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转变.07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细温被通知培训费已经交齐,她并不能清楚记得那天晚上到底发生过什么,既然见不到郝添颂,就无从考证。

    许细温是不能见到郝添颂本人,可并不代表她不知道他的消息,郝添颂再次上了娱乐版块的头条,且暂缓去国外的行程。对于他突然的决定,外界有两种决定,第一种说是因为裴绣绣,第二种是因为欣荣。

    第二种原因是,郝添慨和欣荣的一个叫林羡宁的女演员有异常的关系,且该女演员死在酒店房间的浴缸里,郝添慨当时在同一个房间。郝添慨平日里光芒毕露又是花花公子的形象,有了这件事情,更多的人想要趁机绊欣荣一脚。王暮芸免了郝添慨的职位发配边疆,由小儿子接手管理。

    第一种原因是,昨天爆出来的娱乐新闻,硕大的标题“郝添颂连夜探班裴绣绣,酒店共度二十四小时,恋情曝光”,正是热恋期,怎么可能两地分居。

    两个原因放在一起,选择相信第一种的更多些。

    粉粉一边吃着许细温做好的鸡蛋饼,一边翻着报纸感叹,“有些人就是命好,郝添颂这棵大树真的被裴绣绣给傍上了,她以后只会更加如日中天了。”

    “嗯。”许细温把保温杯里的鸡蛋饼全部拿出来,放在碗里面戳着。

    “孙频频,你这鸡蛋饼做得挺好吃。”粉粉又咬了一口,“你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做早餐了?”

    “脑抽。”许细温声音闷闷的,眼睛看了下报纸,把一团糟的饼扔进垃圾桶里,“不用试探了,他应该就是不喜欢了。”

    “什么?”粉粉吃惊地看着她的动作,吓得僵硬住吃饼的姿势。

    许细温摇头,“没什么。”

    粉粉吃饱了,扶着圆滚滚的肚皮,哀叹着说,“孙频频,你有没有觉得我胖了?我怎么觉得我肚子大了。”

    许细温看了下粉粉紧身衣裙下微微鼓着的肚子,她实诚地说,“是不是吃太多了。”

    粉粉瞪着眼睛,“我再换身宽松的衣服,省得显肉。”粉粉问,“晚上的局,你去不去?”

    “不去了,今天累。”许细温有气无力地说。

    粉粉点头,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顶,“这样的局估计没什么意思,我去看有没有什么有名的人,尽量早点回去,最近总是睡不够。”

    许细温今晚上不能去饭局的原因是,戚好好下了死命令,做为闺蜜许细温必须见见她谈了一个星期恋爱,被称为男神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许细温回家换了双平底鞋,衣服穿了套内白色短袖外面是件黑色的小西装,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头发扎成马尾,干净的脸上粉黛未施,她还是清楚今天自己要扮演的角色。

    到达商量好的酒店,许细温早到半个小时,她拿着手机玩,时不时地和粉粉聊上几句,替她打发无聊的时间。

    等到将近八点,才看到戚好好从门口进来,她今天穿了条连衣裙,头发扎成丸子头,显得格外乖巧。许细温对戚好好招手,戚好好没有看到她,只是站在门口,一直往门外张望,像是在等什么人。

    许细温把桌上的杯子用开水涮干净,两个杯子摆放在座位连在一起的座位上。

    “细细,你到得好早。”戚好好蹦蹦跳跳地过来,她压低头凑到许细温面前,低声,却压制不住声音里的喜悦,“他在外面停车,很快进来,你帮我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喜欢我。”

    “你们已经在谈恋爱,他怎么可能不喜欢你。”许细温理所应当地说,她抬头要笑话戚好好的紧张过度,戚好好已经跑开,“我去看看,他为什么还没有进来,是不是找不到位置呢。”

    许细温无奈地摇头,戚好好绝对是会见色忘友的人。

    隔了两三分钟,戚好好和一个男人从外面走进来,男人个头看起来还算高,头偏着在和戚好好说话,看不到面部。从他干净的衣领衣袖来看,这不会是让人会讨厌的男人。

    许细温站起来,叫了声戚好好的名字,试图让自己在别人眼中不是那么呆板。

    戚好好抬头,身边的人同时抬头,他是浓眉双眼皮的大眼睛,听到声音只是疑惑,待看到许细温的脸,眼睛瞪得更大,表情甚为震惊。几秒钟后,他又恢复到温和的表情,又是意料之内的表情。

    许细温却是呆若木鸡,浑身僵硬地看着那个人走近,她身子往后退。

    那人表情淡定甚至是愉悦的,走到跟前,伸了伸手,“许细温,好久不见。”

    粉粉觉得这是她参加过的局中最无聊的一个,更让她气闷的是现场不止她一个女的,光是欣荣的艺人就有三个,个个比她名气大。这几个名气大的先挑,自然选择了最好的肥肉,到粉粉只剩下根鸡肋骨,没什么本事,手还不老实,让她烦不胜烦。

    粉粉推了几次旁边的男人,那人不干不净地骂了她几句。同公司的女艺人探头看过来,鄙夷地笑。粉粉回以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心里狠狠骂那几个人:都是出来卖的,谁比谁高贵。

    粉粉和左边的女艺人之间隔着一个男人,等这男人去厕所,那女人挪过来,“这些男人就这样,你别在意。”

    “不会。”粉粉心里有些讶异,左边这女艺人连续出演了几部大热的改编电视剧,身价正是上升的时期,怎么会也在,而且会主动和自己说话。

    左边女艺人叹口气,“这里都是小虾米,一个晚上的时间又浪费了,早知道就去隔壁间了,那里刚好缺人,有正中的方总在呢。”

