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孙频频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拍摄很顺利,嗯,我知道,轻轻呢?”许细温靠着窗户,看着外面郁葱得过分的树木,她的手搭在窗台上,眼睛里平静无波。

    “轻轻睡了。”林小雨和她说了些关于轻轻最近学会了什么,两个人算是共患难过的,平日里说起话来不需要遮拦,这次却频频沉默。

    “温温,照顾好你自己。”在要结束通话时,林小雨少见的犹豫着嘱咐,或者说是提醒。

    许细温笑着说,“好。”

    林小雨话里的意思,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在和谁通电话?”梅东来一手拿着酒瓶,另外一只手里是高脚杯。

    许细温放下手机,转身靠着窗台,“小雨姐,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梅东来把杯子放下,托着酒瓶,往酒杯里倒酒,“你没告诉她已经拍完了?”

    “没有。”许细温接过酒杯,旋转着查看是否挂杯。

    梅东来和她挨着,一样靠着窗户,“为什么没告诉她?”

    “一天就能拍完,你为什么对别人说要三天呢?”许细温反问他。

    梅东来笑,“借你的名号想休息两天,如果……嗯,当然最好。”梅东来耸了耸肩膀,话说得含含糊糊。

    许细温一样笑,“嗯,可能吧。”

    梅东来吃惊地扭头看她,只看到她的侧脸,及她脸上浅到不明显的笑容,“你和我初见时候,变得不一样了。”

    这个,许细温承认,她点头,“得到名利,还想要保持初心,是不是太贪心了。”

    “不错,至少得到一样,人,不能太贪心。”

    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一瓶红酒饮进。

    酒未醉人,夜已深。

    夜里凉,许细温拢紧身上的衣服,抱紧自己,“很晚了。”

    梅东来把最后一点酒喝完,放下酒杯,装模作样地看了看窗外,已经近乎黑色的夜,“已经这样晚了。”

    梅东来走,许细温送。

    到了门口,梅东来却站着不动,许细温也不开口说话。

    两个人明明处在同一个次元一个空间里,却像分离开的,各自沉默。

    突然,梅东来转身过来,推搡着许细温,把她压在墙壁上,他俯身亲吻她。

    许细温仰着头,允着,一动不动。

    很久后,梅东来的额头抵着许细温的肩膀,他呼哧呼哧地笑,“你还想不想喝酒,能醉的酒?”

    “好啊。”许细温伸出手,抱住梅东来的腰,“多拿几瓶,我怕喝不醉。”

    梅东来拿了三瓶高酒精度的白酒和两瓶洋酒,还有一瓶啤酒,他无奈地解释,“只有这几瓶酒了。”

    这次酒杯也不用了,两个人把床上的被子拖下来,铺在地上,就坐在地上,拿着酒瓶直接喝。

    五十三度的白酒,喝下去的感觉不太好,可效果很好。

    半瓶下去,许细温就头昏了。

    梅东来酒量很好,起码他坐的还是稳稳的,“刚才接吻,感觉怎么样?”

    许细温呵呵笑,“没什么感觉。”

    梅东来哼一声,“真敢说。”

    许细温说,“谁亲我,我都没感觉。”

    “是吗?”梅东来低头,看着手里已经见底的酒瓶,“我也是。”

    许细温喝了大半瓶白酒,其他大部分都是梅东来喝的,两个人终于都有些醉了。

    并排躺在地上,看着打转的屋顶。

    “许细温,你想不想离开这里?”

    “去哪里?”许细温困得眼睛睁不开。

    梅东来推她的头,“纽约、伦敦、巴黎、米兰,任何一个地方。”

    许细温混混沌沌的,“去那里做什么?在这里,我刚出头,去了哪里,我什么都不是。”

    “当模特,台模特。”梅东来说,“你不想上台走秀吗?这四个地方是最接近成功的地方。”

    台,是许细温进入圈子后的一个梦,一个太遥远的梦。

    “公司不会放我走的,我英语不好,小雨姐有轻轻,她不能跟我去,我没有出过国哪里都不认识,我……”许细温举着手,摇摇晃晃地一一说着不能离开的理由。

    “许细温,你是离不开还是不想离开?”梅东来打断她,并转头看看她,“这里是不是还有你舍不得的人……和割舍不了的感情。”

    许细温闭着眼睛,像睡着一样。

    “许细温走吧,真的,离开这里就和过去彻底再见了。再没有成为你的束缚,你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成为那个闪烁发光的孙频频,这不是你一直的梦吗?”

