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孙频频 - 烂泥糊上墙 - 随梦小说网 - 注册送68元

35.孙频频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细温伸手,要推开郝添颂,却被他握住手,放在腰上。手心下的腰,没有肉鼓鼓的,结实有力,此刻紧绷着,轻微颤抖着。

    郝添颂一手控着许细温趴在他心口位置动弹不得,他呼吸略乱,“让李先生见笑了。”

    李先生抱着双臂,却没有退场的自觉。

    许细温快要呼吸不过来,她细胳膊细腿,挣扎得更厉害。

    郝添颂弯腰,薄唇凑到许细温耳边,丝丝地说,“许细温,你要感谢我。”

    许细温终于被他放开,大脑缺氧,模样有点傻地看着他,反应不过来是什么意思。

    够了。

    郝添颂揽住她纤细腰肢,另外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猛力地撞上去。

    在还算谈恋爱那几年,郝添颂和许细温几乎没有亲吻过。许细温放不开,每每他只是稍微靠近她已经跳的老高,后来又有那件事情,再见面,两个人倒是亲吻过,只是少了简单,多了份复杂和纠结。

    郝添颂想亲许细温,像现在这样。

    许细温吃惊地瞪大眼睛,她用力地推郝添颂的肩膀,可他拥抱着她的力量实在是太大,非但没有推开他,反而带着自己撞在隔间墙壁上。

    咚,的一声巨响。

    许细温睁着眼睛,看着郝添颂闭着眼睛。

    郝添颂眼睛是明显的双眼皮,偏大、眼睫毛很长。碾压在唇上的唇是热烈的,可也是笨拙的,只是碰触到,就没有下个动作。

    许细温通过郝添颂的肩膀,看到李先生已经离开,她又推郝添颂。

    她的动作像是突然惹到他,他的动作变得粗鲁和野蛮,把她推倒墙壁上,他欺身过来紧紧地压住她,碰触到的嘴唇不再是蜻蜓点水的似有若无,而是啃咬着、撕扯着、吞噬着。

    一个吻,耗光了许细温的全部体力。

    郝添颂的呼吸很急很乱,他把许细温圈在胸膛和手臂之间,他低头,仔细地看她绯红的脸。

    “手机还给我。”许细温有气无力地推他。

    郝添颂没说话。

    许细温深呼吸一下,又说了一遍,“把手机还给我。”

    “你打算怎么做?卖给别人还是打算做证据?”

    许细温有些恼,“和你没关系,还给我。”

    “你对我,为什么就不能有这种百折不挠的精神。”他像是很生气地抱怨。

    许细温不回应,还是伸手问他要手机。

    郝添颂站好,整理衣服,甚至装模作样地理了理规整的领带。

    “明天回欣荣上班,后面的事情你不用管了。”

    “我不管谁管?你管吗?”许细温揶揄他。

    郝添颂点了点头,“嗯。”

    “你为什么要管?不是说不管吗?”许细温好奇地问。

    郝添颂被她追问得有点生气,粗声粗气地训斥他,“我不管的时候,你说我冷血,我要管了,你又问东问西,烦不烦啊。”

    许细温翻眼看了看他,忍了忍还是问,“他不是要和公司合作电影吗?不会对公司有影响吗?”

    “我心里有数。”郝添颂哼了一声,颇为不屑,“他当这里还是美国,在我的眼皮底下欺负我的人,也该有个限度。”

    郝添颂想了想,提醒许细温,“我既然说管这件事情,肯定会管到底,你就不要再处理,公司对你有新的安排。”

    “好。”郝添颂能插手,肯定会解决得更顺利些吧。

    郝添颂往外走几步,又回头看还站在隔间里的许细温,不耐烦地叫她,“还不出来,这里是男厕。”

    到了走廊里,郝添颂又不急着走,还站在原地看许细温,他的表情有点奇怪,欲言又止又有些纠结的模样。

    “你要说什么?”还是许细温主动问。

    郝添颂看着走廊墙壁上的灯,话轻飘飘的,“许细温,我可能要去国外几天。”

    “因为林小雨的事情?”

