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许细温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郝添颂的情况很不好,他态度消极躺着一动不动,对医生的叮嘱置之不理,只是眼珠子转动,连话都懒得说上一句。他已经接受现状,再不去计较是谁照顾他的吃喝撒拉。

    郝添颂,活着,像死了一样。

    许细温片刻不离,外面的注册送体验金娱乐平台变成什么样子她不去看不去想,已经有大半个月不曾走出过房间。那天医院之后,许爸许妈不再和她联系,好像真的少了她这个女儿,也没什么区别。

    许细温从没想过能一直瞒得住王暮芸,可也没想到,王暮芸会和甘小姐一起来。

    甘小姐,人美腿长腰细,说话声音好听。

    她先是走进郝添颂住的房间,伸出芊芊细指,提起郝添颂裹着石膏的手臂,又放下来,笑着说,“真的断了?”

    郝添颂转头,一个白眼,没说话。

    甘小姐不介意地笑,翻着包,找出一支黑色签字笔,再次提起郝添颂的手臂。

    郝添颂才不会配合她的无聊,挣扎着,眼睛越过门框,看向客厅里,“我妈来了?”

    “别动。”甘小姐嗔怒地轻声训斥他一句,用嘴巴咬开笔帽,认真地说,“拆的时候让人小心点,别弄碎了。”

    “许细温呢,叫她进来,我要喝水。”郝添颂没礼貌地喊叫。

    甘小姐研究着自己的签名,满意地点头,又端着下巴,看着郝添颂,“要喝水?我喂你。”

    “不行。”郝添颂直接拒绝。

    甘小姐故意笑,“你是要喝热水还是凉水,还是温水,告诉我,我不就知道了么。”

    “……”

    “还是说你要蜂蜜水?”甘小姐笑得越发厉害,“到底是水不行,还是人不行。”

    “……”郝添颂不理会她的调侃,朝着客厅方向喊,“许细温。”

    甘小姐赶快站起来,把门关上,“你怎么变得开不起玩笑。”

    郝添颂瞪眼睛,一副惊慌的样子,“你关门做什么?”

    甘小姐抱着手臂,好笑地问,“只是关上门,你在担心什么,再说,我们在一个房间里过过夜,你也没这么慌张啊。”

    “我什么都没做。”郝添颂撇嘴澄清。

    甘小姐走过来,在床边坐下,“你解释什么,谁会在意,还是你担心谁会多想。”

    郝添颂半折身,头埋在手臂里,拒绝聊天。

    甘小姐哄小孩子一样拍他的肩膀,“别生气,真不是我主动要来的,是你妈让我来的,说要给人下马威。”

    “出去。”

    甘小姐故作惊讶地鼓着眼睛,“这就生气了,如果我告诉你,你妈让我留下来照顾你,而且我答应了,你是不是要气炸了。”

    甘小姐没有说谎,她的确是王暮芸请来的,目的是让许细温难堪。

    客厅里,王暮芸坐在一侧沙发上,许细温在对面,郝添慨搬了凳子,坐在中间,以防真的动起手来,他还能拦一下。

    “这里不需要你,请你离开,立刻。”王暮芸明明已经气得浑身发抖,话还是平稳地说出来。

    许细温低着头,双手放在腿上,“郝添颂让我走,我就走。”

    郝添颂让她走!她把郝添颂伺候得那么舒服,怎么可能让她走!

    这一局,许细温利用病人,略胜。

    “你以什么身份留在这里?甘小姐才是阿颂的女朋友,那么你是谁?”王暮芸挑着眉,嘲讽一笑,“还是说,你打算再从我这里得到二十万。”

    这一句,旧事重提的王暮芸,险胜。

    郝添慨抖着眼角,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伸手,调停,“妈,你还没见阿颂吧,进去看看他。”

    不提还好,说了,王暮芸更生气,“没有我照看他不是活的好好的。”

    一肚子气的王暮芸,看着房子里的几个,更生气,没留下来吃晚饭,走了。

    郝添慨听着门关上,双手垫在脑后,长舒一口气,“最难的一道坎终于过了。”

    甘小姐表现得也很自在,脱了鞋子,曲着一条长腿,毫无形象地啃着盘子里的鸡翅,忙里偷闲,点头,“你妈是挺严肃的,不太好相处。”

    “你又不是我家儿媳妇,有什么好担心的。”

    甘小姐摇头,朝着厨房的位置,意味深长地笑,“不一定哟。”

    许细温把百合粥盛在白瓷碗里,两种炒菜放在盘子里,又夹了两块鸡腿,放在最上面。

    饭菜准备好了,许细温准备坐下来吃饭。

    甘小姐一脸意外,“我们吃完饭,郝添颂再吃吗?”

