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我.04 - 烂泥糊上墙 - 随梦小说网 - 注册送68元

4.我.04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细温并没有结婚,那天,郝添颂问的时候,她故意说结婚了。当时只是一时的脑热,仔细回想,她可能就是真的要故意膈应郝添颂,让他难堪让他觉得恶心。

    许细温没有结婚,倒是有个男朋友,家里介绍、相亲认识的。

    孙航,是许父母层层筛选过的,戴着副斯文的眼镜,模样中等往下一丢丢,不算英俊那挂的。

    可在许父母眼中,有固定工作有在供房子的孙航,已经是许细温能找到最上限的男人,配许细温是绰绰有余的。

    不知道是父母洗脑太成功,还是许细温自己心中的自厌情绪在作祟,她真的和孙航在见了两面,孙航提出来交往时,默许了。

    按照流程,接下来会是订婚,然后是结婚。

    孙航不算喜欢许细温,只能算是不讨厌她,把她当做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来处着。

    孙航是会计职业,吃饭时候有职业病的计算数字,在两家菜价格之间比较着,孙航身高一米六八,许细温净身高一米七二,穿平底鞋的许细温总是被嫌太高。

    孙航说,“你不会计算着过日子,结婚后钱我来管,你领钱花。”

    孙航说,“你这买的什么衣服,前后不一样长。”

    孙航说,“这双鞋子你不是有其他颜色的吗?怎么又是气垫的,还嫌不够高。”

    许父母对孙航很是满意,说孙航会算计是能过日子的男人。

    许父母对孙航很是满意,说不在乎外表的男人,能带的回来。

    许父母对孙航很是满意,已经在讨论礼钱该多少。

    闺蜜戚好好问许细温真的打算和这样一块鸡肋过一辈子吗?

    许细温看着一处发呆,很久就慢慢地摇头,“不知道。”

    许细温不知道该不该和孙航结婚,不知道除了孙航,还能嫁给什么样的男人。

    对于未来,许细温不去想,不敢想,想了也是白想,干脆省了力气不去想。

    孙航下午已经发短信说过,晚上要和同事吃饭,让许细温去。

    许细温回短信说累了想休息,下班就回了自己家。到了十点半,孙航打电话来,醉醺醺的,“媳妇,让你来见见我的同事,怎么没来。”

    “我已经睡下了。”许细温来例假了,抱着暖水袋,缩在被子里疼得发抖。

    孙航不依不饶地纠缠,后来又打电话给许爸。许爸来敲门,“大晚上他喝了酒回去不安全,你去接接他是应该的。他的同事朋友就是你的人脉,得和他们处好关系,才能帮你看着孙航。”

    大晚上,许细温又套了外套去饭店。

    许细温到的时候,孙航和同事已经喝得高了,个个面红耳赤的,酒气熏天。

    “很晚了,我们回去吧。”许细温坐在孙航旁边的椅子上,压低声音说。

    孙航的同事端着倒满的白酒杯递过来,“嫂子来了,先喝一杯。”

    许细温赶紧推,“我不会喝酒。”

    “小王敬的酒,你就喝吧。”孙航不但不帮许细温解围,反而把她往前推,手里端着酒杯往她嘴巴凑,强硬着灌。

    这杯酒,许细温喝了一半。

    孙航和同事说话,一手搭在许细温坐着椅子靠背上,他半边脸几乎贴在许细温的脖颈处,“这是我媳妇,漂亮吧。”

    同事附和,“漂亮,嫂子真漂亮。”

    “她上学时候是班花,学习又好。”孙航揽着许细温的肩膀,把她往自己怀里揉,“关键是听话,我让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找女人就得找这样的。学习好有什么用,还不是得靠男人活。”

    许细温喝了酒,胃里难受腹部疼痛,孙航的行为和话让她更觉得不舒服,手推着他的肩膀,自己勉强坐好,“你喝多了,我们回去吧。”

    “我没喝多。”孙航说着更用力拉许细温,甚至已经开始扯她的衣服。

    同事面面相觑,打哈哈着说,“时间是不早了,该散了。”