    “不全是。”

    “去几天?”许细温左顾右看,话漫不经心的,“祝你一路顺风。”

    他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可郝添颂的眼神,让许细温害怕,好像在做什么决定,是关于她的。

    不要是这样,她急于离开这样让她呼吸不过来的氛围。

    “许细温。”她刚走了几步,郝添颂又叫她的名字。

    “嗯?什么事情。”许细温停住脚步,没有走过来。

    郝添颂对她招了招手,他却自己走过来,不管不顾地抱住她,“可能半个月可能一个月,我要想些事情,等我回来。”

    “……”许细温觉得自己的心脏,像老旧的机器,被涂了润滑油,开始吭哧吭哧地转动。可能罢工太久,运作起来,摩擦着表面的生锈,火花四射。

    “你不要乱跑。”

    “好。”许细温说完这个字,觉得脑袋上落了一只手,在她头顶揉了揉,手的主人用温柔的声音说了一句,“真乖。”

    可能是她自动美化了郝添颂的声音吧,因为他从不曾这样对她说过话。

    第二天,许细温老老实实去欣荣上班,其实是郝添颂夸大了她的重要性。欣荣有艺人几百个,而她只是个无足轻重的新人,哪里重要到工作会等着她的份。

    上班第一天,除了被人揶揄和冷嘲热讽耍大牌外,许细温无所事事。

    这天,郝添颂果然出国了。

    听说,和李先生的合作,泡汤了。

    因为,欣荣的郝总,把李先生得罪了。都说打人不打脸,来日好相见,可郝总偏偏打人脸,还是狠狠的一巴掌。

    据某某知情人爆料,李先生有许多的生活恶习及奇怪嗜好,李先生的形象一落千丈,又被遣送回国。而小道消息对知情人的描述,又像极了郝添颂。

    欣荣公司知道些内情的人八卦,“郝总和林小雨什么关系?怎么这么护着她?”

    “可能是因为林小雨是欣荣的员工,又是郝总花了大价钱请来的吧。”

    另外一个人说,“我看不像,如果郝总真那么重视林小雨,为什么让她带新人,还是个熬不出头的新人,我听说啊。”这人压低声音继续说,“我听上头说,好像录像不是郝总拍的,那不是郝总的手机型号。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发出来,像是在赶在别人之前,替什么人揽事儿。”

    郝添颂离开的第五天,林小雨回来欣荣上班,她精神还不是很好,可比着前几天已经好一些。

    郝添颂从那晚上的莫名其妙的话,没有再联系过许细温。

    无数次,许细温心急地想要知道,他要告诉自己什么事情。

    拿起手机,就算问问林小雨离婚事情的进展也是好的。

    无数次,许细温害怕地不想知道,他要告诉自己什么事情。

    放下手机,如果有进展,郝添颂应该会打电话回来吧。

    郝添颂离开第八天,打回来电话。

    许细温当时在练习舞蹈,她满身大汗呼吸不正常,她反复深呼吸,等稳定些,才接起,“喂。”

    “我是郝添颂。”他自报家门。

    许细温拿着手机,往角落里走,“嗯。”

    你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情?事情办得怎么样?还有几天回来?

    许细温很少像现在这样,明明雀跃又怕的要死,明明想大喊大叫又要忍耐着。

    “林小雨在不在?”

    “嗯?”许细温一时没反应过来。

    郝添颂又说了一遍,“林小雨是不是在你旁边,打她电话没人接。”

    “哦。”许细温说,“你找她吗?我把手机给她。”

    林小雨在舞蹈室的门口那里休息,许细温走过去,穿越了整个舞蹈室。

    距离不远,走了将近一分钟,郝添颂没有再说一句话。

    林小雨接起电话,疑惑地唤了一声,“郝总?”

    电话讲了十分钟,随后挂了电话。

    林小雨把手机还给许细温,看她随手放在一旁。

    “你怎么了?”

    “没事。”许细温用力勒了勒嘴唇,裂出一个笑容。

    “我要出国两天。”

    “事情有进展了?”许细温惊讶地问。

    林小雨点头,她高兴地笑,“我能离婚了。”

    林小雨去美国,没有其他人可以嘱托,把轻轻留在许细温家。

    轻轻很好带,三餐准时做好,她会自己吃不用喂,睡前陪她看半个小时的书,她会乖乖自己睡觉。

    林小雨每天会在轻轻睡觉前打电话过来,和女儿说几句话,并问许细温今天的工作安排。

    许细温说了公司的安排。

    “公司是准备让你做下一个裴绣绣。”林小雨沉默了会儿,说。

    这个许细温能感觉到,可裴绣绣才二十岁出头的年龄,又是欣荣的当红花旦,有好的资源和安排,肯定会优先考虑她。

    就算许细温成为下一个裴绣绣,也只是一个替补版、山寨版,会永远次于裴绣绣。

    隔了一天,林小雨又打电话过来,不是晚上,而是白天。

    林小雨高声呐喊,“许细温,我离婚了,轻轻是我一个人的女儿了。”