    “那个给女人花钱不手软的方总?”粉粉的眼睛瞪大,她往左边挪挪,和她凑得更近,“除了方总还有谁?我能介绍个朋友过来么。”

    女艺人摇摇头,“估计不行,方总要求高得很,只喜欢手长得漂亮的。”

    粉粉脸上闪着兴奋的光,她用力拍了下大腿,“我朋友是手模,手长得绝对漂亮。”

    女艺人看起来也很激动,“那你给你朋友打电话,让她赶快过来,我再确定下那边人到齐了没有。你这朋友运气真好,如果能傍上像方总这样的大款,还做什么艺人啊,回家当富太太就行了。”

    “行,你赶快帮我问问,我去给她打电话。”粉粉唯恐机会不等人一样,急匆匆地站起来,手已经在翻着找电话本。

    女艺人探头看粉粉已经走远,她拿出手机发短信,“粉粉有凶没脑,我说什么她都相信,已经通知朋友过来了,估计就是孙频频。”那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女艺人笑的前仰后合,“听说又有珠宝公司找你做代言,你以后也要多带带我。”

    粉粉猫着腰躲进包间的小房间里,“孙频频你在哪里?赶快来豪笛,这里有个局缺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

    粉粉没说完,听到许细温轻声对旁边的人说了句不好意思,然后是凳子拉开的声音,粉粉问,“你有事情?”

    “豪笛在哪里?”

    粉粉哦了一声,继续说,“刚才碰到同公司的艺人,说隔壁房间的饭局缺人,一次四千。挣钱倒是小事,饭桌上有几个大鳄,你如果能结识到,还怕翻不了身吗。”

    “哦,我知道了。”许细温眼睛瞥到有人往这边走,她急匆匆地挂掉电话,手机来不及放进口袋里,那人已经走近。

    “许细温,刚才没能和你好好打招呼。”余晖只是伸伸手,就看到许细温往后退,他愣了下往后退一步,“你最近过得好吗?”

    “好,很好。”许细温几乎是控制不住地双手背在身后,用力地握住手机,她没有抬头看他,声音听起来软绵绵的,像是受惊了一样,“我有急事要走,今天很高兴见到你。”

    余晖跟在她身后,急声说,“细细,我不知道你是好好的朋友,她说好朋友叫细细,我不敢想是不是你。”余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只是想挽留住许细温几乎是跑着的步子,“细细,对不起,当初我刚知道实在是太意外,我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许细温突然回身,她手伸着,做出阻挡的姿势,她声音哽咽,“为了不让大家难堪,不要再跟着我了,好不好。”

    “细细。”余晖俊秀的脸上是痛苦的表情,“我知道当时我的反应伤害了你,对不起。”

    许细温倒退着,她眼睛看着余晖,突然歪头,粲然一笑,“没关系。”说完,经过吃饭的那桌,捞过双肩包,跑着出了酒店。

    “细细,你去哪里?”戚好好吃惊地站起来,她想追出去,许细温已经跑远,她回头看余晖,“你和她说什么了?她看起来很不好。”

    “好好,我想你坦白一件事情,许细温就是我无法忘记的前女友。”

    前女友,许细温的确是。

    郝添颂是许细温认识最早的,在她懵懂、新奇又害怕的年龄,他带来的是阳光的、冲动的、刺激的爱情,让许细温心动,可两个人太短,许细温刚品出来味道,就经惨烈的方式结束。

    严格意义上说,余晖才是许细温的第一个男朋友,他温和、耐心、时常是笑着的,他追许细温的方式不强烈,知道她是温吞吞的温水,他就自动把锅底的火柴减少点。他从来不会强迫许细温做任何事情,她喜欢一个人看书,他就隔一个位置看同一系列的书,她不用张口说话,他就能读懂她是开心还是难过了。

    余晖满足许细温对平等爱情对稳定婚姻的所有憧憬,她尝试过让自己放下芥蒂,不停告诉自己:不是所有人都是郝添颂,余晖这样温柔是不可能丢下你一个人的。

    许细温和余晖确定恋爱是在一个余辉染红半边天的傍晚,她害羞又紧张得鼻尖冒汗,余晖知道许细温害怕肢体触碰,他和她走在一起时常是双手背在身后的,绕着跑道走了两圈。在说要送许细温回宿舍时,许细温终于伸手轻轻地拽住了他的衣角。

    许细温和余晖分手也是在一个余辉染红半边天的傍晚,还是在足球场外的跑道上。许细温抱着书看到余晖跑过来,她向着他跑过去,递纸巾给他。余晖没有接,他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许细温,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真的为了钱陪人睡过?”

    许细温的手举着很久,她收回来,像今天一样背在身后,用力地绞着,她的噩梦重现,有一天,她又是一个人了。

    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摆脱不了纠缠的流言。

    粉粉等在酒店门口,看到许细温下车,她高高地举着手,小跑着过去,“你眼睛怎么红了?哭过?”

    许细温偏开头,不肯让粉粉看,“房间号是多少?”

    “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粉粉见许细温埋头往里面走,她拽了拽她的手臂,“要不你还是回去休息吧,我看你情绪有点奇怪,成名不急于一时。”

    “没有啊,我很好。”许细温咧嘴笑了笑,“我现在情绪高涨,头脑又很清醒,从未有过的。我早该知道,任何男人都接受不了我的过去,既然已经这样,我为什么还要为自己洗白呢。”

    粉粉听着她偏激的话语更加担心她,可看许细温态度坚决,只好说,“行,你进去后小心点,饭菜只吃盘子里的,酒少喝,我在门口等你,我们一起回去。”

    许细温走了几步,见粉粉捂着肚子站在原地,“你不进去?”

    粉粉疼得声音有点变,“我可能是拉肚子了,去次洗手间再进去。”

    《烂泥糊上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