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孙频频 - 烂泥糊上墙 - 随梦小说网 - 注册送68元

32.孙频频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漆漆,头顶上的灯泡说不定就突然在你头顶上“噗”的一声,熄灭了。

    现代化的大城市,竟然还有这样破败不堪的角落。

    这些就是林小雨刚到这个地方的第一感觉,房子的主人唧唧哇哇地说着方言,她捡着重要的听,又经过几番费口舌的讨价还价,一个月一千,租到了一套,共用厨房卫生间的单间。

    林小雨裹紧外套,头低着,脚下走得飞快。

    经过巷子拐弯处,听到小百货老板的声音,“四巷十五号?顺着这条路往里面走,走到头就是了。”

    林小雨没有抬头,脚步更快了。

    下午下了雨,路上湿塌塌的,灯光又暗,一不留神鞋子就踩进水坑里面去了。

    因为路上有水,走路声音就显得有些大。

    两个人的脚步声。

    林小雨走到十五号楼门前,整个身子隐在黑暗里,她回头看向路口,可是,空荡荡的并没有人。

    租的是顶楼,只有她一户。

    林小雨打开门,在屋子里的轻轻就跑过来,乖乖地抱住她的腿,仰着头,还是无忧无虑地笑着看着她。

    林小雨心里一酸,差点掉下眼泪,她弯腰蹲下来,和女儿视线相平,慢慢地比划着,“你是不是饿了?妈妈给你做饭好不好?”

    轻轻点点头,手拽着林小雨的小拇指往床边拉。

    到了床边,轻轻抚开来不及规整起来的画笔,把倒扣着的画拿起来,画上是两个卡通人物,一个小一些一个大一些,通过长长的头发判断出来,两个都是女的。

    “你想去学校了吗?”林小雨盯着画看了很久,开口,呢喃。

    轻轻悄悄地看了看妈妈,摇头。

    “等妈妈有钱,送你去学校。”

    轻轻判断不出来这句话的真伪,可只要是林小雨说的,就相信,高高兴兴地笑。

    母女俩正说着话,听到有上楼的脚步声。

    一般,除了收房租的房东,很少有人上到顶楼来,尤其是这个时间。

    轻轻突然紧张起来,她的小手用力地拽着林小雨的衣服下摆,小脸上满是惊恐。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门口。

    敲了几下门,那人似乎在嘀咕什么,后来走开,又去隔壁空着的房间敲了敲,隔了几分钟,又回来敲门。

    房间的门板是老旧样式,上面没有猫眼。

    林小雨站在门后,手里拎着堵门用的木棍。

    “咚咚”房门又被敲了一次。

    好像还有人叫了句什么,林小雨太紧张了,没听清楚。

    “咚咚”在房门又一次被敲响时,林小雨咬住牙,呼啦,用力打开门。

    看到站在门外的人,她长久地怔愣住。

    还是门外的许细温先反应过来,“你们在家啊,我叫门没人开,以为你们不在家。”许细温看林小雨不说话,只是眼睛直直地看着她,防备又疑惑。

    许细温解释,“是我弟弟找到你们在这里的,我没有告诉其他人。”

    林小雨的理智终于归位,她往门外看了看,确定再无其他人,才拉着许细温进屋。

    “不好好上班,你怎么来了。”让许细温坐在唯一的凳子上,林小雨不友善地问。

    轻轻许久没有见到许细温,十分喜欢,赖在她怀里,像只猫咪一样蹭着她的脖颈。

    “我在找你们。”许细温环视了一圈屋里的摆设,心口憋得她呼吸不畅,“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林小雨嗤一声笑,不再板着脸,她抚了抚额前的刘海,“和你没关系,对了,欣荣安排了谁带你?你记住,无论是谁,都不用完全听他们的话,对经纪人来说,这个艺人没有带起来,也就是再换一个的问题,而你自己的前途,只有一个……”

    许细温打断她,“我没有新的经纪人。”

    林小雨愣了一下,“为什么没有?是公司遗漏了还是什么问题?你找经理了吗?郝总呢?你现在在上升期,不应该会把你置之不理。”

    “是我要求不要的。”许细温本打算笑着说,可林小雨虎着脸瞪她,她就不笑了,却也不想让自己看起来死气沉沉的,“你就是我的经纪人。”

    林小雨沉默了很久,再开口,满是苦涩,“实话告诉你,回来我是不打算再做经纪人的,如果不是郝……不是朋友的极力劝服,我可能会找份其他的工作做做,养家糊口那种。我有孩子,又有很多烦心事情,这就让我做不到全心全意把心思放在你身上,这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好事。趁着这次事情,让公司给你换个更好的经纪人吧。”

    “你就是最好的。”许细温急着说,“你心疼轻轻是正常的,请你相信我,我一样喜欢她,一定会保护她的。”

    林小雨歪着头,看她,笑着说,“我的孩子,你为什么要保护。”