    许细温跟着高兴,“太好了。”

    “这次真的谢谢郝总,如果不是他,我是不可能离得了婚的。”林小雨真心实意地感慨,说了很多这些天发生的事情。

    许细温静静地听着,关于郝添颂的,她选择性沉默。

    林小雨那边热闹极了,背景里很多人在说话在喊叫。

    “你那边是凌晨吧?”许细温问。

    林小雨说,“是,案子结束了,大家出来放松。”林小雨可能喝多了,她的声音格外亢奋和拔高,“这次还要感谢甘小姐,她是位很优秀的律师,她的漂亮不亚于任何一位女明星,她……”

    “  ,甘.”

    “……”

    林小雨还在说话,她那边的人都在说话,在欢笑着起哄、打趣,好像是什么经典场面,还有个熟悉的人的声音。

    很奇怪,明明那么多人的声音,明明她需要很努力才能听清楚林小雨在说什么,可她就是能一下子辨别出来他的声音。

    窗外,阳光明媚,和昨天没有什么区别,和以前的任何一个晴天都没什么区别。

    许细温站在窗口,往外看,看着就笑了。

    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

    几天后,林小雨回来,奇怪的是,离婚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可她突然就闭口不谈了。

    很多次,许细温觉得林小雨看着自己,欲言又止。

    这种感觉让她很烦。

    有话为什么不说完,一定要让她猜,让她等。

    “不想说就什么都不要说了。”在林小雨又是一番纠结,终于下定决心告诉她时,许细温拒绝了她。

    林小雨尴尬地看着她,“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肯定是对我没什么好的。”许细温问她,“在电话里,那你说要重新帮我规划道路,我该怎么走?”

    解决了离婚的事情,不再有其他事情分散注意力,林小雨把精力百分百投入工作。

    “艺人职业中,你想成为哪一种?”

    许细温想了想,老实地摇头。选择权,好像一直不在她的手里,她是被人挑着放在什么位置,就做什么工作。

    “演员?你的最好成绩,可能就是现在裴绣绣的位置。”

    许细温摇头。

    “歌手?你声线不算特别,多加练习,结果也不算太差。”

    许细温摇头。

    “主持人?公司有再培养几个主持人的打算。”

    许细温看着放在桌子上,摊开的杂志,“我想当模特。”

    林小雨问,“平面模特?你身高条件有很大优势,我会向公司要求。”

    许细温摇头,“台模特。”

    林小雨有些吃惊,在记录本子上的笔尖,长久没落下去,“台模特很辛苦,生涯期只有短短的几年,你没有基础,现在起步比着别人落后太多,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很疯狂是不是?”许细温笑着说,带着股蛊惑人的劲儿,“可我就想疯一次。”

    很久后,林小雨点头,在本子上唰唰地写了几个字,“不错,是该疯一次。”

    林小雨是位尽职的经纪人,她会为了手下的艺人,全心全意地设计道路。

    许细温没有系统上过模特的培训课,以前那些只是些细枝末节的触碰。林小雨尽可能帮许细温留下重要的拍摄封面的机会,而电视剧电影的机会,她则是能推就推,把腾出来的事情,安排给许细温学习走步和练习形体。

    国内每年,有几次大型的模特大会。

    林小雨给许细温报了名,倒不是希望她能得到什么名次,只是希望她能以模特的身份,出现在那个行业的视线里,不至于别人提起许细温,会说,“那不是演员吗?能做得好模特吗?”

    有个以模特培训为内容的综艺节目,许细温报名了。

    林小雨觉得这个节目的播出平台太差劲,不支持许细温去,建议她平时多练习和上课,争取在比较大的场合,崭露头角。

    许细温说,“这批最优秀的选手,可以得到和超模一姐拍封面的机会。”许细温又说,“学习是我最擅长的事情,那倒不是最难的,再说,你不会希望我只有满脑子的理论吧。”

    林小雨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只好放她去了。

    可在生理期的许细温从冷水里爬出来,脸色发白嘴唇发紫、冻得浑身颤抖的时候,林小雨又后悔被她的伶牙俐齿给唬住了。

    许细温缩在被子里,她头发湿漉漉的,脸上却在笑,“别人都夸我呢,我觉得第一名肯定是我。”

    “你怎么这么犟呢。”林小雨又是生气,又是心疼,还是要给她熬姜茶。

    睡得迷迷糊糊的许细温,嘟嘟囔囔地说,“我是不是看起来很好骗。”

    这一天,郝添颂和甘小姐订婚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烂泥糊上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