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许细温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平时,是郝添慨给郝添颂擦拭身体。

    今天,是许细温给郝添颂擦拭手掌。

    郝添颂情绪低落,懒洋洋地靠在枕头上,眼睛不知道看在哪里,看得十分认真。

    “明天是晴天,你想不想出去走走?”许细温低头,没看他的脸。

    郝添颂摇头,“不去,累。”

    “总在房间里躺着不好,出去走走好不好,我推着你。”许细温继续鼓动他。

    郝添颂还是摇头,“人多,不去。”

    “不去人多的地方,我们去远点的地方,一日游。”

    郝添颂动了动手指头,“手不脏,不用擦了。”

    “明天去吧?”许细温再接再厉,劝说。

    郝添颂还是两个字,“不去。”

    第二天,是大晴天,郝添颂睡了将近一整天,或许他清醒过,可他没睁开眼睛。

    相比较骨折的四肢和腰椎,郝添颂表现得都很淡定,以为只是忍受疼痛而已就能好起来,可腰椎脱位带来的其他功能影响,彻底摧毁了他的自信心和希望,他不可能好起来了。

    接下来几天,郝添颂不怎么吃饭,水很少喝,整个人迅速的瘦下去。

    而郝添慨,归期未定期,许细温不知道该找谁商量,急得团团转。

    许细温找过医生,医生却表示爱莫能助,“这样下去,郝先生会患心理疾病。”

    心理疾病、郝添颂,两个词语联系在一起,让许细温久久的手脚麻木冰凉。

    如果那天,郝添颂不管她,一定会比现在好。

    一个星期,郝添慨没有回来,郝添颂却是不得不洗澡的。

    郝添颂胳膊和腿上绑着石膏,不能用花洒洗澡,平时都是用盆子接了热水,擦拭全身。

    许细温在热水里掺了些凉水,她试过水温,只是稍微热一些,可毛巾落在郝添颂的腿上时候,他瑟缩了一下,可还是没有睁开眼睛,摊手摊脚,任由人摆布。

    石膏已经绑了将近一个月,虽然现在天气不算热,可里面还是闷得厉害,泛红。

    许细温溜着石膏边缘,仔细擦拭,从小腿到大腿,再往上。

    他有几天没洗澡,身上有些脏,许细温只是轻轻擦,还是搓起来一层污垢。她把毛巾湿了些,想把污垢擦拭下来,水却顺着流,她手忙脚乱去擦,就碰到不该触碰的。

    “我去拿干毛巾。”许细温急着说。

    她以为郝添颂是闭着眼睛的,不会回应她的话。

    可她抬头,对上他的眼睛。

    她的心脏突地一疼。

    郝添颂低头看着软踏踏的一团,目光沉静,毫无波澜,可就是这份安静让人心惊,他的声音轻飘飘的,“你碰它都没反应了,我是真的废了。”

    “我去拿毛巾。”不敢再看,许细温立刻转身出门。

    许细温毛巾拿了三五分钟,回到房间,郝添颂正抬手解手臂上的石膏。

    “还要几天才能拆。”许细温丢下毛巾,去阻止他。

    左边比右边严重,郝添颂就用包着纱布的右手,拽左边手臂上的石膏,太长时间没有活动,动起来格外的疼痛,他咬牙忍住,撕开纱布拿下石膏夹板,扔在地上,又去拿腿上的。

    “郝添颂你别这样,会落后遗症的。”许细温捡了石膏,往他手臂上安装。

    郝添颂忍着疼痛,推开她,没什么力气只是轻轻的,“我他妈的都这样了,多这一点后遗症又有什么。”

    许细温站着不说话,看着他像只困兽一样咆哮着,看着他拖着半掉着的石膏,在房间里把桌上的东西一挥而下。从受伤,郝添颂一直在忍,可今晚上,他的尊严和自信心,彻底碎成了渣渣,他还要什么理智。

    放在凳子上的水盆,因为碍事,被他扬手推开。

    水珠漫天撒开,一半落在许细温身上。

    郝添颂双手捧头,他埋在手掌里呜咽出声,“我废了我废了。”