    “……”许细温哑口无言。

    林小雨站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是不是还没有吃饭,先陪轻轻玩,我去做饭给你们吃。”

    “好。”许细温满口答应下来,心里想着,反正知道了林小雨住在这里,大不了就多来几趟,她迟早会心软的吧。

    来之前,许细温满腹疑问,“林小雨就算积蓄不多也不至于住在这样的地方吧”“林小雨似乎在害怕什么”,可真见到林小雨,许细温反而忘记了问。

    汤面端上桌,轻轻是小碗,站在地上,扒拉着往嘴巴里戳。

    许细温是最大的碗,她吃得一干二净。

    吃饱饭,林小雨就清晰地表达出来逐客令,“这段时间我们相处得很愉快,你以后不要再来了,过几天,我就带轻轻离开这里,去到一个新地方。”

    “去哪里?”

    林小雨摇头,“还没想好,想好就走。”

    “如果我……如果我更努力表现得更好,你会不会就不放弃我?”许细温鼓足勇气说出口,其实她毫无底气,如果林小雨回答“是,因为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她也是无话可说的。

    可是林小雨没有立刻说,而是问她,“你觉得我是个好的经纪人吗?”

    “是。”许细温毫不犹豫地点头。

    林小雨看着斑驳的木板门,摇头,“我做得不够好。”

    就算许细温试图和轻轻建立更深的友谊,以此让林小雨无法立刻赶她走,可轻轻似乎是理解林小雨心思的,她依赖着林小雨,乖乖地摆手,“再见。”

    林小雨好笑地看着许细温推推迟迟的模样,把她推到门口,“我只是说过几天要走,又没说明天就走,如果舍不得,你明天可以再来。晚了就没车,我这里住不下三个人。”

    得了话,许细温才转身要走。

    林小雨又叫住她,“许细温。”

    林小雨叫的是她的本名。

    “不要总是拒绝郝添颂,有时候他对你,并没有恶意,只是只是……”林小雨费力地搜刮着合适的词语,“只是不知道,怎么对其他人表达善意。”

    许细温点头,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林小雨在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怎么会看不透这次的事情,所有人都在逼她一个单亲妈妈出来做态度,可林小雨还是没有说郝添颂的不是。

    这么一对比,许细温更觉得郝添颂,卑鄙。

    走到一楼,从巷子尽头走过来一个男人,满身风雨,长风衣、脸埋在衣领里,开口说话,声音还算好听,“十五号是哪栋楼?”

    许细温没能一下子想到她站的就是十五号,“不知道,我不是住在这里。”

    “谢谢。”那人只是抬抬眼皮,继续往前走。

    许细温站着有些走神,后知后觉地,眼睛往上瞥,看到左上角,上面挂着生锈牌子上面的数字:15.

    突然,许细温想到什么,急匆匆往楼上跑。

    林小雨对许细温的去而复返,正要揶揄她一番。

    许细温已经气喘吁吁地说,“楼下有个男人,在找十五号楼,不知道是不是找这里的。”

    话说完,林小雨的脸已经惨白。

    许细温更加确定心里的猜测,她推林小雨进屋,“你带着轻轻去其他租客房间里躲躲,我留在这里,如果真是来找你们的,我就说房子是我租住的。”

    林小雨用力摇头,“不行,你不知道,他是个疯子,你不能留在这里。”

    “我说过,会帮你保护轻轻的。”许细温笑了笑,“我可以做到。”

    住在五楼,往下,每层楼住四户,可林小雨没有和一家打过招呼的。

    咚。

    咚。

    是上楼的声音,从声音来判断,是个男人。

    林小雨更急,她推许细温走,“这件事情本来和你没有关系,你赶快走。”

    许细温说,“我们立刻下楼,他一个人,不可能拦得住我们三个。我现在就报警。”

    林小雨惊慌地拍掉许细温手里的手机,她尖声叫,“不要报警,报警他会把轻轻带走的。”

    那是个怎么样的男人,会让一向淡定的林小雨,害怕成这个样子。

    许细温抬手,把外套,遮挡了下怀抱里的孩子,她从上往下走。

    在四楼与五楼之间的台阶上,和那个穿风衣的男人,面对面。

    男人看到许细温,有些吃惊,“你住这里?”

    “对啊。”许细温手臂收紧,紧紧地抱着轻轻继续往下走,“和我男人生气,刚才说的气话。”

    “你也住五楼?”

    许细温摇头,“住四楼。”

    “你怎么从楼上下来?”

    许细温扭头,不耐烦地喊,“这楼是你家的,问东问西的烦不烦,我想抱着孩子跳楼的,舍不得,你这也要管。”

    男人视线,看了看许细温怀里的孩子,他伸出手,想要掀开衣服,“几岁了?”

