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孙频频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艺人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有自己的小群体,聚了堆就是吃喝和吐槽。

    到了活动场地,各个公司的艺人聚在一起,端着红酒杯各个是举止优雅的,只是凑近,能听到她们说话的无聊,和背过身去翻着的白眼。

    这样的场合,没有许细温这样资历艺人的生存空间,过个把小时,就能悄无声息地退场了。

    可有人的存在感太强,就想找个没什么存在感的,衬托。

    正被话筒围着的裴绣绣,和和气气地叫住路过的许细温,“孙频频。”并善解人意地对旁边的记者说,“她和是我一个公司的,你刚才问的问题,她应该更清楚。”

    许细温看着裴绣绣脸上的笑容,就烦。

    可她还是走过去,满脸笑容地坐下来,亲昵地叫,“绣绣。”

    记者很给面子地问了几个问题,大概是,像她这样没有名气的艺人平时是怎么保护皮肤的,像她这样没有名气的艺人,是怎么羡慕裴绣绣的……

    许细温很给面子,统统回答了。

    裴绣绣很高兴,叫自己的助理,“既然频频也认同我的护肤方法,就让她也尝尝吧。”她笑容可掬地挽着许细温的手臂,热络地说,“这个是我找人专门调配的,很有效果的,你尝尝。”

    林小雨安排好艺人,四处找许细温,竟然看到她和裴绣绣坐在一起。

    以为许细温真的开窍了,林小雨抱着手臂,正高兴地看着着。

    琴姐端着个托盘,里面放着两杯淡黄色像茶水的杯子,琴姐对年轻小姑娘叮嘱,“右边这个是绣绣的,左边这个是孙频频的,别弄错了。”

    “我知道了。”年轻小姑娘应着。

    林小雨起初以为,琴姐特意叮嘱,是因为右边是裴绣绣的私人杯子。可再看两个杯子,和活动场地桌子上放的杯子,没什么区别,不像是私人用品。

    再仔细看两个杯子,会发现是有些不同的。

    左边的杯子里,水里,多了些颗粒漂浮物。

    年轻小姑娘端着盘子过去,左边杯子给孙频频,右边杯子给裴绣绣。

    林小雨顾不得,赶快跑过去,叫住许细温,“频频,我到处找你,我们还有活动,要赶时间。”说着手去拿许细温手里的杯子,对她摇了摇头。

    裴绣绣还是保持着笑容,“小雨姐,频频忙得连喝一杯茶的时间都没有吗?”她又鼓动许细温,“频频,你尝尝,味道真的不错的。”

    林小雨勉强笑着说,“频频人气不如你,难免忙点,同一个公司,有的时间聚。”

    因为一杯茶,太极打了几回。

    最后裴绣绣把杯子一搁,抱着手臂冷冷地笑,“既然这么不给面子,就算了。”

    几个记者面面相觑,眼睛咕噜咕噜转,脸上是兴奋的表情。

    估计脑子里在想着新闻题目怎么写了,估计是:裴绣绣体谅乐于分享,新人孙频频不识好歹

    许细温把杯子拿回手里,对裴绣绣说,“绣绣姐这么关心我,我怎么能推辞。”

    绣绣姐,对,裴绣绣比许细温大一岁。

    十五六的孩子,可能对多一年,没什么概念。

    可二十多岁的人,尤其是以年龄优势为优势的圈子里,多一年,可就很不好了。

    “味道怎么样?”裴绣绣关切地问。

    孙频频说,“不错呀。”

    “没有苦味吗?”裴绣绣解释,“我给别人喝过,都说有不好的味道。”

    “没有,很好喝。”

    裴绣绣的脸色不太好,后面再聊话题,就有些心不在焉的。

    林小雨再三向许细温确定,“你真的没事儿?我都不让你喝那杯茶了,你为什么还要喝。”

    “应该不会有事的。”许细温安慰林小雨,可她感觉并不好。

    肚子里咕噜噜的叫,肠胃闹腾着翻滚。

    正式活动,是在一片草地上,正中央。

    意思就是,距离靠近房子或者……卫生间的地方,很远。

    许细温单手捂着肚子,脚下走得很急,她冷汗直冒,腰几乎直不起来。脚下的草绊着她的脚,让她穿着高跟鞋的脚,走得磕磕绊绊。

    深呼吸不敢呼出,提着气夹着|腿,把那股要窜出来的疼痛,咬着牙忍回去。

    最靠近活动场有处洗手间,左边女士,右边男士。

    许细温进女士洗手间,隔间上均是红色,显示有人。

    “有人吗?”她难受得,说出的话带着哭腔。

    隔间里不耐烦地应着,“有,等着。”

    等,她怎么等得了。

    在忍不住的最后一秒,有人拉着她的手臂,往外走,“去隔壁。”

    隔壁,是男厕。

    许细温有片刻的犹豫。

    拉着她的人,训斥,“难道你要解决在裙子上,然后成为一个永远的笑话。”

    许细温望着仍旧在谈笑风生的热闹处,她能想象到,如果她真的那么做了,会有多少难堪和不好的字眼等着她。

    男厕,和女厕没太大的区别。

    许细温在男厕,门口有人守着。

    “谢谢你。”许细温脸色发白,双手狠狠摁着肚子。

    站在入口处的人,转过身,是那张冷艳的脸,她温柔地说,“你最好喝杯热水,会好受些。”