    许细温走吧,在这里,除了时不时想起来就会疼痛得死去活来的回忆,你还有什么。

    许细温走吧,在这里,你没有爱人需要惦记没有亲人需要挂记,你为什么还不走呢。

    许细温走吧,走了就什么都过去了。

    “为什么你总是让我觉得,你很绝望。”梅东来的手盖在许细温的眼睛上,他倾身过来,唇印在她的脸颊上,“是不是谁让你舍不得忘记,又不能不忘记。”

    梅东来是喝多了吧,他一直在说话,问许细温为什么不开心。

    是啊,她现在得到了想要的,为什么还是不开心呢。

    梅东来的手越来越往下,许细温觉得越来越冷,冷得她发抖。

    “别走。”许细温用力抱住压着她的火热身体,她哽咽着求,“不要走。”

    “地上凉。”梅东来回抱她,把多余的被子卷过来,严严实实地包裹住她。

    “我不冷。”许细温睁着迷迷蒙蒙的眼睛,看着压着她的人,“只要你不走,我就不冷。”

    梅东来看着她,他的眼神尖锐和不屑。

    他不该这样看她的,他带她来的,他不该是这样的表情。

    许细温仰起头,莽撞地亲吻住近在咫尺的唇,撞得两个人都疼,可她不管,像疯了一样,用了绝望的力量。

    梅东来推开她。

    许细温再冲上来。

    梅东来不让她亲,许细温就推开被子,要站起来,后来他就准了。

    许细温如愿以偿亲吻到他,他保持着不动,她笨拙地转换着角度,眼睛紧紧地闭着。

    这个吻,亲吻了很久,吻得许细温泪流满面。

    “许细温,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许细温还是没睁开眼睛。

    “不看就起来吧,别感冒了。”梅东来要抱着她起来,他没站稳,趔趄了着后退了好几步。

    好不容易走到床边,要把她放下来,许细温紧紧抱着他的脖颈不撒手。

    “你认出我是谁吗?”郝添颂用力摁住她蠕动的身体,沉声问她。

    许细温睁开眼睛,用力点头,“郝添颂。”

    郝添颂笑了声,左右看,“梅东来呢?怎么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不知道。”许细温摇头,她像是醉了又像是清醒着的,看着郝添颂的眼神里有迟疑……和比较,是一种在做决定前对利益双方的权衡。

    “怎么喝这么多酒?梅东来让你喝的?你们还干什么了?”郝添颂手伸到脑后,要把她的手拿下来。

    许细温歪着头,她口齿清晰地说,“郝添颂,如果许细温回来,你还要她吗?”

    “要。”不知道许细温为什么这样问,郝添颂还是果断回答。

    “为什么?许细温不肯和你在一起,她不甘心一辈子就这样了的,她是个很功利的女人,她可以为了前途放弃任何人,比如你的孩子。”许细温笑着说着,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下来。

    “因为,我爱她。”郝添颂轻轻地吮吸掉她的眼泪。

    “是吗?我会告诉她的。”许细温噗嗤笑出声。

    郝添颂同样笑着,“那么麻烦你,帮我转达她的回答。”

    “好,明天给你答案。”

    “你喝醉了,睡吧。”郝添颂说。

    许细温摇头,“我酒醒了。”

    “那你说说你自己是谁?”

    “我是孙频频。”

    郝添颂笑,他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发,温声说,“孙频频就是许细温,你是孙频频,也是许细温。”

    许细温没有纠正他的话,她仰起头,贴在他耳边,“郝添颂,我把许细温找回来了,把她送给你好不好?”

