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孙频频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郝添颂是被说有急事给叫回公司的,等他回去,公司里灯火通亮,个个精神抖擞的,不知道在兴奋个什么劲。

    裴绣绣还穿着参加宴会的衣服,如同女王般高贵地坐着。看到郝添颂进来,尤其是脸色不善,浑身带着冷冽的气息,裴绣绣漂亮的脸上闪着兴奋的光,“阿颂,谢谢你。”

    “公司有你的专门公关团队,这个是合同内容,不用感谢我。”郝添颂坐着,手里摆弄着一款老旧的按键手机,试了几次都没能解锁,郁闷地放在桌上,过了几秒,又拿过来继续摆弄。

    裴绣绣脸上带着笑,眼睛看着郝添颂,故意问,“你怎么了?今晚和方总吃饭还顺利吗?”

    “还行。”郝添颂含糊不清地说。

    裴绣绣别有深意地笑,“是吗?如果方总能帮忙,解决麻烦的速度会快很多。”

    “嗯 。”郝添颂还是应着,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裴绣绣咬着唇,心里疑惑,难道他没见到孙频频吗?不然不该这么平静啊。

    “有没有见什么人?欣荣的?”试探地问,裴绣绣从琴姐口中知道有个没有天赋的新人叫孙频频,却不知道孙频频就是,她脱了衣服躺在郝添颂身下,他都无法继续下去的许细温。

    “……”郝添颂终于肯抬头,给她一个眼神,冷如冰的眼神。

    裴绣绣突然自知愚蠢了,试图亡羊补牢,“听说欣荣有几个急着蹿红的,今晚去饭局了,也是在豪笛,还以为你见到了。”

    “我是见着一个。”

    裴绣绣急着问,“谁?”

    “你为什么会这么好奇?”郝添颂的脸色陡然转冷,“还是你早就知道,是谁会去。”

    裴绣绣的表情僵硬住,坐着一动不敢动,伪装着笑容,“我又没去,怎么可能知道。”

    “裴绣绣,不要挑战我的底线。”郝添颂沉声,说。

    裴绣绣站起来,冲到办公桌旁边,紧紧地抓住郝添颂的衣袖,小心翼翼地揪着,带着哭腔地辩解,“阿颂,你实在太爱你了,我再也不这样了。”

    郝添颂把旧手机放在口袋里,“我不会给愚蠢的人,第二次犯错误的机会。”

    郝添颂走出办公室,还有没眼力见的人,冲上来邀功,“竟然有人敢和绣绣穿一样的衣服,还好我及时给拦下来。”

    “发出去。”冷冰冰的三个字。

    下属啊了一声,看着郝添颂的背影,再看看站在门口脸色发白的裴绣绣,“郝总,是裴绣绣,绣绣姐啊,不是别人。”

    郝添颂一直在等一个电话,这个电话过了一个半小时才回过来,朋友抱怨,“你如果让我查近两三年发生的事情,我十分钟能搞定,你让我找□□年前的事情,又是大晚上,我可是费了大力气,这个人情你可是欠了我的。”

    郝添颂开车往医院去,“查到什么?”

    朋友说,“你让我查的这个姑娘可够倒霉的,她那几届都在传着她为了钱陪人睡觉的传闻,家是女儿的家长担心孩子受影响,去学校要求过几次,不能调班就转学。有几个学校里的小混混,放学路上堵过她,听她同班同学说,吓得不轻,她有一两个月没去学校,后来父母就给她办了转学,去了小县城。到了新学校,又留了一级,有个同学的亲戚还是什么的,知道点细枝末节的,在新学校又传开,反正查到的就是,她没有朋友,成绩没你说得那么好,性格内向,家人带她看过心理医生……”

    “谢谢你。”郝添颂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我给你的时间段,她家有没有什么大的支出?”

    朋友那边呼啦呼啦是翻纸的声音,“有一件,那段时间,她弟弟出过车祸,花过不少钱。”朋友又疑惑着自言自语,“这姑娘家境普通,不像是能一下子拿出来二十万的啊。”

    “我知道了。”

    当所有的事情都串起来,郝添颂觉得他几乎呼吸不过来了,难道真的是他错了?错了这么多年?