    许细温第一次见他这样,平时里多么嚣张跋扈的人,无助的时候,越发显得可怜。

    房间里安静极了,只有郝添颂一个人的声音,他的哭声和自言自语的声音。

    比较下,许细温的呼吸声都变得轻起来。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郝添颂毁了,毁在她手里了。

    因为她,从前那个自信张扬好面子的郝添颂,像个孩子一样,在她面前失声痛哭。

    他的一辈子毁了,她该怎么偿还他。

    如果他落入地狱,她是不是该陪着承受同样的煎熬。

    许细温的手背上落过水珠,已经掉在地上,留下一条痕迹。

    白皙、匀称的手指,颤抖着,抬起,捏着衣领处的透明扣子,穿过去,解开。

    动作反复,一直到最后一颗。

    许细温光脚,踩在满是水的地板上,她走得小心翼翼,却坚定地走到郝添颂面前。

    她张开双臂,拥抱住他。

    怀抱里的人浑身僵硬,剧烈地推她。

    她虽是女人,却是健康的,郝添颂是男人,可他受伤了。他用受伤的手臂根本阻挡不住许执着的许细温,只能被她像个孩子一样抱着,亲吻他的脖颈和后背。

    郝添颂承认,他对许细温还存有特殊的感情,不然不会,在大脑判断出来她有危险的时候,奋不顾身去救她,而忘记会给自己招惹什么样的后果。

    现在,他还有特殊感情的许细温,抱着他,亲着他。

    “细细,看着我。”郝添颂挣扎着站起来,捏住许细温的手腕,控着一个劲往他身上凑的许细温。

    许细温低着头,偏不看他,身体却在努力靠近。

    他不肯,她急得浑身是湿漉漉的,不知道是刚才的水,还是出的汗。

    “细细,不要同情我。”郝添颂痛苦地说,扯起床上的床单,包着她。

    许细温四处闪躲着,趁着郝添颂站不稳,把他往后一推,她压上来,吻上他的唇。仓促的、忙碌的、不得章法的。

    “就算是同情,我也要。”

    这场耗时耗力的活动,很久后才结束,许细温捂着嘴巴从床上跳下来,跑进洗手间,呕吐不止。

    不想让郝添颂听到,把水龙头打开,终于遮盖住呕吐声。

    鼻涕、眼泪活着口水,糊了一脸,许细温坐在花洒下面,咬着手背,哭得压抑和委屈。

    很久后,许细温才从洗手间出来,衣服还在地上,她捡起来要回自己的房间。

    以为睡着的郝添颂却说,“细细,不要走。”

    许细温捏着衣服的手发白,还是丢在地上,走到另外一侧,躺下。

    可她浑身发抖,躺下很久还是在抖。

    躺在一张床上的郝添颂,肯定能感觉到,可他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在天空泛着鱼肚白时,郝添颂困难地挪过来,用受伤的手臂搭在许细温的肩膀上,准确地摸到她的眼睛,用暖热的手心,轻轻盖住她的眼睛。

    “细细,对不起。”

    在别人要么叫她全名,要么叫她“温温”的时候,只有他固执地叫她“细细”,而且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叫过。

    那天晚上,对两个人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许细温没有再回自己的房间,她住在郝添颂的房间。

    郝添慨回来后,看到大吃一惊,可看那两个人还是过去的相处方式,他就把好奇心放回了肚子里,因为郝添颂的状态好转很多。

    的确,郝添颂配合治疗,医生说的他完全做到,坚持康复训练,整个人又恢复了过去的光彩。

    像被乌云笼罩住的太阳,再次光芒万丈。

    八个月,过得也没那么慢。

    所有人都接受了这种生活方式,没有察觉出来哪里不正常。

    郝添慨望望在厨房里做早饭的许细温,搬着凳子悄悄往郝添颂旁边挪,“你和许细温吵架了?”

    郝添颂撕着面包片,摇头,“没有啊。”

    “那许细温半夜,怎么一个人在阳台上抽烟。”郝添慨赶紧举手保证,“我无意看到的。”

    “她抽烟?”郝添颂皱着眉头,他已经忘记抽烟是他教会许细温的。

    郝添慨纠正弟弟,“重点不是许细温抽烟,而是她半夜抽烟,她是不是心里有事情?”

