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转变.01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模特这条路,比许细温想象的更难走。

    她在欣荣已经培训一周时间,每天就是上关于手的知识课,及如何展现手美感的形体课,竟然学了仪态仪表,和风牛马不相及的古筝……

    同培训的其他学员每天忙进忙出的接进摄影棚,只有许细温雷打不动,是教室里的固定听众。

    许细温面上淡定,心里开始慌起来,什么时候才能赚钱。

    只是一周时间,光是手部保养和其他的投入花费,许细温已经花了两三千块钱,看着越来越少的数字,她越来越坐立不安起来,像热锅上的蚂蚁,转来转去的找不到出路。

    还好,第二周的第四天,琴姐来找许细温了,说是有找她拍摄。

    因为拥堵,一个小时的车程走了两个小时,到达拍摄地点有些晚。

    导演早已经等得不耐烦,“怎么这么久?我们开始拍吧。”导演往里面走了几步,又突然回头看跟在后面的许细温,“她是谁?怎么不是裴绣绣?”

    琴姐解释,“这是我们公司的新人,重点培养的。”

    导演有些不太愿意,“你们要是早说不是裴绣绣,我就不等这么长时间了。你知不知道,为了裴绣绣,我推了好几个咖的拍摄行程。”

    琴姐笑着打哈哈,和导演并肩往里面走,声音并不压制,“她是郝总安排进公司的,我们都给郝总点面子,凑合凑合吧。”

    导演又回头看了眼许细温,“我正纳闷呢,欣荣选人的水平什么时候降得这么低了。”

    拍摄的内容是某珠宝公司,为了迎合节日,设计的一款情侣对戒。

    今天拍摄的内容就是两只手,怎么衬托这枚戒指。

    许细温上了一个星期的课,老师说过的每句话她能清晰地记得,她熟练地掌握每个动作要点。可当她站在摄影棚内,大灯突然打开,晃得她睁不开眼睛时,她脑袋里一片空白。

    “往左点……往右点……手软一点……不要僵硬……”

    相机一直响个不停,可最后删减得只剩下一张照片。照片里许细温的手指修长、干净,指关节匀称小巧,在灯光的照射下,美得透明和让人眩晕。

    导演和摄影师均不满意,在收拾场地时候,评价,“这次是看在郝总的面子上,以后不是裴绣绣,我可就不拍了。”

    “不会,肯定不会了。”琴姐满脸笑意和人聊天,“绣绣前几天还说,和您合作最舒服,还问什么时候能再合作。”

    聊起裴绣绣,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放松的。

    没有午饭,许细温又被叫上车,关上车门,琴姐脸上的笑容卸下来。

    “你是木头人吗?你什么都不用做,只用伸着手就行,连这样都做不到吗?”琴姐气急败坏地叫,把头发甩来甩去的,表示她此刻的气愤,“我带了那么多人,你是见过最笨的一个。”

    许细温默不作声,听着琴姐的发泄。

    琴姐训斥了半天,不见她回嘴,态度倒是挺好,却更让她气闷。觉得自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你到底为什么进这个圈子。”

    “为了成为像裴绣绣一样的人。”

    琴姐嗤一声,笑了,“梦做得倒是挺大。”

    回到公司,琴姐去找经理,提出来换经纪人的要求。

    “她是新人,什么都不懂,你是金牌经纪人,多带带。”经理一方面不敢违背郝添慨的意思,又不能惹了琴姐,这位可是公司的真正大牌。

    琴姐双手交叉放在心口位置,“我真是没见过她这么笨的,说话声音不大、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得人教,她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经理人摆手,许细温倒了杯水放在桌子上。

    “她现在不开窍,是还没上道。”经理人说,“绣绣刚进公司时候不是也这样,胆怯得很,现在发展得挺好,还不是你教导有方。”

    琴姐失语一阵,“从公司给她定的路线我就不满意,什么‘第二个裴绣绣’,是个人都能成为裴绣绣吗?她怎么比得上绣绣。。”

    在经理人好说歹说下,琴姐勉强答应,再带许细温一段时间。

    在琴姐出去后,经理人叫住许细温,“你是新人,不只是要脾气好、手脚勤快,还要学会人际走动。”

    许细温疑惑地看着经理。

    经理叹口气,只得把话说得更清楚,“你要多和琴姐走动,先让她接受你,以后的路会更顺利些。”

    许细温下班后,买了千把块钱的东西,送到琴姐家,敲门很久,才被打开,是个男人。门半掩着,他站在门后,防备地看着许细温,“你是谁?”

    “琴姐在吗?”

    男人把门又关上一些,“在屋里,你是谁?”

    “我是琴姐带的新人,许细温,我想……”

    许细温话没说完,男人一把夺过她提着的礼品,“我会和她说,你来过。”砰一声关上门,许细温站着有点发愣。

    第二天上班,许细温刚进教室,琴姐就急冲冲地来,发型有些乱、衣服邋遢,“你昨天去我家了?”