    帐是许细温用工资卡结算的,因为这几个人深醉,坐着不动。

    许细温和孙航走在最后面,孙航手臂搭在许细温肩膀上,他个头不高却是有点肥胖的,压得许细温直不起腰,趔趔趄趄往前走。

    孙航有车,二十万左右的大众,他喝醉了不能开,许细温扶着他坐在车里,要去路边打车。

    孙航前一秒还醉醺醺的,这刻却突然清醒过来,拉住许细温的手,把她扯回来,摁着她坐在自己腿上。

    这里是酒店前面的停车场,随时有人经过,车门开着,许细温不乐意,推搡了两下,有一下抓到了孙航的下巴。

    孙航捂住受伤的下巴,表情一凛,扬手一巴掌打在许细温脸上,嘴上气呼呼地叫嚷着,“在酒桌上就甩脸子,给谁看?叫你出来是给你脸,要不是我,谁肯要你,烂|货。”

    许细温的头一下子撞在玻璃窗上,许久还是脑袋里嗡嗡响,“你喝多了,我先走了。”说着挣扎着下地,往外走。

    孙航跟着下来,他是喝酒了却没有到不省人事的程度。而且喝了酒的孙航,眼睛通红呼吸声很重,眼神阴森,“你往哪里走,你和我订了婚,你家收了我的礼钱,你就是我的媳妇,就该陪我睡觉。”

    “我把钱还给你。”许细温气得浑身发抖,她抖着手打开包,抽出□□。

    孙航脸更红,扬手又是一巴掌,这次打在许细温的眼睛上,她登时眼前一片黑暗,耳朵也变得听不清楚。

    “我肯娶你,已经是你的福气,给脸不要脸。”孙航一个人自言自语,他个头不大力气却是很大,次次打在许细温的脸上,“贱人、婊|子,年纪小小陪男人睡觉,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的破事,不说是给你留面子,还以为自己是纯洁圣女,你就是个脏货……”

    许细温被打了几巴掌,她眼睛肿成一条线,耳朵和脑袋里都是嗡嗡响,她已经听不清楚孙航到底说了什么辱骂她的话。她只是觉得疼,这种疼让她不想忍受,扬起手里的包,重重砸在孙航头上身上。

    孙航喝醉了,这时候的许细温的任何反抗,对他来说都像是抖着的红布。孙航红了眼睛,他揪着许细温的头发把她拖回来,摁着她的头扁在车窗上,手忙脚乱地扯下自己的腰带,把许细温的手在后面打成死结。

    满嘴酒气喷在许细温脸上,她身上的衣服被拉拉扯扯,孙航跟着贴上来,嘴里还在骂骂咧咧地嚷着……

    一行人呜呜啦啦从酒店里出来,别的人商量着转下个场合,每人身边都陪着漂亮精致的女人。走在最前面的人,突然指着黑漆漆的停车场,吹了声口哨,“有哥们比咱们还急,人和动物的区别就是,人再急也记得找个遮挡的地方,不能让女人看轻了咱们……”

    “欸,阿颂你去哪里?”其他人愣愣地看着郝添颂,大步往停车场走,朋友们还在提醒他,“我们的车不停在那里。”

    距离太远,郝添颂并不确定那个人到底是不是许细温,只是从角度来看,那个人应该很高。

    只是这一个判断,他已经快步跑过去,狠狠揪开矮又粗的男人。

    慢慢转过那个被捆住手的人的脸,停车场是真的黑啊,眼睛看到的脸部轮廓是模糊的,眼睛肿着脸上一块一块的,头发乱糟糟的……可她的眼睛是明亮的,是这黑夜里璀璨的星,她眼睛里有光,亮了又暗,她转开头。

    只一眼,他就知道这人是谁了。她的眼神太熟悉了,在别人面前,她总是自信的、骄傲的,可在他面前,又是胆怯的、慌张的、害怕的,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以前她总这样看着他,实在闪躲不开时,才会强装着凶狠模样,可是现在她不凶了,只剩下瑟瑟发抖。

    “阿颂,你跑什么?”朋友跟着过来,拍了拍郝添颂的肩膀,“你是不是喝多了,别打扰别人的事情……”