    郑驰文觉得这是他见过的最能哭的女人了,一个半个多小时过去,她声音早已经哭得沙哑艰难地发出声音,可她像是还有没有发泄出来的委屈,憋着嘴巴呜呜咽咽地,眼泪直掉。

    又是二十多分钟过去,郑驰文站得脚发麻,他吞了吞口水润喉咙。用脚踢了踢蹲着发呆的女人,“你渴不渴?”

    许细温摇头,她头扁在手臂上,眼睛发直,不知道在想什么。

    郑驰文更加尴尬,他手放在口袋里,“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就是和客人打架了么,他没有给你钱吗,还是少给了……”

    许细温听着那人聒噪,她抬头不耐烦地说,“你话一直这么多吗。”

    “对不起,我职业问题。”郑驰文解释,想了想又问,“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倒在地上的老大爷他都敢扶起来,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许细温困难地站起来,她腿一瘸一拐地往前走,“不用。”

    第一次见她,她像是被全注册送体验金娱乐平台抛弃了一样,在桥上撒钱。

    第二次见她,她像是找到了全注册送体验金娱乐平台,眼神和眼睛里的光彩都是带着亮光的,好像什么美好的事情在等待着她。

    第三次见她,她像是要抛弃了全注册送体验金娱乐平台一样,绝望又无助地走着。

    郑驰文转身往警察局方向走,他的破自行车还在里面放着。走了几步,心里不知作何想法,偏偏又回头,看着那个孤单离去的人,她耷拉着肩膀、低垂着头。

    为什么会觉得难过,和于心不忍呢。

    郑驰文脚挪了几挪,嘴唇抿了几下,下了极大的决心,朝着那个人走过去,“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不去。”许细温径直往前走,她现在谁都不想见,也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郑驰文伸手,察觉到许细温的闪躲,他没有握她的手,而是拽住她的手臂,“反正你不想回家,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不去。”许细温甩着手臂,不肯让这个陌生人碰自己。

    偏郑驰文格外执着,他拽着许细温大步往警察局走,转头,冲着许细温憨厚地笑,带着点恶作剧的狡黠,“除非你现在把钱还给我。”

    算了,就跟他去看看吧,反正她没有地方可以去。

    郑驰文骑着他那辆二手的自行车,不知道哪里蹭着了,转轮子的时候咔嚓咔嚓地响。郑驰文骑着自行车,带着许细温,来到的地方是……医院。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许细温的脸色发白,她双手背在身后,脚往后退着。

    郑驰文对她抗拒的反应有些吃惊,“不要害怕,跟着我进去。”

    许细温转身往外走,“我不喜欢医院。”

    郑驰文拦住她,他伸着手臂堵住她的去路,“相信我,对你会有帮助的。”

    他对着许细温伸着手,许细温的双手背在身后,她眼睛看着面前这个面貌普通发型老土,五官憨厚,性格朴实的男人。

    可能是许细温看得太久,郑驰文脸上的笑变得不自然,可他伸出去的手没有收回来。

    “我可能随时会走。”许细温伸手,扯着他衣袖的袖口。

    郑驰文咧着嘴巴,拍着心口保证,“行,你想走,我就带你走。”

    许细温跟着郑驰文来的是急诊,就算是夜晚,医院仍旧是热闹非凡的地方。他们刚到,就有几张躺着满身血的病人被推进来。

    医生脚步匆匆,护士呼唤着路人让路,家属跟在身后,哭得撕心裂肺。

    “应该是车祸了。”郑驰文探头看几眼,回头又看许细温,故意说,“挺年轻的。”

    许细温看着那行人离开的背影,点了点头。

    郑驰文见她听进去了,心里一喜,“人活着的时候,就该好好活着,是吧。”

    许细温疑惑地看他一眼,郑驰文还是笑,紧张的表情放松一些,握着的拳头也放开了。心头偷偷的抹把汗,他真的不擅长安慰人。

    他们坐在医院走廊里的凳子上,是从门口到手术室必经的路。

    出车祸那个还是没有救回来,他年轻的妻子抱着幼小的儿子,坐在地上哭得形象全无,天塌了一样;还有一个执勤的公职人员,据说要截掉一条腿……

    “我们走吧。”郑驰文看许细温越来越安静,他想是不是造成了反作用了,给她带来了更大的负能量。

    许细温摇头,“等会儿吧。”

    “等什么?”