    吻,来得突然和激烈,比他们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用力。

    郝添颂是一如既往的投入和凶狠,许细温如同藤蔓一样缠着他,绕着他,在他的沉重呼吸里妖娆出声,如同一朵盛开的花,初见绽放,渐渐妖冶。

    郝添颂短暂离开,拉开抽屉,找出计生用品。

    许细温躺着等着他,她抬起软绵绵的手盖在眼睛上,嘴角带着笑,却和哭差不多。

    郝添颂回来,他继续投入,说着情意绵绵的话,哄着她吻着她,握在一起的手,要她保证一辈子不离开他。

    “我想过留下它的,我看到它的照片了……呃……”许细温尖叫,推郝添颂的头。

    郝添颂用力咬她,“又为什么不要了?”

    “如果我留下来,你是不是一定会娶我?”许细温抱着他的肩膀,气息不稳地问。

    郝添颂回答,“是,我娶你。”

    许细温无处可逃,头撞在床头上,郝添颂拿了枕头帮她挡着,力量却丝毫不减小。

    “所以啊,我不要它。”

    郝添颂听清了,理解为,她为了不嫁给他才不要那个孩子,越来越用力地鞭挞着她。

    整夜不得安生,郝添颂睡觉习惯不好,总是紧紧地勒着许细温。

    “阿颂,你把手拿开,我呼吸不过来了。”

    “不要,你要是趁着我睡着时候走了,怎么办。”

    “傻子。”

    “你说谁傻子。”

    “不把手拿开的那个人。”

    “许细温你有力气了是吧。”

    郝添颂喝酒又赶了这么远的路,又是几个小时的体力消耗,醒来已经是下午。

    捧着疼痛的头,坐起来,冲房间其他角落里叫,“许细温。”

    没有人回答。

    郝添颂收拾好,去酒店大堂询问,“305和306房间的客人呢?去拍摄了吗?”

    “305的先生没有看到,306的女士上午已经离开,退了305房间。”

    “走了?”

    酒店服务员礼貌满分地点头,“是的,请问你是306的先生吗?孙小姐留了一个信封给您。”

    郝添颂反反正正地看,里面是一个盘样子的东西。

    “这里有电脑吗?”

    “经理办公室有。”

    没走到经理办公室,郝添颂的手机响起,接通,是郝添慨的慌张的声音,“阿颂,你在哪里?你没见到许细温吗?我让你去是留下她的,她怎么还是要走。”

    “去哪里?”

    “纽约,林小雨刚才来公司,说许细温要解约,梅东来付的违约金。”

    从天堂到地狱,只是一通电话的时间。

    到了经理办公室,其他人退出去,把盘放上。

    出现在画面里的是许细温,穿着酒店的睡袍,正调整着镜头。

    她傻乎乎地摆手,“嗨,是正常的吗?是不是有点低?”又调了调,镜头对着她,背景里有床上睡着的郝添颂。

    拍摄开始,许细温却长久没有声音。

    “现在是早上七点十分,地点是南山的瑞利酒店306房间。”

    “你昨晚问的问题,许细温今天给你答案,她的回答是:你给的爱,她不要,她不爱你了她恨你。”

    “郝添颂,是你把她的人生变得可悲。从你们认识开始,你给她带来多少不幸,逃课抽烟是你教会她,成绩下滑、不洁身自爱、高考失利、辱骂羞辱和别人异样的目光……”许细温一样样地数着,最后她放弃,“你把她害得这样凄惨,凭什么还能理直气壮地要求她,像过去一样的爱你呢。”

    “你用圣人的高标准要求她的时候,你爱她吗?你或许是爱她的吧,是把她当成过去遗憾来爱,还是别人对你们破镜重圆故事称赞的爱呢?你爱她,只是把她禁锢在身边,像只宠物一样的爱,她不需要自己的思维,不需要工作不需要接触别人,注册送体验金娱乐平台里只有你就行,生个孩子结个婚,她的人生全部围绕着你转,你的爱让她的注册送体验金娱乐平台变得狭窄,你的爱让她变得害怕,除了你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录像里的许细温还在继续说话,郝添颂没有听进去,只是看着她的嘴巴张张合合。

    “郝添颂,她已经把许细温找回来,把唯一能给你的都给了,请你放过她吧。”

    “郝添颂再见,我是孙频频。”

    《烂泥糊上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