    “谢谢你。”许细温想笑,却笑不出来。

    这时候,有人要进男厕,看到站在入口处的她俩,有些犹豫。

    还是女主角,大大咧咧地摆手,“是我俩走错了。”

    离开厕所,两个人没有急着回到热闹处。

    女主角估计是不喜欢,许细温是不想回去。

    “明知道有问题,为什么还喝?”女主角双手撑在身后的树上,爽快地笑。

    “不知道怎么能不喝。”

    女主角不知道想到什么,她的笑容带着些落寞,“是啊,就是知道是有诈的,还是会那么做,活该被耍。”

    “……”许细温觉得,女主角评价的应该不只是她的事情。

    过了会儿,女主角又说,“这个圈子就是这么肮脏,进来的人想出去,你怎么还想进来。”

    “赚钱多。”

    女主角一愣,咯咯笑,“你果然是朵奇葩,一个能在走红毯时候接电话的奇葩。”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故意在走红毯上接电话呢。”许细温不知道为什么要坦白,只是觉得有必要。

    女主角笑得眼角带泪,她用手擦掉,还是笑,美得不可方物,“为什么?”

    “耍心机。”

    女主角又是一愣,她不说话的时候模样高冷,冷得让人不敢直视她的美丽,可她笑起来的时候又是热情的,像一个矛盾体,让她更加生动。

    “你很聪明。”女主角真诚地称赞,她半晌不开口,开口就揭穿许细温,“你没看起来那么傻。”

    “为什么?”许细温问,却没那么好奇。

    女主角说,“我看到你递笔给裴绣绣。”

    那是采访快结束时,有粉丝来要裴绣绣的签名,裴绣绣以没笔为理由拒绝了,许细温从自己包里拿了笔给她。在给笔的时候,她没有把笔竖着,而是平着。

    “她抽烟,习惯了拿烟的姿势。”女主角评价。

    许细温低着头,不言语,好像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被雪藏?”女主角好像对她很感兴趣。

    许细温摇头,“不知道,可能是我长得不讨喜。”

    女主角很配合地笑,她的笑点很低很奇怪,“哦,那你想不想红起来?”

    这话说的,像路边派传单的。

    女主角说,“我记得你是做模特的,梅东来要选模特,你去试试吧。”

    “梅东来是谁?”

    女主角摇头,她往热闹处走,摊手,学许细温的样子,“不知道。”

    林小雨找到许细温,仍旧不放心,“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许细温已经去了四五次洗手间,她腿脚发软,根本没离开洗手间这块地。

    无论许细温怎么执拗,林小雨还是把她带去医院,检查,急性肠胃炎,原因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林小雨想起那杯水,气得直磨牙,“太欺负人了,你在这里等着我。”

    “你去哪里?”许细温已经没有什么力气,说话软绵绵的。

    林小雨气哼哼的,“我去找裴绣绣。”

    “水我已经喝下去,她也喝了,怎么能证明我是因为喝那杯水才拉肚子的。”许细温闭着眼睛,忍着肠胃的蠕动、拧巴。

    “就这么算了?”

    许细温摇头,她的脸在医院病床枕头上蹭,“你相不相信,我今天能忍下多大的委屈,明天,就能让她双倍的还回来。”

    明明许细温模样狼狈,因为疼痛头发汗湿,她蜷缩成一团,话说得模模糊糊,似乎下一秒就会睡过去。

    林小雨却觉得这话,掷地有声,她用力点头,肯定说,“相信。”

    许细温笑了笑,眼泪流出来,她没吭一声。

    在医院住了两天,许细温出院,住在林小雨家。

    林小雨谨遵医嘱,每天用软食照顾许细温,把她吃得没一点胃口,竟然偷偷怂恿小天使一样的轻轻,违背母命,买了两包儿童才吃的辣条解馋。

    林小雨看到销赃不及时的袋子,捏碎了好几包方便面。

    许细温知道犯错了,赶紧转移话题,“梅东来是谁?”

    “怎么提起他了?”

    “方琳说梅东来要回国找模特,让我去试试。”

    林小雨放下手里的方便面,惊讶地问,“你怎么认识方琳的?”

    “就是那晚上认识的。”

    “方琳说的?让你去找梅东来?”林小雨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以为方琳一辈子不愿意再提起那个名字。”

    “方琳认识梅东来?”

    林小雨点头,说,“方琳是童星出道,娱乐圈的什么事情她没有见过。她认识梅东来的时候,比你现在还小好几岁,是梅东来追的她,追到一个月又分了,方琳为此颓废了好几年,这两年才好转。”

    “他们为什么分手?”

    林小雨摇头,说记不得了,“方琳形象青春清纯,当时宣布恋情的时候引起不小轰动,她年龄小又爱得不管不顾,分手后被不少人笑话。”林小雨想了想说,“具体怎么样我不知道,只是后来听人说,梅东来对方琳从来没认真过,玩她的。”

    “是啊,就是知道是有诈的,还是会那么做,活该被耍。”

    许细温想起方琳说这句话时的表情,原来她在说的是自己。

    “我和方琳长得像吗?”许细温很认真地问。

    林小雨却当成了玩笑,她观察许细温的脸,摇头,“你五官没她好,气质不如她,不像。”

    “哦。”

    林小雨又说,“可能唯一像的就是,你们笑起来有些像。”

    有些傻。

    《烂泥糊上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