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转变.02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试衣模特,许细温又做了一个月。

    换上新衣服,走着优雅的猫步,虽然只是七八米的水泥地,许细温却觉得自己是鲜活起来的,像过去,她走过的领奖台一样。没有闪烁的灯光,已经能想象到是多么的光彩夺目。

    可唯一让许细温接受不了的是场地总有男设计师,国内的国外的都有,而他们从不知道避讳。试衣模特,有个很重要的觉悟就是:你不是一个人,你只是个会自动移动的人体模特,不该有忌讳。

    可许细温就是做不到,在人来人往的场地,宽衣解带。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试衣模特的收入太少,不足以支撑着她报的形体、特长课的费用。

    所以在一个月后,许细温进欣荣后的第二个月,她又被转成了其他的模特。

    戚好好问许细温,“你坚持得这么艰辛,为什么不求郝添颂,或者郝添慨呢?只要你开口对他们说:我没有钱支付培训费、我的经纪人刁难我、请为我规划完整的前途,他们肯定会帮你,这对他们来说,只是张张口的小事。”

    “好好,你见过好学生带小抄吗?”

    戚好好愣了愣才想清楚许细温说的是什么,“细细,你太坚持自己的原则,可捷径,就是这个圈子的规则。”

    “这个注册送体验金娱乐平台上,我,最不想求的就是郝添颂。”许细温扁着头放在膝盖上,她蜷缩成一团,“不想让自己在他面前,太过卑微。”

    戚好好陪着哀伤了一会,突然又像打了鸡血一样,“细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见见我男神?”

    “好啊。”许细温蔫蔫地应着。

    快下课时候,琴姐来五楼,轻轻地敲门,指了指许细温,示意她跟着出去。这是许细温不知道多久后,再次见到琴姐,她知道,有工作了。

    站在走廊里,琴姐手里翻着手机,简单概括地介绍,“有个,出去拍,想不想去?”

    “多少钱?”许细温点头,并问。

    琴姐吃惊地看着她,像是不能想象刚走进欣荣那个胆怯的女孩,怎么突然胆大起来,甚至主动问起价格来了。

    “一千。”

    “行。”许细温指了指自己的衣服,“我穿这套衣服可以吗?”

    琴姐更加吃惊地看着她,模样竟然有点傻。

    拍摄地方有点偏,几乎出了市区,滴水未进的许细温坐在后座,被颠簸得有了轻微的晕车症状,下车时候,她脸色苍白嘴唇发紫。

    琴姐看她狼狈的样子,不耐烦地催促她,“快点,别让所有人等你一个,你还没到那个资格。”

    许细温昏头昏脑地跟着琴姐往里面走,头晕目眩让她觉得地板是在晃动的,用右手狠狠地掐住大腿,疼痛终于让她稍微清醒一些,勉强跟上琴姐的大步子。

    也许,她该在饮食上稍微放松一下。

    进了院子,迎面走来一个男人,虎背熊腰的十分壮实,和琴姐打招呼,“等你们半个小时,怎么找了个新人?”

    琴姐歉意地说,“路上堵车耽搁了点时间,她虽然是新人,还是不错的,你们试试。”

    男人把许细温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点头,说,“现在换人来不及了,跟我过来吧。”

    许细温被带进一个房间,男人指了指挂在椅子上的白色浴巾,“换上吧。”

    “不是拍洗手液的吗?”在来的路上,琴姐是这样和她说的。

    男人没有出房间,就在旁边摆弄机器,闻言奇怪地看她一眼,“就是拍洗手液的,为了视觉效果,你得把衣服|脱了,谁愿意看穿着衣服的女人。”

    “对不起,和我知道的是不一样的。”

    许细温没有换衣服,她找到琴姐,把事情说了一遍,“能不能不换浴巾?”

    大象洗手液这边只想拍简单的宣传,并不算正式的投入市场,出得价格又低,欣荣才让新人的许细温来,而且事前说的并不需要脱,只是拍几个手和脖颈的细节。

    琴姐与人了解情况,“这和最初说的不太一样。”

    还是迎接她们的那个男人,“没有点视觉冲击和想象力,谁愿意感兴趣和喜欢看。”男人顿了顿又说,“如果来的是裴绣绣,只用出现半张脸和一只手,效果就足够了,她一个新人,就算脱|光了不一定有人愿意看。”

    琴姐见这边态度坚决,就和许细温说,“这一行都是这样的,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如果,是裴绣绣,你会让她拍吗?”许细温不知为何,会这样问。