    “是。”许细温不知道怎么了,“没有见到您本人,您丈夫在家。”

    “你几点去的?家里都有谁?他在做什么?”琴姐镇定全无,张口连连追问。

    许细温有点懵,“我没有进屋,没有看到其他人。”

    当天下午,许细温从别人口中知道,琴姐发现了老公的婚|外|情。而原因竟然是许细温送的礼物,起因是琴姐问礼物是谁送的,琴姐丈夫支支吾吾说不清楚许细温的名字,琴姐发现蛛丝马迹,戳穿了丈夫的谎言。

    琴姐没有和丈夫闹离婚,她表现的很淡定,甚至在别人“关心”的时候,从容地解释,“他只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玩玩而已,不是什么大事。”,而琴姐讨厌许细温的原因,又多了一个。

    琴姐对许细温越来越冷漠和不上心,有适合许细温拍摄的,她会分给别人,在许细温询问的时候,她冷冷地抛下一句敷衍,“我说了算。”

    许细温每天晚上下班后,会在江边,对着宽阔的水面,一声声地呐喊,这么坚持了段时间,她说话的声音的确大了一些,不再听起来那么软弱可欺。

    课程和跑步,每天都在坚持,她又用最后的积蓄报了培训班,学习唱歌、表演还有绘画,因为没有基础,成效甚微。

    在许细温坚持不懈地做这些的时候,琴姐嗤之以鼻,“真以为是学生时期吗?努力就会有好成绩和名次提升做为回报?真是天真得愚蠢。这个圈子,需要的不是勤奋,而是捷径。”

    捷径,这时候的许细温还不知道那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做手模的第一个整月,许细温□□里的数字,终于跌入三位数。

    最近有部电视剧在拍摄,故事情节是很庸俗老套的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女主角的角色设定是位有钢琴天赋的傻白甜,遇到酷帅狂霸拽的男主角后,爱□□业双丰收的故事。

    偏这女主角肤白样美,只是长了双像男人一样骨节分明的大手,在每个投入的钢琴弹奏时,分分钟让人出戏。

    解决办法是寻找手替身,而欣荣是唯一一家有专业培训的公司,就把目光落在这里。而其他人因为是手替身,不大愿意去,许细温只好被推在前面。

    这是许细温第一次走进电视剧的拍摄场地,并不是电视机里看到的浪漫场景,可能左右两边是凌乱的道具,只有一张布景,演员就是对着纯色的布景,深情地喊出一句,“好美的风景啊。”

    许细温小时候学过钢琴,太久没有练习,她只能简单弹出几个音符,对装模作样的摆拍来说,已经足够。

    时间太早,许细温不急着回欣荣,就呆在拍摄现场看别人表演。

    “你真是我见过最温柔善良的女孩,我爱你,爱到海枯石烂、至死方休,我爱你……”

    英俊帅气的男主角正温情款款地念着台词,突然狠狠地甩下剧本,气急败坏地叫,“这都什么破台词,这么拗口,怎么记得住。”

    “我爱你,爱你的可爱、你的任性、你的小心眼,只要是你,我都爱。”

    现场静了静,十几个人的眼睛一致看向许细温。

    许细温指了指地上的剧本,不好意思地解释,“接下来的台词。”

    电视剧的导演对许细温十分好奇,“你只听了两遍,怎么记住台词的?”

    “很难记吗?”许细温双手整理着双肩包,“我最擅长的就是背书。”

    “你有做演员的潜力。”导演有些兴奋地自荐,“剧组还有一个演员没有就位,你想试试吗?晚上来我房间,我们聊聊。”

    “不好意思,我不想成为演员。”许细温背着双肩包往前走。

    导演问她,“演员是成名速度最快的,我可以捧你。不做演员你想做什么?”

    “模特。”一条没有捷径的路。

    可手模这条路,许细温实在走不下去,只得询问琴姐,“模特分类中,有没有不需要太多金钱投入的?”

    琴姐丢给她几个字,“试衣模特。”

    很快,许细温从手模变成了试衣模特,虽然课还在上。

    她接触到最新款的服装,一件件衣服在她身上比划着,虽然别针戳在她皮肤上会疼痛,可每每听到设计师兴奋的尖声叫声,“她简直是天生的衣服架子,我太爱她了”时,许细温会不由得脸红,露出羞涩地笑。

    也有设计师邀请她走秀,可总是被琴姐以各种各样的不允许,限制住。

    “别人可以,为什么我不行?”许细温也曾幼稚地去询问琴姐。

    琴姐噙着嘲讽的笑,“因为我说你不可以。”

    是,琴姐是许细温的经纪人,她只能听从她的安排,当时,许细温也真的以为,只能听琴姐的话,甚至期望,她听话,琴姐就能帮她。

    很多年后,许细温参加节目访谈,被问起出道初期被半雪藏的状况,许细温歪着头想了很久,才想起来琴姐是谁,“那时候,别人打左脸会自觉把右脸伸过去,以为别人手打疼了,就会放过你,后来才知道,你要拦住她的手,或者站到别人不能轻易够到的位置去。”

    许细温怀着改变人生的一腔热情,踏进来,遇到了第一个冷巴掌。

    觉得委屈吗?不要紧,后来就习惯了。

    《烂泥糊上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