    郝添颂慢腾腾地脱下西装,用带着体温的衣服罩在许细温的后背上,他的手放在她肩膀上,她背对着即不可闻地抖了抖。郝添颂的手跟着颤抖起来,还有心和沸腾的血液。

    郝添颂抬起右手,解着左手的袖扣,解开了就一层层挽起来,不多,到手肘处。

    孙航不知道他们是谁,他衣服半敞着,狼狈地瞪着眼睛,“你们是谁?别多管闲事,她是我老婆,我想怎么样你们管不着。”

    郝添颂抬起左手,解着右手的袖扣,解开就一层层挽起来,这次有点高,到肱二头肌了。

    孙航还在叫嚣着,甚至伸手推了下郝添颂。

    朋友分不清局面,以为郝添颂是喝多了,赶紧在中间劝阻着,“误会误会,我朋友喝多了。”

    孙航不再理会郝添颂,他趁着空隙去拉许细温,要把她塞进车里。

    可就是孙航推许细温的动作,让郝添颂彻底放弃了整理白衬衣的耐心,和勉强压制住的怒火。他抬脚,从身后,一腿过去,孙航已经蹭着车身,倒退着往后倒。

    孙航手扒拉着车身,没抓住能凭借的地方,仰面倒在地上,“你凭什么管我们的事情。”

    “郝添颂。”许细温艰难地发声音,模模糊糊地叫他的名字,想阻止他。

    郝添颂推开朋友的阻拦,他走到孙航面前,抡起手就是一拳头,重重打在孙航脸上,“凭什么,你说我是为什么,她是你能欺负的。”

    孙航个子低,被郝添颂拎着领子提起来,他挥舞着短手短腿要攻击郝添颂。郝添颂扬手又是一巴掌,他眼眶瞪得要裂开、脖子涨得通红,声音冷得人哆嗦,“不是挺能的,打女人,怎么不还手了,在老子面前,再打她一个试试,我弄死你。”

    一群朋友看傻眼,愣愣地看着郝添颂对一个力量悬殊极大的男人拳打脚踢,再去看靠着车门站着的女人,更加面面相觑,不知道她是谁。

    “郝添颂,别打了。”

    “闭嘴。”郝添颂扭头,看到她身上支离破碎的衣服和狼狈的脸,理智那根线彻底被扯断,他用力踹了脚孙航,声嘶力竭地喊,“男人动手的时候,女人少说话,这是规矩。”

    许细温舔了舔疼痛的嘴唇,话说得慢腾腾,“打伤他,要赔医药费。”

    郝添颂扬着的手,僵硬住,长久没有落下去,然后,松了手。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他的火还没撒完,可他就是没再打孙航一下。

    朋友眼睛瞪得老大,郝添颂不像缺钱的人呀,就算他缺,郝家也不缺一个人的医药费啊,这么想着,又去看靠着车站的女人。

    孙航坐在地上,酒醒了大半,看郝添颂没有其他动作,赶快手脚并用爬着去开车,走之前还知道撂句狠话,“你等着。”

    郝添颂背对着这边,还站在刚才打孙航的地方,他脊背宽阔,此时起起伏伏正压制着情绪。郝添颂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忍,世上的事情只有他尽兴了高兴了,才能结束。

    第一次,他没尽兴的时候,因为别人一句话,就停了。

    许细温,总是让他觉得憋屈,得不到又发泄不出来的憋屈。

    “阿颂,她晕了。”没有了车的支撑,许细温倒在地上,她的手还被捆绑着。

    郝添颂坐在后排车座上,他腿上躺着无意识的许细温,车里开着灯,能清楚看到她的脸。她眼睛只剩下一条缝,脸上青青紫紫的,垂着的手腕处磨破皮,渗着血,身上盖着他的西装,他抱着她的手臂能感受到,她后背的温度。

    车子颠簸,郝添颂快速又小心翼翼地托住她的头,不悦地冲朋友说,“慢点。”朋友从镜子里看他一眼,吞了吞口水,解释,“刚才有条流浪狗。”

    许细温始终,毫无反应。

    “既然要离我远远的,为什么不让自己过得好一点。既然出现,为什么总是让我看到这么差劲的你。”郝添颂用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挑开落在她脸颊上的黑发,她还是闭着眼睛,没有看到他此刻的表情,是疼惜还是痛苦。

    “许细温,为什么总是你赢。”

    很久后,郝添颂轻声,像自言自语,“我也想赢一次,一次也行。”

    《烂泥糊上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estvacuumstair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