    许细温往一旁闪了闪,避开,“三岁。”

    “长得挺高。”男人笑了笑,脸上是寒光。

    许细温继续往下走,嘴里说着,“像那个死男人。”

    走了几个台阶,就到了四楼,那人不走,就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许细温。

    许细温有些后悔,刚才为什么没说住三楼。

    话已经说了,就不能反悔。

    许细温往四户门前看了看,其中一户门前的鞋架上,放着男人的皮鞋和女人的高跟鞋,这家不行。一家门上挂着锁,一家门上没挂锁门口没鞋架,不知道家里有人没有,第四户,门口放了个鞋架,上面只有一双鞋,脏了的运动鞋。

    看那个男人要走下来,许细温毫不犹豫不再犹豫,用力拍门。

    心里犹如千百只猫,一起用爪子挠着。

    许细温在继续敲门,和抱着轻轻朝着楼下跑,之前纠结着时,门开了。

    一个顶着乱糟糟头发的男人站在门口,莫名其妙地看着许细温,不耐烦地说,“你是……”

    许细温赶快捂住这人的嘴巴,闪身进去,砰一声甩上门,却在门里声嘶力竭地喊,“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就不管我们娘俩的死活了……”

    过了三分钟,郑驰文觉得自己还是没睡醒,“你是谁?”

    许细温贴着门听了听动静,有上楼的声音,她放下心来,这才解释,“我是许细温,我们见过一二两次吧。”

    郑驰文看看她怀里的轻轻,露出诧异的表情,“你有孩子了?”

    “不是我的。”许细温言简意赅地解释。

    郑驰文探了探头,又八卦地问,“你姐们儿的?”

    “嗯。”她叫林小雨姐,应该算是姐妹吧。

    郑驰文又看了看轻轻,想说什么没有说。

    郑驰文租的房子比林小雨的更小,里面只放着一张床和一个简易的挂衣柜,门里门口放了两双鞋,稍微干净和崭新一些。

    郑驰文对屋里突然多出来的两个人,表现得十分不自在,连让水都忘记了。

    许细温的心思也不在这里,她和轻轻一致地望着天花板,眼睛一眨不眨。

    “我家房顶上有什么吗?”郑驰文跟着往上看,却什么都没看出来。

    “别说话。”许细温不耐烦地训斥他。

    郑驰文委委屈屈地闭嘴了。

    房子不隔音,楼上走路的脚步声都格外明显。

    过了五六分钟,头顶的脚步声轻了,应该是往楼梯口上挪去。

    许细温和轻轻同时舒口气,可这口气只是吐出来,还来不及吸进去新鲜空气,脚步声又响起。

    这次不是在头顶,而是在北边一点,是林小雨租住房间的隔壁。

    楼上安静极了,不再有脚步声,什么声音都没有。

    轻轻扁着嘴巴,大眼睛里都是眼泪,可怜兮兮地看着许细温。

    许细温心里正火急火燎,被轻轻这么一看,她心里更是咣当一声,把轻轻推给郑驰文,“你是个男的吧?”

    郑驰文鼓了鼓眼睛,虽不满还是点头。

    “你帮我照顾好她,就算有人来敲门,就算那个人威胁,都不能把轻轻给他,知道吗?”

    郑驰文被她严肃的样子吓到,他尝试着笑了一下,缓和下凝固的气氛,“谁会来要她,她爸爸吗?哈哈……”

    被许细温瞪了一眼,没了声音。

    许细温的第六感一向是不准确的,比如,她曾经感觉到郝添颂是喜欢她的,可是他耍了她,比如,她以为能和郝添颂白头到老的,可是他一个人走了,比如,她以为自己会有份光彩的未来,可她还在苟延残喘着。

    可这一次,许细温多么希望,她的第六感不要那么强烈。

    她匆匆地上楼,那个风衣男人从上面下来。

    他满意地看着她脸上惊慌的表情,“你说谎。”他笑了笑又说,“轻轻是我的孩子,没有人能把她从我身边带走,林小雨不行,你更不可能。”

    “疯子。”许细温怒声说。

    风衣男人笑了笑,可看在许细温眼中,他像是正舔舐着滴着鲜血的刀子,“你告诉林小雨,不要再自作聪明,如果再有下次,我不会再给她机会。”

    许细温后背汗津津地靠着水泥的楼梯扶手,看着男人优雅地整了整风衣,下楼去了。不知道是不是许细温太过紧张,她觉得男人似乎是知道轻轻在哪个门里面,他刻意停了几秒钟,才离开。

    许细温跑上楼,隔壁搁置杂物的房间门,果然已经被打开。

    门里,林小雨躺在地上,头发蓬乱,佝偻着缩成一团。

    “小雨姐。”许细温不敢贸然去触碰她,她的声音是颤抖着的,多么害怕林小雨不会回应她。

    还好,林小雨说话了,“轻轻害怕了吗?”

    林小雨费力气爬起来,抚开脸上的头发,露出脸上的伤痕,可她脸上却是笑,“今晚上,要麻烦你带轻轻了。”

    《烂泥糊上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