    “不是,他先吃,我们再吃。”郝添慨解释。

    甘小姐把放在自己手边的饭菜托盘,往许细温跟前推,谦虚地笑,“我不擅长照顾人,还是你去吧,他也习惯了。”

    郝添慨不乐意了,“你留下来不就是为了照顾阿颂吗?”

    甘小姐坦诚地摇头,“不是啊,我是听说有鸡翅吃,才留下来的。”

    许细温&;郝添慨,“……”

    甘小姐是真的有毅力,饭菜放在旁边,她愣是装作看不到。

    从住进来,郝添慨没有喂过郝添颂一次,这次更不可能。

    看着饭菜上的热气,越来越淡,最后是许细温坐不住,端起饭菜往房间里走。

    “温温。”甘小姐温声细语地叫她,柔声柔气地说,“郝添颂总躺着,吃肉这么油腻的消化不了,就不要给他了。”

    把两块夹出来,放在自己碗上。

    郝添慨不乐意了,快速伸出筷子,夹走一块。

    “郝添慨,你的脸呢?”

    “在这里。”郝添慨指指自己的脸。

    “不要脸。”甘小姐怒。

    郝添慨慢条斯理地说,“女孩子家家的别把这三个字挂在嘴上。”

    餐厅里两个人斗来斗去的。

    许细温打开房间门,郝添颂不知道怎么坐起来的,正靠着床头。

    “要上厕所?”许细温放下饭菜,要去拿便盆。

    郝添颂摇头,脸色不太好看,“当着饭菜的面,别说那个词。”

    门没有关严,外面的说话声,断断续续的。

    郝添颂就一直看许细温的脸色,可她表现的太平静。

    许细温端着汤碗,夹着菜,慢慢喂他,她很少说话,做得很认真。

    饭吃完了,郝添颂受不了沉默,主动解释,“我和她没有关系。”

    “嗯。”许细温应了一声,问他,“吃饱了吗?你还可以再吃小半碗。”

    郝添颂摇头,皱着眉头,以为许细温会问点什么,难道是生气了?“两家离得近,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她喜欢我二哥。”

    “哦。”许细温慢半拍地回答,并要收拾碗筷。

    郝添颂急了,“我和她真的没关系,不久前,我二哥被我妈发配出去,他宁愿在外面流浪都不肯去找她,她生气了。”

    “噢。”

    “……”郝添颂觉得自己有点闷得慌,“你不介意?”

    许细温放下碗筷,淡淡笑着,淡淡地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就是你二哥的事情,我没必要知道;如果……我不需要知道。”

    “我当然说的是真的。”郝添颂急着求证,“还有如果什么?”

    “如果她是因为你,我不需要知道。”

    “不需要知道!”郝添颂一字一顿,加重语气,重复这五个字。

    “你好了,我就离开。”

    “好好好。”郝添颂气极反笑,连说了三个好,他突然往后仰,躺回床上,“我要是好不了,你一辈子就陪我耗在我这里吧。”

    半夜,甘小姐起来喝水,看到客厅亮着灯,端着水杯走过去,“照顾郝少爷还不够累吗?”

    “这点做完就睡了。”

    甘小姐站在旁边看许细温麻利地做着缝合的收尾动作,“啧,为什么我就学不会呢。”

    “我也不会。”许细温说。

    “……”甘小姐无语了一阵,“你做的挺好的。”

    许细温把手里的衣服翻过来,不好意思地笑,“我把郝添颂的衣服剪破了。”

    甘小姐歪在沙发上,笑得没心没肺,“剪破就扔了呗,他又不差这一件衣服。”

    “这是他的衣服,还是由他扔吧。”许细温把衣服端端正正地折叠好,还是刻意把缝补那块折叠进里面。

    甘小姐看着她的动作,发呆。

    “很晚了,快去睡吧。”许细温对她说。

    “你会不会嫁给郝添颂?”甘小姐似乎很苦恼。

    许细温被问得一愣,反应过来就是肯定地摇头。

    “他家气氛太严肃了,对吧。”甘小姐摊手摊脚地靠在沙发里,怅然地说,“我喜欢郝添慨,不是特别喜欢,可能只是有点喜欢。这点喜欢,丢了舍不得,不丢又觉得不值得。我可不想处在他那样的家庭里,束手束脚一辈子。”