    “不知道。”

    是,郝添颂不知道,不知道许细温心里在想什么。

    这半年多,她太乖顺,顺从得让他觉得不安,又挑不出来茬。

    不知道为什么,下午郝添慨搬走了。

    郝添颂没说,许细温没问。

    晚上,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俱是沉默。

    许细温枕在枕头上,面对着郝添颂心口位置,侧卧。

    这是郝添颂,喜欢的方式。

    “枕着我的手臂吧。”郝添颂把胳膊伸过去,让许细温枕过来。

    许细温摇头,“你胳膊刚好,会压疼的。”

    郝添颂说,“疼了,我会告诉你的。”

    许细温把头脑勺放上去,轻轻的,不敢用全部力气。过了会儿,才尝试着完全枕上去。

    “二哥说你抽烟了?”郝添颂把她的头发绕在手指头上,玩着。

    许细温没否认,“几次,不多。”

    “为什么抽烟,心情不好吗?”郝添颂想低头看她的表情,可许细温贴得他太近,看不到她的脸。

    许细温摇头,“不是,睡不着,抽一根。”

    郝添颂想了想,“我好很多了,你如果呆的无聊,就回欣荣上班吧,晚上回来就行。”

    “不了。”

    “为什么?”

    “不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谈话变成这样简单的模式。

    郝添颂的手从头发,触碰到许细温的脖颈,手指头压着她颈椎上的凸起,用了力气打转,又隔着睡衣,摁着她的后背。

    许细温挣开怀抱,坐起来,拽着睡衣的下摆,拿下来,扔在被子上,又躺会被窝里,往下缩,一直到脑袋看不到。

    郝添颂今天没有等着她,他跟着缩进去,在被子里,他吻她。

    许细温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柔顺地靠着他,软绵绵的毫无力气。

    郝添颂吻了很久,掀开被子,露出两人乱糟糟的头发,他努力压制住呼吸,“睡吧。”

    “好。”许细温应一声。

    停了会儿,许细温从被窝里爬出来,重新套上睡衣。

    郝添颂看着她的举动,“许细温,现在我在你眼里,是不是只剩下发泄。”

    许细温侧身,背对着躺下,“应该的。”

    “许细温,我没那么龌龊,你要走现在就可以走。”郝添颂怒声说,负气,同样背过身去。

    过了会儿,许细温转身,从后面抱住他的腰,贴在他背上,“你去锻炼吧,胖了。”

    “放开我。”郝添颂掰着她的手,推她。

    许细温十根手指头握在一起,完全挂在他身上,“睡吧,我困了。”

    郝添颂转过身,面对面的抱着她,还是这样的姿势更舒服些。

    “许细温,不管你是不是觉得委屈,都不要离开我。”

    郝添颂说完,等她的回答。

    许久没有,去看,她已经睡着。

    次日醒来,她贴着床边,可怜兮兮地拽着被子一角,他保持着昨晚入睡前拥抱的姿势,怀里却空空的。

    郝添颂能下地走路,基本恢复正常,手臂照顾日常,没有问题。

    唯一难办的是脊椎,只恢复部分功能。

    日常用品是由专人采购送上门,郝添颂格外缠着许细温,她已经很久没有出过门,今天还是说了很久,才能出来片刻。

    买了需要的物品,许细温从商场里出来,经过几家商店,站在马路边上等出租车。

    其中一家商店,橱窗很大,里面的衣服布料不多,样式繁多。

    “r ”

    许细温站着看了很久,出租车来了三辆,她才下定决心走进去,二十分钟后出来,提着个袋子。

    郝添颂今天同意许细温出去,重要原因是,被他以嫌吵为理由赶走的医生,今天来为他做检查。

    医生高兴地说,“恭喜郝先生,您的情况好转很多,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恢复正常。”

    “多久?”听到这个消息的郝添颂,并不高兴。

    医生猜不透他的意思,“坚持锻炼,三个月。”

    郝添颂突然翻脸,催医生走,“三个月内,你不要来了,把家里的锻炼器械弄走,看着就烦。”