    “一个新生命。”

    又过了十几分钟,一声啼哭,让两个小时内经历了数次死亡的路人和工作人员,终于看到点值得高兴的事情。

    许细温站起来,郑驰文还正探头看热闹,许细温主动伸手拽他的手臂,“走吧。”

    凌晨三点,郝添颂还没有睡,他靠坐在床头,手里捏着的照片已经带着褶皱、泛黄。

    照片上的两个人长相青涩,戴着一样傻气的帽子,男孩的手臂搭在女孩的肩膀上,女孩眼睛直直地看着镜头,抿着嘴笑,男孩却一直在看她。

    照片是高一暑假拍的,也是郝添颂和许细温唯一一张同框且只有两个人的照片,曾经被他当作宝贝一样珍惜着,也曾被他像垃圾一样丢过垃圾桶,可最后还是被夹在书里,落了时间的尘埃。

    郝添颂知道许细温可能是喜欢他的,可这种喜欢总是带着防备和退路,在那个喝醉酒的夜晚,郝添颂凭着鲁莽,他不管不顾地亲了许细温。知道做那件事情可能会让她讨厌他,可他就是控制不住,嘴巴不停地许着承诺,“我肯定会娶你的,许细温,我喜欢你。”

    她放不开,他何尝擅长,第一次的尝试,莽撞对上害怕,结果就是两个人都痛,可郝添颂的痛又带着些畅快,有了股终于的感悟。

    怀里抱着已经累得睡着的她,只剩下傻呵呵地笑,兴奋得一晚上不敢睡,恨不得立刻跑到大路上又喊又叫:许细温终于是我的了。

    那天早上很早,可能四五点,许细温就醒来,她脸色不太好应该是有些后悔了,手用力地揪着沙发上的血迹,表情懊恼带着点生气。郝添颂自知理亏,他狗皮膏药一样地贴过去,“你饿不饿,我带你去吃东西。”

    “我要回家。”许细温低着头,声音哼哼一样。

    郝添颂说,“旅行团行程还有一天,我们还能再玩一天,家长不会知道的。”这次出来是报了旅行团,又遇上大雨天取消行程,一行人都是同学,才来酒吧玩的。

    “我要回家。”许细温拽住放在旁边的白色袋子,闷头往门外走。

    郝添颂赶快跟着站起来,“这么早外面没车,我送你回去。”

    到了许细温家楼下,许细温打开车门就走,头也不回,她有些闪躲郝添颂的脸。

    可是郝添颂实在太高兴了,根本没发现这些细节,他扒着出租车的车窗,扬着嗓子对她叮嘱,“今天你在家休息,我明天来找你。”坐回车里前后翻着手机,得瑟地笑。

    司机年龄不算大,看他的模样,笑话着说,“女朋友?”

    “嗯,漂亮吧。”郝添颂止不住地炫耀,他身子往前倾,扒着司机座椅。如果那时候有炫女友狂魔,就是他那样的,“她是我们班的班花,学习特别好,现在是我女朋友了,我是她第一个喜欢的人……”

    郝添颂忘记第二天他去做什么了,第三天去找许细温,她已经不在家。

    郝添颂给过许细温手机,她不肯要,现在他联系不到她,只能一趟趟往许家跑。按照郝添颂的个性,他是要直接找上门的,可许细温说过父母要求严格,担心她会翻脸不搭理他,郝添颂忍着一直没上楼。

    又过了几天,还是没找到许细温,她的父母竟然来了家里。

    “叔叔阿姨。”在外面踢球的郝添颂被郝添慨叫回家,看到坐在家里的人,个个表情严肃,他还没意识到气氛的怪异。他眼睛往四处看,笑嘻嘻地问,“许细温呢?她去哪里了?”

    《烂泥糊上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