    许细温不去打扰她的自言自语,静静听着。

    “他也不是特别喜欢我,看到我的时候没有多么喜悦,看不到我的时候也没有多伤心,连看到我和郝添颂在一起都不吃醋,他就是不喜欢我。”甘小姐还在自我剖析,“为了这么一个称不上喜欢我的人,关在他家一辈子,实在不值得,我还是不要想嫁给他的事情了。再说,郝添慨花花肠子习惯了,我可保不齐哪天把这么个丈夫,告上法庭,太丢人了。”

    “……”许细温已经很累了,心里想着,这些话不用告诉我的,“其实,你不必……”

    许细温还没说完,甘小姐就扑腾坐起来,“你也觉得,郝添慨长得帅气,身材也不错,你也觉得我不从他那里捞点什么,就放过他,有点吃亏吧。”

    “不是。”许细温摆手否定。

    甘小姐却选择不听,她抬手阻止许细温要说出口的话,仰头把杯子里的水一口气喝完,豪气万丈地擦嘴巴,“等我睡了他,再放过他吧,凭什么别的女人可以,我不行。就这样了。”说完,大步往郝添慨的房间走。

    住在一个房子里这么久,许细温还是第一次知道,郝添慨睡觉不锁门的。

    “啊!”一声凄厉的叫声,从郝添慨的房间里传出来,“甘溪,你活腻歪了。”

    “被我压着的你,才活腻歪了,你凭什么看不上我……”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其他声音却越来越清晰。

    许细温听得目瞪口呆,反应过来又面红耳赤,赶快撤离现场。

    第二天,许细温做好早饭,郝添慨都没出来吃。

    到了十一点,郝添慨才扶着腰从房间里出来,手腕上一圈红,出来第一句话就是,“甘溪呢?”

    “走了。”郝添颂终于肯出房间,许细温在轮椅里放着垫子,让他躺得舒服些。

    郝添慨骂了句什么,站在原地呼哧呼哧地喘粗气。

    郝添颂看二哥,奇怪地问,“昨晚上发生什么事情了,甘溪怎么突然走了?”

    许细温又想起来昨晚的那些声音,耳根子发红,“不知道。”

    郝添颂更奇怪,好在没继续问。

    郝添慨回房间,收拾了小小的行李箱出来,大步往外走,声音还在,“许细温,麻烦你照顾阿颂几天,我出去几天。”

    “好。”许细温答应下,又收了阳台上的衣服,“甘小姐的衣服没带走,你带给她。”

    郝添慨捏着递过来的嫩黄色的内|衣,咬着一口好牙,被人戳穿很没面子。

    郝添慨走了很久,闭着眼睛的郝添颂,突然问,“甘溪睡了我二哥!”

    “我不知道。”许细温赶紧否认。

    郝添颂低声说,“我们兄弟两个一样的命运,都是被人睡了,醒来就不见人。”

    “我第二天没走。”许细温纠正。

    郝添颂趁机说,“你后来走了。”

    “……”许细温笨拙地转移话题,“你要不要吃核桃,对身体好。”

    “不吃。”郝添颂接着闭眼睛,不知道是太暖洋洋的太阳晒得他昏昏入睡,还是假寐真生气。

    看时间差不多十二点,许细温要去做饭,郝添颂才反应过来些什么,慢腾腾地说,“昨晚他们在房间的时候,你听到了。”

    “我不知道。”许细温要装傻到底。

    整个下午,郝添颂都呆在房间里,医生进去过一次。

    许细温要进去看看,医生说,“我想,他现在更想一个人。”

    五点左右,许细温进郝添颂房间,他沉沉睡着。

    在床上放着一个打开的折叠床上桌,上面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郝添颂歪着头,睡得很不舒服。

    许细温把电脑拿下来,手指触碰到键,继续工作,里面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出来。

    不怎么和谐的声音,不怎么和谐的画面。

    许细温捧着电脑,怔怔地看着,里面的两个人越演越烈。

    很久后,许细温僵硬着关机、合上电脑,走出房间。

    “他是个男人,却失去了该有的本能,这对他来说,太残酷。”许细温去找医生,医生这样解释那台电脑和里面的声音画面。

    《烂泥糊上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