    因为喜怒无常的男人,满腹牢骚的医生出门,正好碰到许细温,对她给予最真挚的称赞,“许小姐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了,您要保重身体。”

    医生突然的礼貌,说得许细温摸不着头脑。

    打开门,许细温觉得家里有什么不一样,一时又说不出来。

    郝添颂见她回来,就黏着她,问晚上吃什么,问晚上去哪里。

    “昨天不是说想吃鱼吗?今晚上做鱼。”许细温洗手,推他出去,“你别站在这里,耽误我干活,吃完饭,早的话,我们去夜市逛逛吧。”

    “好。”郝添颂答应着,却不走,一直抱着许细温,蹭了又蹭。

    吃过饭,按照正常的,郝添颂应该锻炼的。

    许细温这才发现屋子里少了什么,是平时郝添颂最常用的那台机器。

    对此,郝添颂的解释是,“坏了,送去检修。”

    许细温不置可否,说,“去换衣服吧,我们出去逛。”

    夜市,郝添颂不怎么来,尤其是这么多人,他有些慌,一直抓着许细温的手。

    许细温回握住他的手,这里看看那里看看,除了吃的,其他都没买。

    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郑驰文,他不再摆摊献唱,而是开了个烤面筋的摊子,生意竟然不错。

    起因是许细温听到旁边小姑娘叽叽喳喳的声音,“帅哥出来摆摊了,我们快去排队。”

    许细温好奇,这人究竟有多帅,竟然能有让人排队等候的吸引力。

    “我想吃烤面筋。”许细温抱着郝添颂的手臂,说。

    郝添颂哼了一声,“你是想去看帅哥吧。”

    许细温不否认,拉着他往摊位走,“我们去证明下,根本没有你帅。”

    到了摊位前,看到的是郑驰文,三个人都有点楞。

    许细温先反应过来,噗嗤笑出声,“你你是帅哥?”

    人多,许细温声音又大,已经不少人看过来,郑驰文脸皮薄,面红耳赤的,还是老实巴交,吭哧吭哧地说,“至少不丑。”

    是,郑驰文算不上丑,只是以前的衣着太过老土,让人忽视了他的具体长相,换了发型穿了白衬衣,往那里一站,还真有几分斯文儒雅的气质。

    如果百分制,能算八十分。

    看到郑驰文,郝添颂就不敢放松警惕,他把许细温揽进怀里,无声宣誓主权。

    可惜的是,老实木讷的郑驰文对许细温根本没什么想法,笑呵呵地说,“你们两个在一起了?分开这么多年,还能在一起,真不容易。”

    “嗯,不容易。”郝添颂说,却没注意到,许细温听到这句话时候,嘴角淡到冷漠的笑。

    从郑驰文那里蹭了两串烤面筋,两个人心满意足地回家。

    回到家,郝添颂先洗澡,许细温把衣服丢洗衣机洗着。

    回来,郝添颂正站在衣柜前,手里提着袋子,正是许细温白天买的。

    “这是什么?”郝添颂的声音有些变,眼角跳着。

    许细温看一眼,回答,“奖品。”

    “什么奖品?”

    “你恢复过来的奖品。”

    “什么时候能领奖?”郝添颂把袋子提着,狠狠吞口水。

    许细温偏着头笑意满满,“等你恢复健康的时候。”

    医生说郝添颂最好再坚持三个月,可每天在衣柜里能看到那个袋子,郝添颂觉得医生的话就是在放屁。

    第二个月,郝添颂领了奖品。

    很愉快的领奖仪式,和皆大欢喜的结果。

    郝添颂半个身体压在许细温身上,还在剧烈的呼吸。

    许细温呼吸不畅,推他,“起来,太重了。”

    “就不起。”郝添颂挑开她脸上汗湿的头发,凑过去,亲吻她的脸颊。

    许细温转着头,闪躲,“出那么多汗,脏不脏啊。”

    “不脏。”郝添颂捉住她的头,加深加重吻。

    闹了会,许细温还是推他,“起来吧,你弄破了,会怀孕的。”

