少,偶尔盯着林小雨看,看得林小雨心虚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偶尔又盯着窗外发呆。

    “今天,很愉快,下次希望能见到孙小姐本人。”郝添颂客气地说着结束语,完美地退场。

    林小雨的心反而提到嗓子眼,郝添颂离开的方向,会经过许细温坐着的位置。

    郝添颂并没有痊愈,他走路还是有轻微的跛,还好穿着长款大衣遮挡住,可随着每步,衣摆的幅度都要更大。

    郝添颂往前走,目不斜视,一直走出这家店。

    确定郝添颂的车子离开了,林小雨才跑过去,“我们走。”

    孙频频像个木偶一样,被林小雨牵着往前走,她脑袋里空荡荡的,只剩下那个藏蓝色大衣飘起来的弧度。

    空荡荡的。

    到了车里,林小雨自责地说,“没想到真的会是郝添颂,早知道就听你的,离开了。”

    孙频频没说话。

    林小雨想了想,下了很大决心,“回去就和公司说,你拍不了,要解约就解约吧,大不了从头来,我们又不是没有从头开始过。”

    一直沉默的孙频频,突然自言自语着嘟囔,“我还是欠了他吗。”

    这天后,张扬仍旧不出面,孙频频这边也不再催促了。说解约只是林小雨一气之下的话,怎么可能真的让孙频频好不容易放弃打拼来的位置。

    不能解约,又不能拍,只能这么绞着。

    最活跃的,竟然是本不该有戏份的人。

    郝添颂多次提出来与孙频频见面,不是私人的邀请,而是以工作为理由。

    多么牵强的借口,孙频频和郝添颂,不同的公司,又是一个艺人一个管理层,能有什么工作可谈。

    最初林小雨还顾忌着公司对这次节目的期待,在拒绝郝添颂的时候没那么强硬,后来次数多了,她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郝总,你为什么非要见孙频频呢?”孙频频整天呆在家里,不是吃就是睡,眼看保持着的身材已经超出好几个数值她也不上心。

    “工作。”

    “我是她的经纪人,您有什么话,和我说是一样的。”

    “我期待和孙小姐面对面的谈。”

    这样胡搅蛮缠的郝添颂,让林小雨抓狂不已。

    而更让她抓狂的是,郝添颂接下来的话,“如果孙小姐知道我这里有她录像的备份,她也许会同意见我的。”

    林小雨几乎是狂奔着回去,见到孙频频就问,“录像?什么录像?你给郝添颂录过什么?”

    孙频频也是一脸懵,“没有啊。”

    林小雨急得团团转,“郝添颂说得胸有成竹的样子,肯定是你的什么把柄。”她突然想到什么,“你们在一起的时候,那个的时候有没有拍过什么?”

    “没有。”孙频频肯定的说,郝添颂以前倒是说要拍她睡觉的样子,后来忘记为什么没拍。

    林小雨更急了,“那到底是什么啊?你再想想。”

    其实也没那么难想,如果还能记起来和欣荣解约那段时间的事情,也就能想到那段录像是什么了。

    林小雨听得傻眼,“你在酒店拍了录像,留给郝添颂?”

    孙频频点头。

    林小雨哀嚎着倒在沙发上,“难怪郝添颂一直说和你谈工作,他可不就是握着你的前途吗。”

    “那我就去见见吧。”孙频频平静地说。

    林小雨鲤鱼打挺着坐起来,“你不是一直在躲他吗?”

    “你不想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再次毁了我吗?”

    恨吗?

    应该吧。

    可是多好啊,在她恨他的时候,他也恨着她。

    再见面,不能红着脸,那就红着眼吧。

    《烂泥糊上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