    琴姐想也不想就说,“怎么会,绣绣怎么能拍这样的,会影响她的形象……”琴姐说出口,又觉得有些不妥,可她并不认为是什么大问题,“你和她不一样,你没名气没身价,能有拍,露个面已经不错,别挑剔。”

    许细温站着没动,她紧紧地握住浴巾,“我想赚钱,可我不|脱。”

    这次做工作,许细温再次违反了琴姐的三不原则中的一个,在她温吞吞地说了那句话后,琴姐看着她许久,应该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她。

    很久后,琴姐嗤笑一声,“你以为自己是谁?公主?还是女王大人,要我们求着您脱吗?如果不是看在郝总的面子,你什么都不是,到我这里拿捏起来了。几天不见,以为你想通了,没想到,还是个榆木疙瘩。”

    琴姐打电话回公司,又叫了个手模班的女孩子过来。

    女孩叫粉粉,来后什么都没问,跟着男人去换衣服,衣服换了一个小时,还是那件浴巾。从房间里出来,女孩的脸粉扑扑的,眼眸带水妩媚动人,那个男人看她的眼神大剌剌的,十分直接。

    没人再搭理许细温,她提着包站在最外处,和这个欢声笑语的拍摄大棚,格格不入,第一次开始怀疑:她为什么会走进来。

    粉粉站在洗手台前,弯腰压背,岌岌可危的浴巾堪堪遮住心口位置,画面十分招惹眼球。拍摄间隙,那个男人热情地忙前忙后,帮粉粉摆弄浴巾时,毫不避讳在场的其他人,手在粉粉身上摸来摸去。

    而粉粉,只是一脸娇羞,嘴里娇嗔地叫着,“讨厌。”其他人也都是见怪不怪的表情,只有许细温看得浑身不自在。

    拍摄场地没许细温什么事情,为了不惹得琴姐更讨厌,她去洗手间跑了两次。第二次进洗手间时,粉粉也在,洗手台子上放着玻璃杯,里面是喝了一半的水。

    粉粉看到许细温进来,把手里的药盒团成一团,揉得皱巴,扔进垃圾桶里,打开小包,拿出口红,对着镜子描摹着。

    许细温往隔间里走。

    “怎么?觉得我得到机会的手段不光明?鄙视我吗?”粉粉对着镜子,看自己涂画好的鲜嫩嘴巴。

    “没有。”许细温打开隔间门,抬脚走上台阶。

    粉粉转过头,她冲许细温笑,“鄙视不要紧,只要能得到想要的就行。”粉粉用手指把涂多的口红蹭掉,“第一次做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婊|子,和站街的没什么区别,可后来我又不那么觉得,你知道为什么吗?”

    许细温没说话。

    粉粉自顾自地说,“成功,需要代价。”粉粉合上小包,她脸上挂着得意的笑,“谢谢你的清高,请继续保持住,让我多一次机会。”

    这是许细温进入圈子,得到的第一个经验:你不要,自然有人争着抢。

    回去的路上,琴姐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许细温和粉粉坐在后座。粉粉脸色有点不好,眼睛几乎合起来,抱着手臂缩在后座上。

    “又吃药?说多少次,吃药多了会影响内分泌,看看你的皮肤。”琴姐看着粉粉,不悦地说。

    粉粉蔫蔫地回答,“不吃药怀孕怎么办。”

    “怎么还没去医院上环。”琴姐说,“上了环,省事儿。”

    “戴那个时间久了,会怀不上孩子。”粉粉捂着嘴巴,干呕一阵,却什么都没吐出来,“老王说最近会再拍支,这是最后一次。”

    “上你的时候说的?”琴姐嗤一声,“说你凶大无脑你还不乐意承认,男人在那时候说的话有几句是做得准的。老王是什么职务,公司拍什么用什么人,哪是他一个普通职工说得算,你就是犯贱,轻易就跟他睡了……”琴姐说了很多,叽叽呱呱的。

    许细温去看粉粉,她已经靠着座椅睡着。许细温褪下自己的牛仔外套,搭在粉粉身上,她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许细温,嘟嘟囔囔地说了句谢谢,偏过头继续睡。

    许细温转头看向窗外,没有去擦粉粉眼角透明的水滴,害怕太过灼热,会烫伤她。

    第一次审视自己,她辛苦的坚守着的原则和清高,除了让她失去更多的机会,还能有什么用?

    为了成功,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烂泥糊上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