    郝添颂趴着没动。

    许细温只得动手掀他,磨磨蹭蹭地钻出来。

    她好不容易挪出来,郝添颂只是轻巧起身,再次牢牢地压住她。

    许细温气急,拍他,“起来,不是开玩笑的。”

    郝添颂笑着,还是亲吻她,“有了就生下来,不是开玩笑的。”

    蠢蠢欲动,又要再来。

    许细温挣扎还是被他制止住,顺遂了他的想法。

    结束后,郝添颂沉沉睡去,许细温拖着酸痛的手脚,爬起来,去洗手间排,又吞了事后药。

    真的是开玩笑的。

    差一个月,就满一年。

    好几次,郝添颂闻到许细温身上的烟味,可他没问,知道问了,她也不会说的。

    郝添颂觉得许细温在做什么决定,可整个月在家都能看到他。

    无论是太过敏感的错觉,还是因为现在就是许细温的选择,都让郝添颂惊喜。

    许细温留下来了。

    过了一个月,又一个月。

    满一年,过两个月的某天,终于有些不一样,因为甜蜜得让人惊恐。

    许细温做了满桌的饭菜,又在饭桌旁,吻了同样味道的郝添颂。郝添颂轻易被点燃,来不及回房间,把餐桌上的饭菜挥在地上,把许细温压在桌上。

    许细温多么别扭和放不开的性格,竟然没有拒绝。

    郝添颂大喜往外,就什么都不去想了。

    一夜起起伏伏,拥抱着,在阳台上看过流星划过、体会过夜半时候墙壁的温度,还有测量过浴缸的水体积……

    郝添颂太累了,可他还是抓着许细温的手,“细细,陪我。”

    直到睡着,都没听到许细温的承诺。

    她应该说了吧,这一年多她不是全心全意地陪着自己吗?

    可某天,郝添颂醒来,许细温就已经走了。

    郝添颂发狂到处找许细温,她没有回欣荣,没有回宿舍,没有去林小雨的住处。

    郝添颂不惜伤害自己,她不是说,要对他的伤负责吗?

    医生适时阻止他,“郝先生,许小姐说,只对您那次事故造成的伤害负责。”

    “她怎么知道的?”郝添颂瞪得眼眶欲裂。串通医生瞒着她,消极治疗、故意伪装成受伤没有痊愈的样子,甚至学会了坡脚,她不可能知道的。

    “许小姐很早就知道。”医生说,“您还记得有次文件落在家里,许小姐那次就知道了。”

    医生看郝添颂脸色不好,劝他,“两个月前,您已经恢复,许小姐就可以离开的,她没有。她为了您,多留了两个月。”

    既然能多留两个月,为什么不把以后的日子,都留在这里。

    许细温没带什么东西走,屋子里还保持着这一年来的样子。

    郝添颂坐在没有开灯的屋子里,回想着许细温这两个月的任何表情,她是怎么一边想着离开,又一边和他温存的。

    他一直觉得自己最精明,却忘记,她是曾经全级第一的好学生,会是多么聪明。

    “许细温,还是你赢了。”

    一身伤、几个月的卧床不起,还是留不住你。

    郝添颂抽口烟,在黑暗里,他哈哈笑出声。

    笑着,就忍着哽咽。

    现在才想起来,她说过,“等你好了,我就走。”

    原来始终保持清醒的,只是她。

    郝添颂用力捶自己的头,为什么没有早点想起来。如果早点想起来,是不是就能在她多留的这两个月,真的留下她。

    捶着脑袋的手,累了就停下来,撑着下巴,手指上夹着香烟,咧着嘴苦涩地笑,“不会的,就算他留她,她也不会真的留下来的。”

    她是许细温啊。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怎么会夜深还没睡意

    每个念头都关於你我想你想你好想你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怎会有不安的情绪

    每个莫名的日子里我想你想你好想你

    爱是折磨人的东西却又舍不得这样放弃

    不停揣测你的心里可有我姓名

    爱是我唯一的秘密让人心碎却又着迷

    无论是用什么言语只会(只会)思念你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怎会不经意就叹息

    有种不完整的心情爱你爱你(爱着你)

    许细温,我又爱上你了,你有没有!

    《烂泥糊上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